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凛绪】神のまにまに(上)

 

☆国服真·骗氪,萤火栗什么的我、我不想要啊……(最终还是默默打开了钱包)

☆最近破事有点多所以没写完……下周应该就差不多了吧(远目)

 

 

-

 

「真是的,看来我是不得不实现你这个麻烦的愿望了……」

 

 

01.

 

凛月穿着不合时宜的厚重的和服慢悠悠地走在街上,为避开这大夏天里下午两点的阳光,他特地选择走在商家展示产品的橱窗的屋檐下,但闷热的空气依旧使他有点受不了。

——好热,身体快要融化了……

他这么想着,便为了找个有冷气的地方避一避暑气,拖着疲惫的身体随便推开街角的一家没有顾客的小咖啡厅的门。在一阵惹人心烦的铃铛声响起后,站在吧台前的店员似乎也注意到了他,年轻的店员正擦着一个干净的玻璃杯,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

“您好,欢迎光临。”

 

 

02.

 

“请问就您一位客人吗?”

他诧异地看着店员若无其事地从身后的架子上取下一份价目表递给他,就像对待普通客人那样对他说:“您可以考虑考虑想要什么,如果有特殊需求就请直接对我说。”

“……”可是凛月并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他不在意这家咖啡厅、也不在意其冷冷清清的氛围,他在意的是这位看上去什么都不知道的店员。

——他是怎么看到我的?

凛月的脑袋中目前只有这一句话,因为他从未遇见过如此的怪事。

实际上,看上去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凛月是个货真价实的神明,他没有众多的信徒,可单体实力算比较强劲,因此得以位列于八百万神明较为中间的排位。但由于其性格原因,他从不在意这种小事,或者说,他其实是懒得去在意。

照理来讲,神明的真实存在是不可能被人类察觉到的,可这次的这个少年似乎是个例外——他好像能切切实实看到凛月,并试图与他对话。

“先生,您怎么了?”店员——那名有些一头夺目的紫红色头发的少年歪过脑袋,稍微俯下身子并试图对上他的眼睛,“有什么问题吗?”

“……”凛月抬起脸,决定如他所愿与其对视。在他漫长的生命中,他见过了太多太多看似大相径庭却又没什么本质上的差别的人类,而确确实实能够看到他的直到现在才遇到这么一位。他也想多观察一下这个少年是否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凛月透过少年空明澄澈的碧绿色的眼瞳就能看出,少年的这句看似带有讽刺意味的发言只是单纯的疑问。所以他决定还是直截了当地问这个一无所知的少年,他是怎么看到他的。

“你为什么能看到我?”尽管早已忘却自己在这世间度过了多少岁月,可在凛月的记忆中,这是他第一次尝试着与人类——他所守护的众生中的一类进行沟通。

而少年也被他的这个疑问吓了一跳:“这个……您难道是希望我忽视掉您的存在吗?”

“……”

看来他是真的把他当成普通的人类了。

凛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一边感慨少年的单纯,一边又再度发问:“你难不成还以为我是个人类?”

“……??”少年看他的眼神变得更加奇怪了,“难不成你想告诉我你是鬼?”

“是神。”凛月眯起眼,一副“就知道你什么都不懂”的表情微笑着,看上去神采飞扬有些得意,“我是能实现你这种小鬼头愿望的、无所不能的神明。”

“噗!”少年的嘴角很不自然地歪了歪,终究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是在开玩笑吧。”

实际上,凛月最好奇的还是少年为何会看到他并能够与他像人对人或神对神那样正常地交谈,他看了一眼他右侧的落地镜,上面只映照出了少年一个人弯下腰像是对空空如也的座位上的人讲话的身姿,这一幕哪怕在他这个见多识广的神明看来都十分诡异。

“你看看镜子。”凛月看似随意地指了指他身侧的那面镜子,少年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如他所料,他着实被吓了一跳。

“怎么样?”

少年半天都没有一点动静,过了很久之后,他才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向后退了好几步,低着头不敢对着凛月的眼睛轻轻说:“呃……我想你果然是鬼……”

他虽然觉得少年惨白的脸色很有趣,但身为凌驾于众生之上的神明,他对少年将自己与“鬼”相提并论还是有些不满:“我是神,信不信由你。”

“传说的八百万神明中的一员?”

“大概是吧……”他的同类大概也就这么多。

“那你叫什么名字?”少年突然开口问,“如果你……您真的是神明大人的话,说不定我会知道您的名字。”

“你难道不知道在问别人名字之前要报上自己的名字吗?”在有些问题上,凛月装作直言不讳的样子漫不经心地问。

他打心底里觉得这个少年的反应很有趣(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从未与人类有过交谈所以觉得这种新鲜感很有趣),可再怎么感兴趣也不能违背他自己的原则。

——他不想告诉别人他的名字,他不想因此而被发现,最后回到“那个地方”。

“我的名字是まお。”名为まお的少年几乎是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凛月一开始无法理解他为何会对一个完全不值得信赖的陌生人(神)报上自己的名字,但在看清他的咖啡厅侍者深紫色的天鹅绒服装上的名牌后,他立刻就明白了这一点——反正想要知道名字看这个就可以,人类对自己的名字实际上毫无保留。

他看了一眼上面的四个汉字——“衣更真緒”,原来まお的汉字写法是“真緒”。

“那你呢?”

“……”凛月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まお——或者说是衣更真绪的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睛;真绪感受到了面前这位诡异的“少年”顾客的视线,可也不知是紧张还是恐惧,他不敢抬起头来正视他。

“凛月。”最后,凛月还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毕竟真绪虽然能看见他,但自己的名字应该也不会有人类知道,毕竟这世界上有八百万神明,他只不过是这八百万中最为普通的一个而已。

“我好像没听说过唉……”果然,真绪稍微歪了下脑袋,疑惑与不解完完全全写在了脸上。他挠了挠脸颊,最终还是露出了一个散发着太阳般光辉的笑容,对有着少年外表的神明如此说到。

凛月看到了真绪这样的表情,不知为何,心底对这个少年突然萌发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种感觉从人类的角度上来讲大概就是“很可爱”的意思。于是凛月也对真绪微微一笑,可他竟发现真绪似乎是因为害羞,居然脸红了。

——啊~啊~~人类果然很奇怪;他们总会在奇怪的地方不自觉地表现出奇怪的行为。

他由衷地发出这样的感慨。

但凛月终究还是那个对什么事都不太计较的凛月,既然有人类能看到他,而且还把他当做客人,那么他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么ま~くん,我要一份——这个。”他随手往价目表上一指,然后掏出钱袋子(很可惜,神明们没有手机或者信用卡用于支付),倒出了一堆金黄色的硬币,“这么多钱应该够了吧。”

“一杯黑咖啡是吗?原来神明大人会喜欢这样的饮料啊。”真绪拿走价目表离开的同时微笑着对身后坐着的神明大人说。

最后的最后,他还背过身小声嘀咕了一句:“还有‘ま~くん’是什么啊……”

凛月微笑着见真绪走进了吧台后的后厨,在听到一阵阵细微的声响后,过了一会儿,一杯盛在陶瓷杯里的黑褐色的液体便被端了上来。

“这是您的咖啡。”真绪收走了钱后,将它放在了凛月面前的小圆桌上,“请问需要冰糖吗?”

“不用了。”事实上,凛月根本就不知道真绪口中的“冰糖”究竟是什么玩意,就像眼前的这杯颜色奇怪的液体一样,他对它们一无所知。

他轻轻端起那个精巧的小瓷杯,一股他有点受不了的热气扑面而来,这股热气里夹杂着一种让他感到奇怪甚至有些受不了的怪味,使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不过好在他也不太在意这种小事,在经过了略微的思考后,他还是毅然决然喝了一大口下去。

“……”

香浓纯滑、沁人心脾,肠胃被一股奇怪的力量给堵住,心口处溢出的感受五味杂陈。

——这种味道,无论如何也绝不会忘记。

“咳、咳咳……”果不其然,凛月被狠呛了一口。他捂住胸口对着地上猛咳,这架势就好像是要把自己的肺咳出来了似的(不过也不会有人知道神究竟有没有肺),使得站在一旁的真绪不免有点担心。

“您没事吧。”他一边拍着神明大人的后背,一边小心翼翼地问。

“没事,”咳完后,凛月拉住了真绪的袖子,借此直起身子,“这东西我受不了它,它实在是太苦了。”

“那……就加一点牛奶和冰糖?”真绪建议到,“实际上您完全可以选择加糖或牛奶的咖啡,也可以选择奶茶和果汁饮料。”他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价目表的另一侧。

凛月将手抚上自己的胸口处。“不用了。”他在说的同时,眼神中少见地带着一份斗志,“不用加糖,也不用换。”

“哦……那请便。”都见他这么说了,真绪也就作罢,他想这个自称“神”的少年大概不是人类,他喝饮料的方式可能也许也自己的不同。

凛月再一次端起咖啡杯,那股令他胸口难受的怪味再一次蔓延到心头,他闭上眼,一饮而下。

——真、真受不了。

真绪在一旁观察凛月极具特色的表情,突然想问凛月是真的这么讨厌黑咖啡还是装出来的,因为这表情和动作说实在的,也太夸张了。

“呼——”终于喝完一杯咖啡后,凛月长叹了一口气。真绪忍不住凑过去问他:“您既然这么讨厌黑咖啡,那为什么还执意要把它喝下去呢?”

凛月表示他不想回答。他已经厌倦了与人类之间无意义的对话,至少在他看来,这种对话是毫无意义的。

他静静地趴在小桌上,将头埋在臂弯里,避开阳光,蜷缩在阴凉的角落里。

少年看着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收走了他桌上的咖啡杯,背过身,一步步走进吧台后的后厨里……



TBC

评论(1)
热度(68)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