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凛绪】恋爱咨询师

☆通篇衣更(妹)视角注意

☆又名《re:从零开始的电灯泡之旅》、《灯物语》或《某科学的超电灯泡》(?)

☆↑以上都是来自衣更(妹)视角的吐槽

☆文笔全废、人物OOC严重、有原创炮灰女出没;坐等官方打脸

 

 

00.

 

最近我发现我的朋友小野有点奇怪。

不知怎么的,她有时候会嘴里念念有词地看着我,偶尔还会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找到了我。

“呐,衣更,”那天午休时,她突然抱着便当,找我来搭话,“你……是不是有一个哥哥?”

当时我嘴里塞满了食物,所以只能“嗯嗯”地点点头。

“是不是就是Trickstar里的那个?”她又问。

我不太清楚我哥在学校里的事,不过他们的那个组合我还是听他讲过一点的,好像名字是叫“Trickstar”没错。

我又点头。

“哦,天哪!”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可吃惊的,总之小野突然双手合十,大呼一声,“这……就是命运啊……”

然后她不顾我手上还握着筷子,突然抓住我的手腕,脸凑到我跟前,闪着星星眼:“衣更,我求你了,帮我一回吧!把我介绍给你哥可以吗?

“因为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01.

 

想想看,小野这人其实挺不错的。至少如果是让她来当我嫂子,到也不是件我无法接受的事。

只是我哥是个特别喜欢照顾别人的人,他俩会不会很般配……还是个未知数。

总之,我还是答应下了小野的请求,顺带我也会帮她问问我哥有关他的择偶标准的事情,这算是特别福利哦。

现在是周五的下午,可能是由于周末的缘故,哥哥回来的比较早。他看上去心情不错,一回家就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我前段时间买的碳酸饮料喝了几口,然后去浴室里洗了把脸。

待他神清气爽地从里屋走出来时,我已经打开了电视,放的正是最近很火的那个超能力动画。

“老哥,”我瘫在沙发里,拿着遥控器换了个台,“最近过得怎么样?还像以前一样那么忙?”

“虽然比起以前是好一些了,但我还是很累。”他说,然后又拧开了刚才开的那瓶饮料,喝了两口,“你喜欢橙味的?”

“还好吧,其实我更喜欢葡萄味。”

“在这点上你与凛月有点像,他也最喜欢那个口味。”他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瓶子,“不过我倒是比较喜欢柠檬味,因为口感好像更清爽一些。”

“那我下次就买几瓶柠檬味的放冰箱里好了。”我的语气虽然很平缓,但实际上却因找不到对话的突破口在心里有点急躁,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台大概就是个体现。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说?”可能是由于我的躁动表现得有点明显,他也看出了一点端倪,“我感觉你现在有点奇怪。这一季TK电视台播的那个动画你不是每周五都要看的吗?怎么现在还在换台?”

“呃……”没想到我是个这么容易被看穿的人,再想想如今也没有后路,说实话、直截了当地问他搞不好还是最佳选项,“我只是有个小问题想问问老哥你而已……”

“什么问题?”我家哥哥的笑的确很阳光暖心,我大概明白小野为什么会在TS的Live上对他一见钟情了,“我会尽我所能解答的。”

“哦……那就好……”我咽了一口口水,这是我紧张时的一个小习惯。明明又不是我恋爱,不过对于这个问题,我也还是有点好奇的:“那么衣更真绪先生,请问你能说说喜欢的女孩子的类型吗?”

“喜欢的女孩子的类型?”他很明显没想到我会问他这样的问题,他看上去有些手足无措,“这个……说实话我还没怎么考虑过呢……”

喂喂!作为一名正常的男高中生,连这种问题都没考虑过,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这就尴尬了啊!

我挠了挠头发:“那么……你现在有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就在我刚问出这句话的同时,门铃声突然响起,老哥急匆匆地赶了过去给客人开门,而我的话……大概被门铃声掩盖住了,他没有听到。

过了一小会儿,他就与那名常客一起走了过来。客人——也就是他的那位幼驯染,一上来就霸住了左侧的那个小沙发,一脸疲惫地半躺在里面。

“真~君,我饿了,一起吃饭吧。”他说,然后又瞟了我一眼,“哦,还有小妹,晚上好。”

“晚上好。”我对他的到来有些不满,毕竟这人总是霸着我哥,我看他终归还是有点不爽。

“现在还早,等一会我再做饭。”我哥一边说着一边拿了几块饼干和巧克力,“凛月,你要是真饿了话就先吃这个吧。

“哦还有,我可爱的妹妹,”终于,老哥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中透着一丝歉意,“你刚才问了我什么问题,我没听清,能请你再问一遍吗?”

“呃……”因为有外人在,所以我再一次陷入了某种尴尬的境地,“这个……不太好说……”

“是因为凛月也在的缘故?没关系,他不会到处说的,是吧凛月?”

“随便你怎么说……”接过东西后,窝在沙发里的那人就像要起床了那样伸了个懒腰,他的眼神瞬间也从刚才的那种迷离转变成了一种犀利的状态,虽不能说是判若两人但也可以感觉到气场的变化。

“那我就问了,”既然老哥都这么说了,应该也就没什么大碍,“……我想知道你现在想不想谈恋爱?”

“蛤?”

“!!”

没想到两边都有不同程度的惊讶的反应啊。

“恋爱啊……还真没想过,”最后他还是决定认真回答了我,“总之现在也没必要想太多,到那时候就知道了。”

与我预想的一样,他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不过那家伙……朔间凛月,他的表情好像有点奇怪。我不大明白为什么他会做出这样的表情,不过说真的,我其实也不想去明白。

过了一会儿,我哥去了厨房做饭,我和那家伙两人继续看电视。等晚饭做好后,我和老哥将它们端上桌,由于父母今天都要加班,所以是由我们三人一起吃了这顿不算丰盛却也比较可口的晚餐。

看上去与平时的生活差别不大,可很明显,就在我问过那个问题之后,那家伙的那些行为的确有些问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我总觉得怪怪的。

算了,还是不要多想,那家伙只不过是他的幼驯染,与他的恋爱怎么可能会扯上关系嘛。如果我哥真谈恋爱了他也没法怎样,或者说,这事与他无关。

 

02.

 

我将哥哥现在的状况转告给了小野,她虽然看上去有些苦恼,但也因(貌似)还没有竞争对手感到高兴。

“这样一来真绪君就是我的了。”听她这么说,我突然又不想帮她了。

不过既然我都答应她要把她介绍给哥哥了,那也不能反悔是吧。于是我与她约了个时间,以邀请她到我家玩的名义,“顺便”让我哥也认识一下她。

这天是周六,早上九点钟,我与小野准时在附近的小广场上碰了面。大约走了七八分钟,眼尖的小野就在一排民居的围墙上看见了“衣更”的门牌。

我们走进小院,然后我掏出钥匙为她打开了家门:“到了。”

“很抱歉打扰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在玄关处脱下鞋子。

也就在这时我才注意到她今天穿得很……少女,如果是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她是去与男朋友约会呢。

——虽说她的想法好像也差不多就是了。

而这时,穿着很普通的白色T恤和黑色中裤的老哥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他首先看到的是我,然后又看到在我身后的小野。

“欢迎回来,”他笑了笑,“你今天带朋友来玩了吗?还真是少见。”

“是的,”我说,“老哥,这是我的朋友小野;小野,这是我哥,衣更真绪。”

“初次见面,小野同学,”我哥向小野伸出右手,我注意到了小野的脸很明显的红了,“今后也请多关照啦。”

“我……我这边才是……”喂喂,小野,你自己看看你的脸,都红透了,“……请多指教。”

总之,这一步算是完成了。我松了一口气。

恋爱中的少女啊,我真是不懂你的心!

“哦,对了,”看我们走向客厅的方向,老哥突然拦住了我们,“凛月现在正躺在沙发上睡觉,如果可以的话你们最好还是别打扰他。”

“知道啦知道啦!”一听到那家伙的名字,我就会感到烦躁,特别是我哥提起他的时候。我摆摆手,表示不屑一顾,然后我就看老哥拿着钱包走出了家门。

这时我偏过头看了一眼,才注意到小野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妙。

她咬紧了下唇,欲言又止,我用眼神示意她说下去,她才小心翼翼地开口。

“衣更……你不是说过目前我还没有竞争对手的嘛。”她一副委屈的样子,搞得什么事都没犯的我心里都有点愧疚,“那能和我说说,‘凛月’又是谁吗?”

你问谁都可以,就别问那家伙,我不想说他。

“啊……你说那家伙,与你无关。”我说,“他就是我哥的幼驯染,男的。”

“哦……吓死我了。”

看把你吓得,真是……无语。

不过我想小野她这么紧张也不是没有缘由,毕竟那家伙那名字说是个女孩子也不是没有人信。

我们走进了客厅,正如我哥说的那样,那家伙果然懒散地躺在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瓶……我放在冰箱里的碳酸饮料。

“真~君,怎么又回来了?”他一开始以为来的是我哥,然后直起身来,发现是我和小野,“哦,原来是你啊小妹,旁边的这位是你的朋友?”

“是的。”我说,“你就在这里睡吧,我们上楼了。”

我和小野上了二楼,并排坐在我的房间的地板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就这样,我们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说不上尴尬,但也不太令人舒服。

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开口:“我说啊衣更,你有没有感觉……有点奇怪?”

我感觉你有点奇怪。

“什么?”为了配合她,我还是问了一句。

“我就是有点好奇,躺在沙发上的那位凛月先生,他为什么会来你们家?”小野的这个问题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一般男生的话不是约在外面玩的居多吗?为什么他会来你们家?”

“呃……这个问题还真不太好回答,”我挠了挠头,顺带重新梳了一下有点乱了的头发,“他家离这里特别近,所以他一直都是这样,每天都和我哥黏在一起。”

对哦,这样想也的确不大对劲。那家伙,是不是来我们家也太过频繁了些。

“不过你担心这个干什么,他是个男的,怎么可能会与我哥搞在一块嘛。”我摸了摸小野的脑袋,毛绒绒的很舒服,“总之你不用担心,我哥……他好像蛮迟钝的,不过如果是你的话……可能差不多……吧。”

完了连我自己都在心虚,真的没问题吗?

老哥回来以后,我们从楼上下来找他聊天。然后我们的客厅里便是这么一副光景——两个妙龄少女,一左一右坐在两边的小沙发上,其中一个穿得很可爱的少女低着头闷声不吭,从细碎的头发中间的缝隙里可以看出她的脸变得通红;一个少年躺在中间的那个沙发上睡觉,而他的脑袋枕在坐在另一端的少年的大腿上,那个少年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动作,仍旧若无其事地与两位少女聊天。

如果是外人来看的话可能会这么描述,而作为当事人之一——正常少女的我,却感受到了一种诡异的气息缠绕着我们四人。

小野——她很明显是在害羞,这样太过紧张说实在的也不太好;老哥——嗯,他的反应很正常,虽然他好像也感觉不对劲,可没有表现得特别明显。

那么这股气息的源头就是——

我看了那家伙一眼,他好像感受到了我的视线,眼皮子轻微地抖了一小下。

“真~君,”就在这时,那家伙闭着眼睛开口说,“我好渴,你帮我倒杯果汁吧。”

果然,我哥立马露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你这家伙,不能自己去弄吗?”

“我知道,虽然嘴上这么说,可真~君是不会拒绝我的。”那家伙睁开眼,坐了起来。

“真是的,下不为例啊。”

老哥手一撑站起来离开了客厅,而那家伙抱臂慵懒地坐在那里,看着一脸懵逼的小野,露出了仿佛挑衅一般的冷笑。

 

03.

 

“你说什么?!”

我看着老哥那严肃的双眼,手中的盘子差点就滑进了洗碗池里:“你说……你……好像喜欢……那家伙?!”

这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可怕的新闻!而且还是在我俩在厨房里洗碗的时候!

“是的,”我头一回看到老哥像个恋爱中的少女一样朝反方向偏过泛红的脸,“你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说实话确实有点。

“呃……还好啦……”我仔细地将盘子上的洗涤剂泡沫全冲干净,然后又接过了我的刚才用过的碗筷,“就是那家……凛月哥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完整地说出来需要不少时间。”哥哥叹了口气,“其实我就在今天以前也没意识到这点,多亏了那位转校生,是她为我点明了这份……心情。”

怎么办我身边快没正常人了,连我哥都有了少女式烦恼……

“那你告诉我这个有什么用?我又帮不了你。”虽然说是这么说,可我还是笑了笑,“不过我会替你加油的,毕竟再怎么说,你也是我最重要的哥哥嘛。”

 

04.

 

一到学校,我就找上了小野。

“很抱歉,我恐怕帮不了你。”说真的,对她,我还是有点愧疚之心的,“关于我哥的事……他,也有了一个喜欢的人,是朔间凛月。”

我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心里也不大痛快,就这样嫁出去了一个贤惠的老哥(?),我真的超——舍不得的!

“你说什么?!”小野的反应跟昨晚的我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在于这里是学校,她的声音还是有点收敛的,“这……是真的?”

我点头。

“……”她沉默了,我仔细一看,我发现她的眼眶好像有点红。

“唔……”她咬住嘴唇,思考了许久,最后才用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小声地说,“我知道了,谢谢你。”

 

05.

 

在我身边的陷入恋爱之中并且需要帮助的人,目前也就只有我哥了。

好像掉进恋爱的漩涡中的人,都逃不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老哥也是如此,他从一枚阳光开朗的健气少年立刻变成了多愁善感的文艺青年(?),这种变化搞得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当然啦,在其他人面前的他,看上去还是与以往没什么两样,特别是在那家伙面前,他的伪装几乎没有一丝破绽。

虽然从个人的角度出发,我还是很不情愿将我哥就这么拱手让人的,但既然他都已经这样了,而且还在前天晚上特地找到我希望寻求我的帮助,那我也不能不帮他是吧。

唉,为什么我会那么善良呢?

小野的事情在我看来姑且还比较好办,而我哥这码事……难。

万一那家伙是个直得连老虎钳都没办法掰弯的电线杆该怎么办?搞不好到头来连朋友也都做不到吧!

我将我的想法告诉老哥,他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丝苦笑:“你说的没错,我想我还是放弃吧,别想太多。”

看到他虽然脸上还带着微笑,可内心深处却散发着淡淡的忧伤,我突然感觉到了愧疚,因为我在无意中做出了让老哥伤心的事。

但从好的方面去想,或许我们还有机会?

“老哥,别难过了。”我说,“我想我大概能帮你做点什么,以‘邻家妹妹’的身份。”

然后我就把我所想到的告诉了老哥,果不其然,听了我的话后他的心情好像好上了不少。

嘛,果然我还是挺适合去做这种事的,年度最佳红娘,定非我莫属!

……不过如果他俩真成了的话,搞不好我就会从红娘变成电灯泡了啊……

残念。

告别了老哥后,我走到隔壁,按下了写着“朔间”二字的门牌下面的门铃按钮。

过了一小会儿,朔间家的大哥就过来打开了门。相对于他的弟弟,我还是喜欢零哥一点,因为他跟我哥不熟,再怎么也不会缠着他。

“哦,是衣更家的小姑娘啊。”这种像是老人家的说话腔调我也不讨厌,而且听上去还蛮亲切的,“汝是不是要找谁?还是有其他事情需要吾辈的帮助?”

呃……现在看来他说话的腔调确实有点怪啊。

“我想找……你弟弟。”我怎么也说不出那个名字,只好用“你弟弟”来代替。

“凛月刚洗好澡,现在正在看电视。”他做出了“请”的动作,我也在玄关处脱下鞋,走进了他们家。

正如零哥所言,那家伙半躺在沙发上,赤红色的双眸里反射着盯着电视里的画面,他正看得出神。

“喂。”我叫了他一声,出乎意料地,他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反应了过来,坐在那儿略微仰起脑袋看着站在他斜后方的我。

他看上去好像早就料到我会来这里一样,就如往常那样不急不缓地问:“怎么了,小妹?”

“我有事跟你商量,”我说,“关于我哥的事情。”

“真君?”他那张好看得我都忍不住打两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类似惊讶的表情,嗯,这正合我意。

我就像他在我们家那样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他旁边,双手手指交叉放在大腿上:“你是想让我用委婉一点的方式去讲呢,还是直接说?”

很抱歉老哥,比起身处事件中心的你,处于圈外的我现在好像更清楚目前的状况。我并不是像对你说的那样从旁侧击打探消息,而是选择了另一种能让你更安心的方式。

——因为我相信那家伙是个过度依赖你的人,不论发生怎样的状况,他都不会就抛弃你。

“直接说吧,我讨厌麻烦。”如我所愿,他选择了这个选项。

“那我就直说了啊,虽然你是个‘吸血鬼’,不过可也要小心被吓着犯了心脏病。”我想此刻我的表情可能很狂妄吧,但那家伙不会在意,“我哥他啊,意识到了自己喜欢你,所以他现在很苦恼,天天都在找我商量有关的事。”

“哦。”你的表情怎么会这么平静啊!这种消息在你看来应该很不可思议吧!搞得好像你什么都知道的样子究竟是为了什么?!

“真~君也太迟钝了吧,怎么现在才意识到。”

这么看来,你这家伙其实早就知道了咯!

等等……作为当事人之一,知道另一位当事人暗恋自己……怎么会是一副这样事不关己的样子?!

“难道你就没什么想要说的吗?”我感觉很无语,真想用手捂住脸掩盖这生无可恋的表情。

“没有哦,小妹。”他居然突然像我哥那样轻轻摸了摸我的脑袋,可意外的是,我竟没有立刻拍掉他的手,而是任由他这样摸来摸去,就像我哥那样,“如果真要说有什么想法的话……大概就是觉得很安心吧。

“毕竟,我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在暗恋着他了,很久很久。”此时他的眼神变得不像往常那般犀利,我在那对映射着自己的身影的异常温柔的眼眸中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那影子与我渐渐重叠,最后将我完全覆盖,“小妹,答应我,这事千万不要和他说。这也算是我的一个……小坏心思吧。”

 

06.

 

我将我的所见和所想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也算是相关人士的小野,她似乎早料到会有这种结果,看上去丝毫都不在意。

“我就说他俩之间有些什么,可你这个迟钝的家伙非不信。”她说。

确实,你说得没错,我和我哥都是那种迟钝到家了的人,在这方面完全没有能力。

“我果然不是当恋爱咨询师的料。”

我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就见她点头:“确实如此,隔壁班的千叶喜欢你那么久了你还完全没感觉,在这方面你确实不大行。”

“你说什么?千叶那家伙喜欢我?!”

“好啦好啦,衣更,不要太在意。”面对我的质疑,小野便开始敷衍我,“关于你哥的事情呢,我是放弃了,不过从个人的角度上讲,我其实也想了解了解。”

“你不会还不想放弃吧。”我调侃道。

“这倒不是,我只是想关心一下我的偶像衣更真绪的情感生活,怎么不行?”面对我的玩笑话,小野也装作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回答我,“这周我可以去你家吗?”

“可以啊,那就还是周六怎么样?”

“好。”

 

07.

 

这次我注意到小野的衣服不像上次一样那么夸张了,简简单单的休闲衬衣和简简单单的裙子,我作为一个外人,看着也感觉舒服了很多。

刚一进门,我就注意到玄关处有一双明显不属于我们家庭成员的鞋子——来者是谁,我想各位也都不需要我的解释了。

这次我哥不在门附近,我想这个时间他八成会在客厅里。

“衣更,”这时,小野突然叫住我,“你说……你哥还记不记得我?我……会不会还有机会?”

果然你这家伙还没死心啊!

“我不知道。”我说,“去看看就知道了。”

其实这问题的答案谁都知道,我只是单纯的逃避现实罢了,毕竟老哥是我的老哥,突然成了别人家的人什么的才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

我第一眼看见的是那颗歪在沙发上的脑袋,我想我身旁的小野看到的也是它吧,她看上去不知所措,就像它的主人会突然从睡梦中醒来然后一口把她给吃了似的。

我家哥哥坐在一旁的小沙发上看漫画,他向我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出于对他的尊重,我们便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你又带这位朋友来玩了啊,”我哥放下手中最新期的《JUMP》,我看见他摊开的那页正好是我最喜欢的连载——《排球少年!!》,“你是叫小野吧,看来你与我妹妹的关系很好呢,也谢谢你平时那么关照她。”

“哪里哪里,我才是,平时很受衣更的关照。”

我倒是没有听他俩说客套话,只是见到睡在沙发上的那家伙的眼睫毛好像抖了抖,是我的错觉吗?

“外面太热了,我去拿两瓶饮料降个温。”我起身离开了客厅。

打开冰箱,没想到里面放着的居然不是我上次买的橙味碳酸饮料,而全部都是清一色的葡萄味——看来是我哥在喝完之后特地买上的,能摊上个这么贤惠的哥哥,我真是太幸运了。

我顺手拿了两瓶后又走回去递给了小野一瓶。扭开瓶盖,一股好闻的果汁的香味扑鼻而来,使我在燥热的夏日中那颗焦灼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我喝了两口后,突然感觉身后有点动静,回过头,刚才还在睡觉的那家伙正在揉着惺忪的眼睛,然后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真~君,来客人了?”他看了一眼我哥,然后又开始打量我身边的小野,“是小妹的朋友?”

“是的。”我回答到。

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景,小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姿势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那家伙,因为她也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不爽。

气氛……很尴尬。

那家伙好像在上次小野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她喜欢我哥,所以看着她的眼神中该掺杂的一丝杀气;而小野,她就像无辜的待宰的羔羊那般,感受到了近在咫尺的威胁,却又不知所措。

“你打扰到我睡觉了。”

最先开口的,是那家伙。

紧接着,小野连忙像个小媳妇似的低下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没有表态,只是无言地看着她,“还有,我劝你别再天天挂念着真君了。”

“?!”

“凛月?”

喂,老哥,话都说到这份子上了,难不成你还没搞清楚状况?真是比我还迟钝的“超·钝感”哦!

而那家伙也一副见惯了的样子,笑了笑:“因为啊,真~君可是只属于我的,怎么可能会让你成为他的女友呢?”

你这话怎么可以说的那么直!如果把人家女孩子弄哭了我可就找你拼命喔!

“唉……?这、这又是什么意思……?”老哥,我能理解你现在混乱的心情,作为一个局外人,我都要有点搞不清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那家伙突然搂住我哥的腰,我看见我哥那张帅脸“唰”地一下就红了起来。那家伙脸埋进了我哥的颈窝里,嘴凑到他耳朵边上说了几句什么话,然后我就注意到老哥他似乎……被自己灼热的脑袋给烧焦了?

“小……小凛……别这样……”我好像听到了我哥嘴里发出的阵阵喘息声,支离破碎的言语也混在其中,显得有点……色气?

我是不是碰上了什么少儿不宜的场面?

“小……小野……”这时的我为了不辣眼睛,只能呼唤我唯一的战友。不过小野好像也看呆了,或者说,她的灵魂已经不在她的躯体内了。

“我……我们上楼吧……”

于是我就拉着她,灰溜溜地走上了楼。

真是的,你们这群脱团狗要谈恋爱就给我正经地谈啊!在那里放闪是为哪般?!

我倒在床上,感觉想哭,是不是我也该找个男朋友安抚一下幼小的心灵了?

 

08.

 

出去买饮料在便利店里遇到了隔壁家的零哥,我看他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估计心情也不太好。

“你好啊,零哥!”我叫住他,“你看上去心情不太好,遇到什么事了吗?”

他回过头来,看到是我后露出了一个有点像我哥的那种苦笑:“衣更家的小姑娘,最近都没有人愿意听吾辈讲话了,汝真有兴趣听?”

怎么办,听到他这种像空巢老人般的发言,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妙。

“……嗯。”我点头。

于是在回家的路上,他就在我身边不停地讲着他弟怎么怎么夜不归宿(虽然好像他自己夜不归宿的日子更多)、怎么怎么不愿意和他讲话、怎么怎么缠着隔壁家的……咳……我哥……之类的。

一种亲切感从我心底油然而生。

“我也是啊,你弟最近总往我们家跑,我感觉我这颗电灯泡真是越来越亮了。”我说,“前段时间还是110瓦,可最近——说来你都不信,绝对是1000瓦!1000瓦特超大功率电灯泡!”

“汝的形容还真是……呵呵呵……”零哥的笑声感觉也好像老人家,这人……真的没问题吗?

“吾辈到家了,”零哥突然停下了脚步,“再见了,小姑娘。”

“再见。”我回应着他,然后往前走了几步就到了家门口。

走进我的房间,我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仰望天花板,然后又突然注意到墙上贴着的一张某二次元偶像的海报。

这时,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这颗电灯泡功率那么大,是不是改名叫“衣更绘里”会比较好……

 

 

 

 

End

 

 

 

写这篇的灵感来源于我哥那个死现充找了个女朋友,然而我有点看不惯她

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我哥,比起哥哥我更想要个妹妹

在这方面我好像与栗子的想法是一致的哎……


还有我莫名觉得妹妹有点像小町?


最后,不要脸的我求轻喷

评论(24)
热度(202)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