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凛绪】朔间侦探事务所:妹妹的男朋友

☆侦探栗×助手(?)毛,纯娱乐向注意,OOC预警

☆(也许算是)上篇链接:请戳,不过没有时间上的先后顺序,所以也可以选择先阅读本文

☆好吧我自己都没想到这个系列设定居然能有第二篇,真佩服我自己……

 

 

00.

 

秋风扫落叶,很快就到了11月。

朔间侦探事务所的代理所长衣更真绪正在整理着这十个月事务所的各项账目,他看着那少的可怜的收入和几乎与其持平的开销,伴随着窗外飘零落下的黄叶,他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尽管他也明白那位已经周游了世界两年多的所长朔间零创办这家侦探事务所的初衷并不是从中获利,只是希望他那懒惰却有着出众的才华的弟弟能稍微为这个社会做出一点贡献,但作为这里的雇员,每个月都按时拿着零给的工资的真绪的心理也确实不太平衡。

——或许我应当为事务所多做些什么。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打开事务所的网站。这个网站是他在今年暑假才架设的,而且他不仅创办了网站,也在网络上做了些广告宣传。的确,相比较于上半年,现在的生意是要好太多了,甚至在有些时候委托还需要预约。但这种好景在这里唯一的侦探先生——朔间凛月看来并不是什么好事。

昨天真绪向零汇报近期的经营状况时,零也很高兴,他告诉真绪他们可能需要新的雇员了,不过这位雇员的工资不能太高,一个下午只有100円。

“100円……!”真绪还记得凛月在听到零的话时那瞪大了的赤红色的双眸,凛月是个每时每刻都从容不迫的人,像这种惊讶的表情就连从小就与他一起长大的真绪也没见过几次。

尽管真绪也觉得经济实力再怎么不济的人也不会去做100円一个下午的工作,但由于这是他的雇主的命令,事事都很认真的真绪还是不顾凛月的嘲讽将招聘的广告放到了官网上。他只是将他必须做的做好,至于会不会有人应聘,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正当他做好广告并投放到网络上后,本来窝在沙发里睡觉的凛月突然坐了起来。他打着哈欠,嘴角翘起了一个浅浅的笑,静静地看着对电脑发呆的真绪,脑中估计在想着些什么。

也就在这时,事务所的大门突然被推开,门外呼啸着的风进入了房间,将两人的注意力拉到了门口处。

那是一个身材不高的年轻男人,他手上还捏着一沓白纸,乱蓬蓬的长发和身上那件写着“我是天才”的文化衫让人感觉很有视觉冲击感,具体是什么冲击感……也许还是不说为妙。

男人的神情很是激动,他看着面面相觑的凛月和真绪,急急忙忙地对着两人大声问:“这里是侦探事务所吧,我这里有一份委托,希望你们能接下它。”

 

01.

 

“事情是这样的,侦探先生,”男人在真绪的示意下坐到了凛月对面的沙发上,他那紧张、担心与焦虑混合在一起的神情让凛月也忍不住对事情开始认真了一点,他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事会让这个男人如此焦虑不安,“我刚才听我的朋友说るか碳——也就是我最亲爱的妹妹,似乎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混小子拐跑了!”

“先生,”凛月适时打断了他的话,“我想我们需要你的名字,你能说一下吗?”

“——呃——?”男人似乎对凛月的这个问题感到很惊讶,他愣了一下,“你难道没见过我吗?”

“没有。”凛月老实坦白。

“看来你还真是一点也不关注音乐领域啊!”男人的心情好像比刚才稍微好了一点,他笑了笑,“我干脆告诉你吧,我叫月永レオ,职业是作曲人。”

“等等!你、你就是月永先生?!!”相比较于凛月的淡漠,一旁的真绪的反应可以说是极其之大,“我妹妹很喜欢你,她的墙上甚至都有你的海报,可是你……真人好像与海报上的不太一样啊。”

——也许是因为太不修边幅的缘故你才认不出来了吧。

凛月想了想,还是没将这句话说出来。

“好像现在不是讨论这些事的时候吧。”这时,凛月从中插话,堵住了レオ想要倾述自己的看法的嘴,然后转过头来看着レオ,“月永先生,先请你说说你的妹妹月永……るか小姐的事情吧。”

“嗯……怎么说呢……”レオ低下头,捏着下巴沉思,“她是全宇宙最可爱的女孩,我真不知道该怎样用人类质朴无华的语言来形容她。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我有求于你们,我才不会将她介绍给陌生的男人的。她……”

“呃……”真绪见レオ似乎打算滔滔不绝地赞美着自己的妹妹るか,决定还是就此打断他,“我们的意思不是希望你介绍你的妹妹,而且说一说你想要委托的具体内容。”

“这很简单,”レオ瞪大眼睛,突然一巴掌拍上茶几,惹得正在犯迷糊的凛月吓了一跳,“你们的任务就是替忙于工作的我揪出那个臭小鬼,然后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那报酬呢?”凛月幽幽地问。

“只要在我能接受的范围内,你们随意开价吧,”レオ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印有宇宙人图案的钱包,从里面拿出了十多张谕吉先生(万元钞)拍到桌上,“这是定金。”

“喔。”真绪小声地惊叹了一下,凛月也在看到钱的时候半眯着的眼睛的缝隙稍微大了一点。

“我现在先给你们一张るか碳的照片,顺便说说她平时的生活和所就读的大学的相关情况。”

 

于是,在一个秋日的下午,朔间侦探事务所正式接下了有着如秋风扫落叶般的势头的委托人月永レオ先生的委托。

 

02.

 

周一,上午九点。

身穿休闲服的朔间凛月和衣更真绪成功潜入了月永るか所就读的T大学,并坐在了她所就读的金融系大楼附近的人工湖边的木质长椅上,等待着她的下课。

这个时间点坐在湖边的人不多,而且他们基本上都是成双结对的……情侣。

衣更·恋爱白痴·伪单身狗·真绪先生瞟了一眼头靠在他肩膀上呼呼大睡的青梅竹马,感觉在精神上……不是很好受。

他叹了一口气,全然不知凛月其实一直都眯着眼在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真绪为了打发时间,于是就掏出手机低下头上网刷新闻。他刷到了有关月永レオ的新闻报道,发现对他的评价基本上都是“音乐天才”、“作曲界的国王大人”之类甚至可以说是过分夸张的褒奖。

——“看来‘天才通常都很奇怪’这句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嘛。”

真绪想到了他前段时间与妹妹一起看过的深夜动画里那些大气磅礴的背景音乐,那时的他在看到这一段时甚至都忍不住为它拍手叫绝,在ED部分打出的音乐总监上赫然就是“月永レオ”这个名字。

——然而会写出这种曲子的天才,在现实生活中居然是个听说妹妹有了男朋友就暴走的极品妹控。想到这,真绪不知为何心生一种幻灭感。天才果然都不是正常人,至少从不带贬义的角度讲,月永レオ不是个正常人。

此时他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按照レオ给出的时间表,现在是るか的下课时间。

不过一会儿,一群学生就从他们背后的金融系大楼里走了出来。真绪晃晃肩膀示意凛月赶紧起来,但凛月却依旧不为所动。

真绪已经能听见女孩们的说话声和笑声了,他好像还听到她们说的话中还有着什么“攻受”、“虎穴”之类他完全没听过的关键词。

他再一次试图摇醒凛月,但似乎还没有效果,于是他就决定回过头看一眼,来找一找月永るか。

果不其然,るか与一名女生并排走在离他们较远的一边。真绪听不清她们之间交谈的内容,但看るか的表情似乎是在聊什么很开心的事情。

——也许是有关男朋友的事情。

此时,真绪萌发出了一股想凑上去直接问るか的冲动,但他又想到レオ在交给他们委托时再三叮嘱的“不要让るか碳知道我们在调查她男朋友的事”,所以他还是强忍了下去。

而凛月,他就像是在做什么美梦一样,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靠在真绪的肩膀上,闭着眼睛享受着树荫下、小湖边的小憩。

至于月永るか的那事——实际上也真算不了什么,没错吧。

 

03.

 

接下来的几天,凛月和真绪完全按照レオ给他们的时间表在T大校园内展开调查。他们“偶遇”了るか不下于七八次,但没有一次碰到她是与一个男人两人单独在一起的。

难不成るか的男朋友知道她的哥哥レオ是个可怕的妹控,所以在小心谨慎地隐藏着自己的足迹?

真绪回头看了一下不远处的るか,她正在与几位男女同学聊天。

也许るか的男朋友其实就是那几个男生中的一个?

真绪稍微凑近了一点,偷偷观察るか看她周围的四位男生时的表情……很可惜,他什么都没看出来。

于是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树荫下的凛月,那个本应该做侦察工作的侦探,但凛月好像是故意回避他的视线似的,很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哈欠。

待るか和她的同学们走了之后,真绪跑到树荫下。他站在凛月身旁,俯下上身与凛月那对怎么看都不像睡醒了的样子的赤红色的双眸对视着,想尽办法让自己的声音毫无起伏,变得稍微有点威慑力:“凛月,我想问一下,你明明接下了委托,却在这几天里几乎没展开任何调查,这样对待工作真的好吗?”

“这有什么关系嘛,真~君。”面对真绪的警告,凛月显得很不以为然。他抽出了一直枕在脑后的双手,轻轻地搂住了真绪的肩膀。真绪很明显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吓了一跳,他的肩膀微微颤了几下,然后就感受到了凛月近在咫尺的气息。

“既然真~君那么想让我认真调查,那我就调查好了。”他放开了真绪,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实际上大致情况我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在社会上混的人多多少少还是需要一点人脉的,侦探理所当然也不例外。”

“所以你是想……”真绪已经能猜出自己的青梅竹马的下一句话了,他正在怀疑自己这几天认认真真观察るか的必要性。

“就如你想的那样,没错,”凛月露出一个如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般狡黠的笑,“观察了这么多天,我想到了我的一位熟人,他应该认识这位るか小姐。”

 

04.

 

“你是说るか碳吗?还真是巧唉,人家与她的关系可是很不错的哟。”

朔间凛月直截了当地问出了他想问的问题后,对方就立即给出了一个他所满意的答复:“你是在做什么调查?有关女大学生择偶标准的身高范围是吗?还是说你看上了她?等等你认识她吗?我好像没见过你与她在一起……”

“——是一位委托人想要调查的事情。”凛月表示不想再听对方那些无厘头的猜测了,于是打断他的话,“对方表示,他只是想知道月永小姐的男朋友是谁而已。”

“るか碳的男朋友?抱歉,人家好像没听说过呢。”电话那端的人突然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不过她最近好像与小司因合作准备论文的缘故走的比较近,但他俩看上去也不像在谈恋爱啊……”

“‘小司’?”

“啊就是るか碳的同班同学啦,也是人家的后辈,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哦。”

“哦,是这样啊,”凛月表示他大概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看来再这样调查下去也没什么必要了,“谢谢了,再见。”

“拜拜~”

凛月收起手机,对真绪说:“我想这八成是个误会——月永小姐其实没有男朋友,レオ先生的朋友看到的那个与她很亲密的男生也许只是她的同伴。”

“凛月,我能不能问一下,”凛月默默地见莫名其妙就低下头的真绪抬起了头,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你好像与刚才那人的关系很亲密,我能问一下他是谁吗?”

“怎么,难道真君也会吃我的醋?”

“也、也不是,就是很好奇能对一位普通的女大学生了如指掌的人是谁而已。”

尽管见了不少次,但凛月还是不禁感叹着自己的青梅竹马慌张的样子是那样的可爱,他忍不住想要多调侃两句,但这样似乎会让真绪更加困扰,于是他还是决定消停一下,正经地给对方解释一下。

“他叫鸣上岚,是我一位老朋友,现在在这个T大读研。”凛月轻描淡写地回答到,“他与我们上高中时是同级生,但与你没有同班过,你应该不认识他。”

“哦,是这样啊……”真绪还是决定不过分追究,毕竟他们来到这所T大最根本的原因是月永レオ的这份委托,而不是鸣上岚究竟是何方神圣。

就在此刻,真绪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身为委托人的レオ发的邮件。

真绪下意识地打开了它,发现里面只有一句话和一幅照片。

“from:月永レオ

我在街上遇到那个死小鬼了

[图片]”

那大概是躲在角落里用手机照下的模糊影像,一个有着一头与レオ一样光鲜亮丽的橘黄色长发的身材娇小的女孩与一位红色短发的年轻人并排走在一起,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交谈的样子看上去也十分亲密。

“レオ先生他大概是误会了るか小姐和这位先生的关系了吧。”真绪也从凛月口中大概了解到了るか目前的情感状况,于是下了个这样的结论,“这位先生现在的状况很危险,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救他?”

“这个地方……是隔壁的那条商业街。”凛月凑近一点看了下照片,如此断言道,“真君就是爱瞎操心,要去你就去吧,我就在这里……哈……歇息一会儿……”

真绪盯着凛月那张正在打哈欠的脸,不知如何是好。他是爱操心,想去解除这个误会,但他也放不下心让凛月独自一人待在这里睡觉。

——怎么办、怎么办?

在经过了短暂而又漫长的三秒钟的思考时间后,真绪毅然决然地拉住凛月的右臂,抓着他冲着商业街的方向跑去。

凛月早已料到会是这个结局,他虽心里有百般的不情愿,但还是被迫由着真绪的步伐在他最不喜欢的阳光下奔跑着。

不过三分钟,他们就到了商业街,也很顺利地从人群中找出了月永るか和那名男大学生。他们并肩而行的样子远远地看的确与一般年轻的情侣没什么两样,可近看却能够发现他们手中都拿着一个小本子,两人凑在一起的样子让凛月和真绪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高中生讨论理科题目时的情景。

——既然他们在这里了,那么月永レオ肯定也在这附近。

正当真绪这么想时,人群中突然窜出一个男人。他飞快地绕道年轻男女的身后,然后干净利落地狠狠抓住男性的手腕。

“!!”有着一头酒红色的头发的年轻男子着实被他吓了一跳,而他身边的るか也顺着他的视线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哥哥,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哥哥?!”

“レオ先生,请等一下!”

姗姗来迟的衣更真绪急急忙忙地握住月永レオ那只抓在年轻男子小臂上的手:“请冷静一下,レオ先生,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

“什么误会不误会的,难道不是这个混小子骗走了我全宇宙最可爱的るか碳的吗?!”月永レオ气在头上,碍于るか在场的缘故,他勉强忍住发火的冲动,压低声音说,“你这臭小鬼,难道你不愿意承认是你欺骗了るか碳最纯真的感情吗?”

“What?”被他抓住手臂的男子吃了一惊,“您……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难道你不承认动用了什么歪门邪道骗我最最可爱的るか碳让她成为你的女朋友?”

“哥、哥哥……”るか好不容易从刚才的惊讶中走了出来,她终于在最合适的时候开始发表了自己的言论,“朱樱君他……真的不是我的男朋友。”

“!!!”

月永レオ松开了死死抓着朱樱司的手臂的手。

“我们是为了这学期期末测试的论文所以组成临时小组进行市场调研,这是我们今天调查到的数据。”るか摊开手中的小本子给她的哥哥看了几页,“就是这样,哥哥。朱樱君只是我的普通朋友,希望你还是不要再误会他了。”

此时的レオ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他在妹妹面前一直以来都在尽力维持的风度似乎在这一刻崩塌全无,但值得庆幸的是,至少妹妹还是没有谈男朋友的。

凛月和真绪站在一旁,无话可说,他们不知该用何种心情去面对,毕竟这个结局应该也算是圆满……大概吧。

 

05.

 

一周后,朔间侦探事务所。

月永レオ的那笔委托费还是按时到了事务所的账上,衣更真绪静静地看着账簿上新增的一行小字,百感交集。

此时的事务所依旧没有任何委托,所以朔间凛月按照惯例躺在沙发上,盖着一张小毯子睡得正香。

而就在此时,突然有一阵很有礼貌的敲门声打破了这份平静。

凛月被敲门声惊醒了,他朝着门的方向瞥去了不满的眼光。真绪离开了椅子,走到门前去,拉开了那扇木门。

——门后是一位他所认识的人。

“您……好像是上次的那位……先生?”

那人似乎也对他的出现感到惊奇,他虽表现得很平静,可紫色的眼瞳中跳动的亮光掩饰不住内心的惊奇。

虽然对他的到来也很吃惊,但真绪还是邀请他在事务所的沙发上坐下,为此凛月很不情愿地挪了挪身体,坐在了真绪的身边。

“你好像是……”

“那个,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吧。”看上去比两人略微年轻一点的男子露出了标准的交际式微笑,轻轻地点了下头,“我的名字是朱樱司,是T大金融系大四在读生。我这次来是想要应聘的。”

“应聘?”真绪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而此时他身边的凛月瞪大了眼睛,看着对面的司的眼神就像看宇宙人一般诡异。

“是的,就是每周一和周六下午的兼职工作。”司的胳膊撑在大腿上,两手手指交叉着。他微笑着对对面的两人说:“报酬什么的其实都无所谓,我从小就很憧憬detective的工作,所以想借此机会观摩观摩。”

——原来如此,这就是他愿意接下100円一个半天的工作的原因。

“你真的确定要来应聘吗?”真绪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双眼再一次对上了司的眼眸,看到的只有一份对这个工作的执着。

“如果你真的很想来的话那就来吧。”到头来,还是凛月先开了口,“只要别总是打扰我睡觉就行。”

“既然凛月同意了,那就这么定了吧。”真绪虽然还是不愿相信居然真有人会愿意接下这样的工作,可他的心里还是感到由衷的高兴。

秋风扫落叶,在即将步入冬日的深秋,事情似乎迎来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end

 

 

别问我レオ为什么会OOC,一般妹控见到妹妹被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拐跑了都会OOC的吧……

别问我为什么会把司君往事务所里塞,因为这个角色虽然出场次数不多但、很、重、要(至少在后面的某些剧情里他也算是个重要角色)

还有依旧是惯例,虽然我很懒,作为理科狗有时候也没时间回复各位的评论但、小透明也想求勾搭啊


评论(4)
热度(114)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