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司レオ】Re:





☆存稿,短打,意识流,有不太明显的司レオ结局暗示




-


国王死了。

并不是说,他的大脑不在运转,他的心脏不再跳动;而是他的灵魂,已永远地战死在了沙场,再也回不来了。

或许事到如今,已没有人能拯救他。他耗尽全部心血缔造出的属于他和他的骑士们的一切全都在那命中注定的灾难里全部坍塌,他亲手锻造出的利剑已被敌人折断,他所立下的全部的功劳也都在此刻化为乌有。世界就在这么一瞬间将他甩入比肉体的毁灭更加可怕的深渊,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承受的折磨。

他已经死了,我说过,他已经死了。

他的死亡并非肉体的死亡,但他的死亡,远比肉体的死亡更加的可怕。

他不愿去面对自己的挚爱的那双满溢着泪水的炯炯有神的碧色眼眸、不愿去面对他最为珍视的挚友失去了自己后所表现出的极端的无助与彷徨,他俨然成为了一个懦夫,一个那时的他最为仇视的、彻头彻尾的懦夫。

他死了,我说过,他死了。那个在人们的目光下奋力燃烧着自己、张扬到了狂妄的地步的国王已经死了。因为他的逃避,或许他本也不该逃避。

在他离去的日子里,他知道,他的骑士们还在如今已变成荒无人烟的废墟的国服里等待着他的归来。

可他不愿去涉足,因为他死了,他知道,没有灵魂的死人,是不可能成为骑士们的王的。

可直到最后的最后……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向着曾经的自己创造出的国度、向着只存在于他的幻想中的国度,小心翼翼地踏出那么一步。

——……

可还未真正涉足,那痛苦不堪的回忆又再一次涌入心头,不得已又再次将他拉去无穷无尽的深渊。

——果然,我已经死了,我再也无法从那里开始。我的灵魂已经死了。

在失败的那一刻,他这么想着,心甘情愿般地,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的身体就这么坠入回忆的深渊。因为他知道,他所背负的罪名,无论那些是否归咎于自己,都无法去弥补;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他打算解散一直等待着自己的骑士团,告诉他们他们所期待的自己已经不可能回来了——他希望他们会失望,这样一来,他最亏欠于他人的一笔就会被勾销,他也终将以懦夫的姿态让自己的没有灵魂的躯体苟活于世。

国王已经决定要死了,或者说,作为骑士们的国王的他,已经决定要死去了。

可是,就在他做出这样的决定时,从深渊的上方,伸出了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他不由地睁开眼,发觉那是一位少年、一位因仰慕着骑士道而在他甩下烂摊子离去后加入了骑士团的陌生的少年。

——!!

少年的眸子里满溢着宛若朝霞般灿烂夺目的光辉,毫不掩饰自己此刻的心绪,因此他也不难看出,蕴藏在那双漂亮的眸子里的,似乎永远也不会受挫的信念。

他无法理解,他们不过只是素不相识的两人,可为何少年会想要倾尽全力去挽留他,向他伸出手,甚至不顾自身的安危?

——因为我是您的骑士啊,国王大人。

将他从深渊里救出的少年振振有词,半跪在地上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也就在这一刻,于国王死去的时停止下了的时钟上的指针终于再次转动。

国王死了,我说过,国王的灵魂是死了。不过就在此刻,国王又重生了,并非是他的灵魂的重生,而是崭新的灵魂注入了他的身躯,介由少年的话语。

人啊,并非永远活在过去,也必将披荆斩棘,凭借坚定的信念从过去中走出。

——我……

国王第一次开了口。也就在此时,他回过头,正好,曾经与他一起战斗过的、知晓他全部的过去的三位骑士就站在他身后,微笑着看着他。

——你说你接下来该怎么办,笨蛋。站在其中的他的挚友装作不屑的样子开了口。同时,另外的两人也冲着他笑了笑,示意着他去做些什么。

——……嗯,我知道了。

少年向他伸出了手,与此同时,他也小心翼翼地,给予了自己的回应。

半跪在地上的骑士轻吻了一下国王的手背,以示他的忠心。

国王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国王,至少他的灵魂已不再如此。他的全部的骄傲已在那个时代被无尽的争斗给消耗殆尽,唯一剩下的,只有“国王”这个名号,以及——他的骑士。

——你会永远遵循骑士之道、永远追随于我吗?国王问。

——Yes, my lord. 骑士右手握拳紧贴胸口,不假思索地回答到。是的,我必将永远追随您、守护您、敬爱您。

——……

国王在他的平静如水的眼眸中看见了不断燃烧着的信念——那正是与曾经的他所拥有的一模一样的单纯的信仰。

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他,国王眼眶一热,心头也在此刻突然涌起一阵热浪。这种感觉并非单纯的兴奋或感激,而是他从未有过的,一种所谓的“悸动”之情。

——谢谢。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能强忍着泪水,面带着微笑说。

尔后,这个故事便迎来了它的结局。年幼的骑士站了起来,将全身冰冷的他拥入怀中。

——释放吧,my King。





fin.



评论(1)
热度(17)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