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凛绪】溯流 02

2.

 

☆上篇链接:http://sleepingtime.lofter.com/post/1d1ec48a_cc3bd2e

☆旧文写的很……OOC,如果不介意的话就请看下去吧

☆顺便这边也要期中考了……算是攒个人品吧


独自一人坐在干净整洁且有些空荡的客房里,衣更真绪正回忆着与这里的主人——朔间凛月相关的往事。

从记事起,他好像就已经认识凛月了,对那时的他们而言,彼此之间的关系十分亲密,甚至与其说是朋友还不如说是家人。可能是由于他平时都一直照顾着凛月的缘故,导致了凛月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对他有种说不明道不白的占有欲,以至于他童年和少年时期决大多数的时光都是与这位好友一同度过的。

他还想起在他们生活的那个小镇上,真绪的家族衣更家可以说是受人尊敬的武士世家,而一旁的朔间家好像也是个在外比较有名望的家族;两家离得很近,而且关系也很融洽。现在想想,这或许是两人的关系能够如此亲密的很重要的原因。

不过现在可完全不像以前那样了:朔间家似乎在外经商赚了很多钱,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一方富甲;而衣更家,则在七年前的那次致命的打击之后一蹶不振,自此家道中落,直到现在,唯一还存活着的独子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流浪汉。

虽然他也知道,感慨命运的不公并不是摆脱它的最有效的方式,但他还是由此回忆起了很多很多事情:上学时因成绩优异被表扬的快乐、不认真练习被父亲打骂的疼痛、与亲人和朋友们相处的点滴幸福……他的童年和少年时期的记忆中,似乎每一件小事中都有凛月的影子,可即便是这样,可能是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吧,他还是在这次相遇时没有一眼认出理应是他在这世上最熟悉的人的凛月。

真绪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半。按照约定的那样,已经在这里平平稳稳地度过了三天三夜的真绪拿起地面上的刀放入腰上绑着的刀鞘中,轻车熟路般地拉开门左拐走在了外面的走廊上,并顺着木质楼梯下了楼。

楼下一个东南方向的房间就是这间大宅的餐厅,他这几天就是与朔间凛月这位清闲到整天几乎只知道睡懒觉的小少爷共进三餐的。

他推开门,走进餐厅,顺势拉开椅子坐在了凛月的对面。凛月可能是因为又看见他随身携带着那把刀而看上去有点困惑,不过好在他也没问什么。

这样就好。真绪心里这么想着,顺手摸了摸刀鞘。

因为两人已不是那时的两名孩童,而且还隔着一层主人与客人之间的关系,他们并未像以前那样有着太多的接触。真绪意外的发现虽然多年未见,可他却完全不知道能够用什么内容作为话题与对方交谈,而凛月似乎也没想过这么多,所以两人的基本相处模式意外的安静、和谐。

正当两人块吃完晚餐时,这里的老管家突然很匆忙地闯了进来。

“怎么了?”凛月有点不耐烦地问。

“很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进食了,客人大人与凛月少爷,”管家微微欠身,“但就在刚才杏小姐已到达了前厅,正在等少爷您,希望您能尽快过去接待她一下。”

“‘杏小姐’……是……?”

“客人您不是少爷的朋友吗,怎么会连杏小姐都不知道?”管家露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容,“她可是凛月少爷的未婚妻啊。”

“唉……?”

“……”听到管家与真绪的对话,本还如往常那般睡眼惺忪的凛月的脸瞬间沉了下来,他尽可能地转移注意力,不去理会他们。

“抱歉,我失陪了。”最后他决定这么说,然后随意地摆摆手,独自一人走了出去。

 

……

 

当真绪经过起居室时,他正好看见了敞着门的起居室里面对面坐着的两人。

那个浅灰色浴衣打扮的男人当然就是这里的主人无误,而另一位衣装华贵的年轻女子大约就是管家先生所提到的“杏小姐”了。

见到了她本人,不得不说,哪怕是对女人不感兴趣的“刀痴”真绪都因她的美貌而略微有些动心。而奇怪的是,她那位已被指派好的未来的丈夫对她的态度却冷淡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简直比与陌生人的交流还要冷淡。

很明显,他对她没有好感;虽然她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但她对他的感情似乎也是如此。

在看到真绪后,凛月便下意识地招呼他进来。而当他刚一踏进门,一旁的杏似乎因瞄到了他腰间的那把武士刀有一丝分神,不过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向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位是小杏小姐,”凛月犹豫了一下,向真绪如此介绍,“小姐,这位是衣更真绪,我的青梅竹马。”

“衣更先生,幸会。”不愧是豪门家出的名媛,杏的一颦一笑都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她展现出的笑颜让从小没怎么接触过异性的真绪的脸像烧起来了一样变得通红。

“嗯……幸会,杏小姐。”真绪将刀放在了榻榻米上,然后自己也坐在了它的旁边。

之后他们的气氛便有些糟糕。凛月的情绪看上去不太好,而且他也不是那种特别喜欢说话的人,很明显有很多时候是在敷衍杏,而真绪由于也是客人的缘故不好发话,只得在一旁默默地听着。

“那,我今天就先告辞了,承蒙您的招待,朔间先生。”

站在玄关处,杏穿上了她来时的那双木屐,轻声说:“还有衣更先生,希望我们有缘再会。

“再见。”

在这之后又过了很久,真绪才意识到当时杏的这句话究竟有怎样的含义,这不单单是一句客套话,还是句带有警示意味的建议,不过当时的他也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也不会理解这么多,只是单纯地把它当成一句客套话。

待杏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中了后,真绪才跟着凛月回到了内屋。

一回到内屋,凛月一反常态,开口对他说:“我其实从一开始就想问你一个问题了。”

“什么问题?”

“就是那把刀……”凛月指了指刚才行走时无意识地被真绪拴在腰间的武士刀,“我其实早就想问了,衣更家的传家宝,为什么会在你的身上……?

“——而且你现在又在被外界追杀,虽然我能肯定不是因为你杀了人,但这是不是有点蹊跷?”

“……”

真绪知道,虽然他这位幼驯染表面上看上去总是以一副漠不关心的人畜无害的姿态面对他人,可实际上却比其他所有人都还敏锐。

他的额上的一滴冷汗顺着脸和脖颈滑入了衣襟。

“我也不是非逼着你说,但你也清楚,这里是我的地盘。”

——也就是说,在这里我对你做什么别人都管不着。

真绪咬紧了下唇,陷入了沉思。

“那……不愿意说就算……”

“我说。”

就在凛月话音落下的前一秒钟,真绪灼灼的目光指向他那略微有些诧异的赤红色的双眸:“其实这件事我也不打算瞒着你的,不过终究还是一言难尽……”

 

TBC

 


评论
热度(28)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