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3E(?)/秀业】To Be Continued… (01)

☆重温《三(an)年(sha)E(jiao)班(shi)》莫名其妙萌上了这对貌似有点冷的cp,因为实在是没粮所以想办法自己产了一点……然而一点也不好吃,白割大腿肉了

 

 

Day 1&Day 2

 

-

 

五月的樱花绽放在柔和的阳光之下,粉红色的花朵挂在枝头,美艳之中又隐隐透出几分少女般的情怀。


容貌秀丽的女生颤颤巍巍地站在樱花树下,她轻轻地用手捻去掉在乌黑的秀发上的花瓣,泛着红晕的脸偏向一边,如宝石般明亮的眼珠不愿意去直视站在她两米之外的少年。


“浅……浅野君……”


“谢谢你的一番好意,但是很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那个有着一头略微泛红的茶色短发的少年朝着她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一个商务式的、很明显就是想与她划清界限的微笑。


“……”女孩沉默了一下,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她只是想要把即将要流出了泪水拼命挤回眼眶里,“我、我知道了。很抱歉打扰到你了,浅野君。”然后就如少年所见过很多次的那样,她与他擦肩而过,忍着即将喷涌而出的泪水奔向了教学楼。


他看着她刚才跑过的路线,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哟,浅野君。”突然,一阵清亮的少年音从他的头顶上方传了过来,少年——浅野学秀抬头一看,不知何时花丛之中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影。


“啊啦啊啦,无敌万能的学生会长大人还真是不擅长对付女孩子呢,说出去会不会使得你的‘支配’完全不起作用呢,我还真是期待啊。”


“我不是不擅长对付女孩子,只不过她们向我提出的要求我不能接受。”说到这儿,浅野突然顿了一下,然后树上的少年的笑声又一次响起,他也看见对方以一个漂亮的空翻姿势落在了地面上。


拥有一头如火焰一般赤红色的头发的少年的那双灿金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嘴角依旧咧开了一个他所熟悉的弧度:“难不成你其实根本就不会谈恋爱?”


“呵。”


“没有否定我的话,那就是的咯,万能的浅野君。”如同恶魔的化身的少年突然拉近了与浅野之间的距离,他将双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食指轻轻地抵着对方的心脏的位置,“要不要我来教教你?”


浅野因为他这突然的动作心跳一不小心漏了一拍,然后他反应了过来,用左手轻轻抓住对方的手腕,右边胳膊搂住他的腰,下巴直接靠在了红发少年并不算宽的肩膀上,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好啊,赤羽老师。”


当然,他也没看到对方那隐藏在红发下泛红的耳尖,以及那一般人根本就见不到的“有趣”的表情。

 

-

 

不知从何时开始,浅野学秀就发现自己开始在意那个出了名的不良——现在到了E班的赤羽业。从他那如火一般的头发到似乎能够看穿一切的金瞳,甚至是恶作剧之后露出的小恶魔般的笑容,他都十分了解,甚至深深地迷恋着。


——是的,浅野学秀喜欢的人,正是这个与他不共戴天的劲敌,学霸兼不良的赤羽业。


所以,当赤羽业提出要“教授”他“恋爱”的时候孤傲如他才欣然接受。


他很满足于这种境界,但这不过只是“教授”,并不是他所希望的真正的恋爱。


(我的春天,什么时候才会真正到来呢……)


虽然比起其他同龄人浅野学秀算是心理异常的早熟,但无论如何他也只是个国中生,偶尔为了恋爱之类的鸡毛蒜皮的小事愣在那里想个半天纯属正常现象。


所以,当愣在校门口的他看见不远处朝着他招手的某个红发少年时,他的心跳又理所当然的漏了一拍。


明明只是难以启齿的暗恋,可现在却像是真的在恋爱。


“喂!学秀君!”那些路人看到远近闻名的不良正在向刚放学的学生会长招手时一脸惊悚,比起往常他们绕地里赤羽更远了,但很明显小恶魔并没有在意,而是继续着他那不可思议的行为。


“你知道的,父……理事长都只称呼我的姓,而你又为什么叫我的名字?”走近了赤羽的浅野上来第一句话就是近似于呵斥的反讽,而赤羽也在气势上完全不输于他,而是模仿着他的语气说:“难道恋人之间称呼名字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我怕你不适应,好歹在你那可爱的‘学秀’两个字后面加了个敬语嗳。”


“……”


(赤羽业,果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


“还真是有劳你费心了,业。”浅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伸出左手抓住红发少年白皙的右手,然后又很自然地十指相扣,“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还需要这样对吧。”


“是啊。”出乎他的预料,对方的表现甚至比他还要自然,就像他们本就是恋人似的,完美的表现没有一丝破绽。


从他们附近走过的学生无一不对这种诡异的情形感到吃惊甚至恐惧,浅野甚至都能听见有人在悄悄地议论他们(“你看他们牵着手,不会是在谈恋爱吧!”“我去这怎么可能!会长和……那个不良!”……),不过心情还算不错的他决定饶过这些家伙,议论就议论吧,这种事真的无所谓。


“你是翘了最后一节课过来的吧。”两人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时,浅野突然开口问到,虽然是个问句,但语气里却是满满的肯定。


“眼见为实,学秀君你有看见我翘课吗?”


“从后山的旧校舍到新校舍的门口跑过来也需要个十分钟,我今天没有学生会例行活动所以一放学就出来了,而你却早已经在门口等我了,难道还说明不了你的违纪吗?”


“呵,”他听见左边的赤羽轻轻一笑,然后偏过头看向他,“那就请学生会长大人包庇一下与你正在热恋中的恋人吧,怎么样?”


“这也是你的‘教学’中的一环?想得还真周到啊。”


“过奖过奖。”正当赤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步,“抱歉啦学秀君,我家就在这里,只能陪你走到这了。要不要停下来交换一下邮箱地址?”


听到这句话,浅野想起自己已经看过赤羽的学生手册上的电邮地址并且存了下来,但他又不想告诉对方自己的种种行为,于是就从夸在肩上的书包中拿出了手机,对红发的少年露出了一个能迷倒万千少女的微笑:“好啊。”


看着笑地这样迷人的宿敌,虽然心知肚明他到底是怎样的人,但赤羽的心脏还是忍不住加快了跳动的速度,他想办法使自己在表面上看与往常的自己并无不同,但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的他是如此的动摇。


(真是的,够了啊。)


冷静下来交换了电子邮箱,赤羽业看着通讯录中两个一模一样的地址,两个“浅野学秀”的名字,在确定了对方头也不回地远去了之后红晕终于映上了他的脸颊……


 

To Be Continued…



 

一对学霸,一对宿敌

哦天哪!哪怕只是写写无脑的对话都觉得脑细胞不够用是怎么回事?!

好吧我承认对于秀业比起小清新我更喜欢肉……相爱相杀就是无所不能啊2333

 

 不过作业没有写完却还天天泡在网上真的可以吗?


评论(5)
热度(35)
  1. 祭璃鬼—哎呦笔芯于遥_宇宙鱼<。)#)))≦ 转载了此文字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