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司レオ】オレソジ




☆弓道部文,罗宾汉池一发36☆的还愿,レオ毕业后回弓道部视察的故事,时间轴正好为罗宾汉池的两年后

☆关键词:年龄差




-



朱樱司从没想过他还会有这么一天会在学校里见到月永レオ,而且还是在作为弓道部活动室的道场里。

确实,毕业后偶尔也会有些回校探望老师以及关系很好的后辈的前辈,更有甚者还会直接参与进后辈练习的指导工作,不过在他的眼中,某些人——准确来说是某个人,理应是绝对不会在此时此地再次出现在他眼前的。

因为在他看来,月永レオ也的的确确是个神出鬼没的主儿,自毕业起,正如朱樱司所预料过的那样,他变得很难联系上这位了。他们的交往基本仅限于网络,而且通常也只仅限于隔个多少天在聊天室里随意闲扯个两句、或是在Twitter上隔三差五见着他在地球的另一侧上拍到的稀奇古怪的照片,实际也没有更深的往来。

因此,在见着距今已有大半年都没见过的人时,朱樱司都有点怀疑眼前的这个leader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月永レオ还穿着身弓道服,拉开弓架着箭的模样还似当年那般神勇。朱樱司知道自己此刻贸然上前定会打扰到对方,于是强忍着内心的激动与疑虑,退到了一旁的小角落里。

“……”

果不其然,正中靶心。

月永レオ又从身后的箭桶里抽出几根箭,又是“嗖嗖嗖”几声,很意外的,这会居然又都全部射中靶上的圆心。

“呼……”

月永レオ放下长弓,像是心有余悸似的长吁一口气,尔后余光又往身侧一瞟,正好见着了微微张着嘴、眼神甚至显得有些呆滞的朱樱司。

“——Mar、marvelous!”

意识到了被他人瞥见了自己的窘态,如今已身为三年级生的“成熟男性”朱樱同学碍于面子,急急忙忙想要掩饰。

不过相对的,作为曾经与他在同一组合并且也在同一社团的前辈,月永レオ其实也见过不少朱樱司所犯过的尴尬事;但他也的确不是喜欢揪着这种事不放的麻烦的主儿,因此也只是打了个哈哈,顺便展现了自己作为前辈的宽容大度的一面。

“今天不是弓道部的活动日吗?”月永レオ把刚才临时借用的弓箭收回到准备室里,抬起头正好对上了正在换衣服的朱樱司的紫罗兰色的眼瞳。

“不是,”朱樱司一边为了避开leader的视线而低头整理着束腰,一边耐心地回答到,“去年——也就是伏见前辈担任部长的时候,活动日就改到了周四。今天的话,应该是部分组合的训练日。”

“这样啊。”月永レオ点头,“这也是那个……叫什么的那那家伙……的‘改革’的一环吧。”

“您说的是衣更前辈?”朱樱司最后整了下领口,确保准确无误后拿起弓箭,“是的,不过这种改动对我们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也是。”月永レオ岔开腿毫不顾及形象地坐在地上,将白色的袖子撸了上去,露出了整个手臂,“不过话说回来,今年的夏天还真长啊,怎么到了现在这时候都还这么热……”

“我也这么想的,”朱樱司点了点头,“还有,请您不要把衣服这样弄,弄皱了会很麻烦的。”

“没关系,这件衣服是我从旧衣柜里拿的,应该是件没用的旧衣服。”一边说着,月永レオ低下头瞥了眼腰带,“哦,这里还有绣着‘朱樱’两个字……难不成是你一年级时穿过的衣服,啊哈哈还真巧啊!”

“……leader。”


“哟,不错嘛,有进步有进步。”

月永レオ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后,仰面躺在地上一边拍着掌一边嚷着:“年轻人就是好啊,多加练习就连不骑马也可以毫无阻碍地射箭了。”

“您这是在学凛月前辈说话的语气吗?真的一点也不像。”朱樱司再次跨出一步,将箭架在了弦上,“还有,我现在也已经三年级了,请您不要用对待小孩子的attitudes来对待我。”

接着,又是一串连贯的标准动作,又是差那么一点点射中靶心,朱樱司心想着这差不多也该是自己的极限了,同时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稍稍缓了口气。

看着躺在地上对着天花板发呆的月永レオ,朱樱司的嘴角先是动了动,可是半天里却没说一个字。

他是不说,可他其实也清楚,自己因为什么而没有向这位前辈展示出最为满意的show——他的心是乱的,好不容易暗恋了两年的对象就在身旁,只可惜他似乎还把自己当成个小孩子对待着,毫无顾忌到了甚至算是种过分的地步。

他瞄了眼对方,月永レオ依旧毫无自觉地躺在地上扭来扭去,原本就扎得有些松散的头发更是全部散了开来。他搞不好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吧,朱樱司不禁怀疑了起来。

当然,月永君应该是不知道他的后辈心里的这些小九九的。他先是高喊一声“灵感(inspiration)!”,尔后翻了个身从地上爬了起来,两只手在自己全身上下摸了老半天,最终也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支黑色的油性马克笔。

——不好。

哪怕这段可怕的记忆已经过去了近两年了,不过朱樱司还是眼疾手快,抢在月永レオ的笔接触到木地板的前一步救下了自家干净整洁的弓道场。

“……”

“……”月永レオ嘟嘴,抱着胸埋怨到,“都怪你这个笨蛋スオ!明明我就是来这里,就是为了通过看你来获取最杰出的灵感(inspiration)的!”

“……啊?”这下,开始轮到我们的朱樱君不明所以了。

他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月永レオ这个人的,因此也是能大概地想出月永レオ会学校来的理由——寻找灵感,但他却完全想不到,这位前辈获取灵感的“来源”,这回居然成了他,而不是曾经的濑名前辈或是ルカたん。

“其实我是来找你的,”在说这句话时,月永レオ终于摆出了一副看起来还算比较成熟的姿态,他微微勾起嘴角,一脸得意,“我想看看,曾经那个只会跟在我屁股后面的追赶着我的小鬼,现在已经成长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毕竟我很中意你嘛,关照你也是理所当然的。”

“……嗯……”

“不错,你貌似长高了不少……好像比ナル还要高一点啊,”月永レオ在自己头顶比划了两下,大概有十多公分,“而且你现在也确实很成熟稳重,至少比起我来要好很多。”

这其实是因为leader您作为真正的成年男子,完全没有大人的自觉啊。朱樱司看着月永レオ,心里这么想着,却也不敢多说。

但不得不承认,听了这话,朱樱司的内心里还是有点小得意的,其一是因为这也算是种夸奖;其二,则是因为他头一回感觉到leader在与他的交往中,不再是采取带有自上而下的意味的“对待后辈”的交流方式,而是将他当做真正意义上的平辈,就像对待他那些前辈们一样地对待着他。

——终于有了,我的chance。

朱樱司抿着嘴,露出了一丝旁人几乎无法看出的浅笑,他旋紧马克笔的笔盖,同时上前一步,将它送到月永レオ手中。

指尖触碰上暗恋多年的对象温热的手心的那一刻,说心里没有一丝波澜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不过当然,我们的小少爷可不是会在这种掉链子的人,他依旧镇定自若,在月永レオ收下笔后又若无其事地抓住他的肩膀,将对方的视线完全锁死在了自己的脸上。

“您需要的空白琴谱,准备室的旧衣柜里还有。”他终于展露出了自己那标准的谦虚而又自信的微笑,果不其然,它完完全全吸引住了月永レオ惊异的目光,“不过您在进行creation前,能否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想,我可能需要说一件事。”

“嗯……好吧。”或许是被自家末子突然展现出的强大的气场给镇住了,月永レオ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重心后倾身体往后一倒,不过好在朱樱司有在前面抓着他,这才使得他没在光滑的木地板上一头向后栽过去,叫停了即将酿成的大祸。

月永レオ笑了,他故作轻松地拍了拍朱樱司的胳膊:“你这家伙果然有趣,刚才那表情简直就——”

“——leader。”朱樱司压低声音,神情严肃,“对不起,现在还是请您先听我说——”

“!!”月永レオ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第一次发觉这位后辈的气场竟能强大到这种地步,强大到了能够像这样吸引住自己的全部注意、让自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甚至能使自己这颗承受能力极强的心脏感受到如此的压力、跳动得如此的剧烈。

朱樱司又笑了。现在的形式对他很有利——其实,他都已经能够看出此番行动的结局了。

“我喜欢你,レオさん。”用着就如谈论天气一般的稀松平常的语调,他如是说,“而且我喜欢你,已经有两年了。

“我想您还记得那个下午我们为Little John的五个孩子起名的时候吧,”朱樱司拉住呆愣着的月永レオ的手,轻轻地将其握住,“其实我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看见怀里抱着スオ沐浴在橙色的阳光下的您温柔而又惬意的微笑时意识到这点的吧。”

“……”

看到月永レオ呆滞的神情渐渐褪去后的那欲言又止的表情时,朱樱司更加地能够肯定,这次将会是他胜利。

“我喜欢您,レオさん,leader。”为了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他又趁热打铁,赶忙补充了一句,“我对您的这份感情,您一定能——”

“——等等,你别打扰我!灵感(inspiration)又出现了!”

“——请您不要回避这个话题,leader。”朱樱司看着月永レオ的眼睛,说起话来一字一顿、铿锵有力,“我想问的是,现在的您,会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

月永レオ沉默了。

实际上,当他在被朱樱司的突然爆发出的气势怔住了的那一刻,他的心里便已大概浮现出自己对这位后辈报以的究竟是个怎样难以启齿的真实想法——是的,这也许是所谓的“好感”,或者是“恋爱的征兆”,当然,这份感情也可能并非一两个词语就能概括,或许其中还掺杂着更多无法用言语解释的部分。

然而,此时此刻的他竟发觉自己似乎没办法回答对方的这个看似十分简单明了的问题——他突然变得迷茫、变得不知所措。

心中的一个声音吵着嚷着要顺从着自己的想法就这么答应他,可另一个声音却又一直以沉默来表示自己的不安。

——真的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啊。

月永レオ咬紧下唇,顶着朱樱司的灼灼目光思考了很久;直到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刻,他发现自己终究还是逊于对方一筹,终究还是憋足一口气,闭上双眼,自暴自弃地甩出了自己的答复。


初秋的阳光从背面洒在青年纯白色的弓道服上,镀上了一层暖融融的浅橘色;他想了想,终究还是小心翼翼地抓住年轻的恋人的手臂,轻轻地在他的唇上留下了浅浅的一吻。




End



Free Talk:

感谢大家愿意忍受我这通篇都是废话的小文看到结尾,我想这大概就是我所认为的司レオ可能的结局中最完美的一个

顺便放一下(大概)可以看成本文的前篇和后续的两篇的链接:

前篇链接:未完成のランドウ(三年级司→处于浑然不知的状态的レオ)

后篇链接:Safe and Sound(老夫老妻模式on)


评论(1)
热度(60)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