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凛绪】溯流 01

 

☆伪·大正paro,算的上半个推理剧(乱步坑内ing)

☆很久以前写的旧文了,干脆先放出来,是个很深的坑

☆虽然目标是过激背德,不过我想也不会真的过激背德到哪里去吧……

 

01.

 

无依,无靠;唯人,唯刀。

他孤身一人,破旧的和服外套着一件脏兮兮的单衣,怀里抱着一把武士刀紧紧缩在繁华的京城的一角。

近在眼前的都市景象与他无关,来来往往的结伴而行的绅士淑女们也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在这个贪图享乐的年代里,富人们只会考虑自己的利益,根本就不会在乎一个可以算是乞丐的流浪汉的生死。

他已经五天五夜没有进食了,饥饿和寒冷已经将他折磨地几乎丧失了生存能力,然而从小培养出的那种不屈的精神促使他死撑着,不让自己丧失意识,以至于就这样饿死在街头。

他不可以以这种毫无尊严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况且,现在的他还不能死。

他艰难地抬起头,一轮新月挂在漆黑的天空中,这月光并不如往常那般清晰,而是朦朦胧胧的,神秘而又迷人。

他想可能是自己眼睛花了吧,毕竟白天还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而且这种朦胧的月夜,他这辈子除了这一次外也只见过一次……

——不行……意识正在流逝……要撑住……

他握着刀的手的力度又大了一分,脸上痛苦的表情因早已凝固了的血液而显得更加狰狞。

——我所要履行的义务还未完成,不能就这样死了啊……

就在他的意识消失之前,一阵高档皮鞋所发出的特有的脚步声传入了他的耳朵。他没等到看清那人的脸的那一刻,因为在最后他终于由于饥饿和寒冷,怀着满心的不甘晕倒在了那人的怀里。

 

……

 

刚睁开眼时,他最先看到的是天花板上明晃晃的刺眼的白炽灯。

由于对这种陌生感的本能的警惕,他尝试着微微偏转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脖子,发现这里是个完全陌生的房间。至少在他的记忆中,自己从见过这个四周都贴着浅咖色墙纸的房间。

他尝试着让自己的眼睛张大一点,适应这个刺眼的白光,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成功,由于长期处于昏迷状态,他的眼睛暂时无法适应这种亮光。所以他最后只好作罢,打算想办法撑起身体坐起来,找到那把刀趁早离开这个陌生的地方,不论是为了对方的安全、还是自己的目标。

他伸出一只手,做出了动作,可也就刚用了一点力气,他却感受到了因伤口拉伤的钻心的疼痛。

也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不远处一扇推拉门被人拉开的声音,然后一阵属于一位女子的声音从那个方向传来:

“请不要乱动,您身上的伤很严重,让我扶你起来吧。”女子走到了他的旁边,他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是个一点也不熟悉的约摸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女人一边小心地扶起他,一边对他说,“我们家小少爷已经等您很久了。”

——“小少爷”?是谁?

他好像也不认识哪家的少爷,也许这人只是个捡了他回来的善良的孩子吧。

他在女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女人就像对待儿子那般整了整他身上穿的那件看似普通的做工精美的浴衣(直到现在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衣服被换掉了),将他的那把刀递给了他,之后就带着他走出了房间,沿着走廊走了一会儿后,在一间类似于起居室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请进。”女人为他拉开门,他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比他想象中的要大一点,可能有二十多个榻榻米那么大。完全西式的风格的落地钟在他的旁边,摇摇摆摆不停地发出声响。

屋里除了他只有一位与他年纪相仿的穿着黑色浴衣的年轻男性,不知为何,他看着那人的脸,感觉十分的熟悉。

那人大概就是刚才那个女人口中的“小少爷”了。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拿着刀朝那人行了一个礼:“在下衣更式,多谢您的相救。”

而那人那似曾相识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令他熟悉的慵懒的微笑,拖长音轻轻地说:“没想到那么多年没见了,真~君居然落魄到了这种地步,还真多亏我救了你。”

——这张脸、这种说话方式、这个称呼……

“你是……凛月?”

“你为什么这么不确定?”那人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不过却令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我们从小就一直在一起,直到我15岁时真~君你的不辞而别,彼此间理应是最熟悉的吧,呐。”

他凝视着被他自己称为“凛月”的男人的那双熟悉的眸子,久久无言。终于,热泪一点一点地盈满了他的眼眶,他不由自主地用双手抹了抹眼睛:“怎么……真的是你啊……凛月……”

这人虽与他记忆中的那个少年有一些不太相同的地方,但那种存在于记忆中的不可磨灭的熟悉感,还是使身处绝境中的他感受到了温暖。

可正因如此,他更不应当待在这里连累对方了,因为过不了多久,“他们”肯定会发现他的这个藏身之地。

“虽然我是希望你能留下来,但看你这样子,你是想走?”

可能是由于自己的直觉吧,凛月突然冷不丁地一问。而被问的一方则条件反射似的立马挺直了腰板,支支吾吾地回答:“呃……嗯……”

虽然平时都只是那副慵懒散漫的样子,但凛月却总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特别敏感。这点他也明白,所以为了不让对方感到不满,他继续补充到:“实不相瞒,我现在正被一个很大的势力四处追杀,如果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久了,很有可能也会连累到你。”

他虽这么解释了,可事实上凛月却完全没有在意。待他说完后,黑发男子才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再一次勾起嘴角问他:“呐,真~君,我想问你一下,你可知道这里是哪里?”

他这时才想起,这个陌生的地方根本不是那个小镇上他所熟悉的那个朔间家的小宅子。

“对啊。这里……是哪里?”

“是位于京城北部的山林深处的朔间分家哦,”说到这儿,凛月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顺带一提,其实北部的整个大片的山林都属于我们家族,并且目前这些地方还都归我管辖。”

“你的意思是……?”

“你待在这里大可放心,不会有人袭击你,或者说……

“你想走也是走不掉的。”

 

 

TBC

 

 

诸君,我喜欢黑化,我也喜欢车

这个paro与其说是大正,还不如说是架空历史ORZ,而且OOC严重(特别是毛还会使刀这种锋利的东西),或许我可以解释为是因为特殊的背景的缘故?

下一章杏出没,还是先来个预警吧……


评论
热度(42)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