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司レオ】星月樱 02

二、


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十年前的盛夏时节。

那时候的他还不能被称作“男人”,只能单纯地称之为“男孩”。他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却在一群平民百姓的孩子中充当着统领他们的“孩子王”,整天带着他们在不大的小镇上到处惹麻烦;甚至还有一次,对街小店的那位脾气火爆的老爷爷抡起了木棍,追着他们过了好几条街,同时嘴里骂声不断,不知道吸引了多少街坊邻居惊异的目光。

说起来,那时的我才满十周岁没多久,为了学习剑术跟随着师父来到这个小镇开展为期一年的修行。我也算是出生名门,自幼都不曾远离父母的羽翼,头一回远离故乡京都,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和激动与微妙的恐惧自然而然充斥于我的内心。

最初,我与师父住进一间民宿时,尽管房东奶奶是那么的温柔且和蔼,可我还是不太敢与她沟通,只知道抓着他的衣服的边角,躲在他高大的身躯背后。更不用提村里其他的居民们了。

可是到了后来,一个男孩主动向躲在师父身后的我伸出了手,并笑着邀请着我加入他们。

师父听罢,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我的肩,将我推到他身前。我犹豫了一下,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看见得到的是他鼓励和期许的眼光后,才缓缓对上面前的男孩那对明亮的碧绿色的眼睛。

第一次与他对视时,我便开始惊叹这世上竟会有人会拥有这样的一对眼眸;他的瞳孔中虽只倒映着我的脸,可却使我觉得其中无边无际,仿佛暗藏着整个宇宙。

他似乎对此毫无知觉,只是向着尚且年幼的我伸出了右手。

“你是从城里来的吧,叫什么名字?

“哦,还有,我的名字是月永レオ,是这个村庄的‘王’。”


-


渐渐的,文静而又内敛的我便与开朗外向的レオ熟识了起来。我也被他所感染,一点点融入到了村民们的生活中,胆量也像师父所希望的那样大了起来。

诚然,正如レオ所说,他在这个不大的村子里的地位着实谈不上低,至少在孩子们眼中,他是率领着他们的当之无愧的“王”。他和孩子们在村中很受欢迎,基本上到哪里他们都会带给那里欢声笑语;也正因如此,即便他们有时的捣乱行为有些过火,可到了最后,大人们还是会选择原谅这群好动的孩子,并与他们一同欢笑。

我虽很少参与到レオ的那些行动中,但不知为何,レオ却始终都很中意我。他时常会跑到师父与我练剑的那片空地上,独自一人坐在一边揪着长在一旁的花草,而与此同时,他的双眼炯炯有神,死死地盯着正在交锋的我与师父的动作。我至今也依旧不知道他当时心里是否有在想些什么,不过师父却很轻易地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以及里面所蕴藏着的东西,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悄无声息地停下了与我的对决,一步一步走到矮小的少年面前。从我的视角来看,师父高大的身躯就像一堵墙一样竖在レオ面前,レオ不得不略微抬起头才能看清他的脸。

师父二话不说,将手中的那柄木刀递到レオ面前,同时开口问:“你要不要也来与他比试一下?”

“……”レオ最初有些手足无措,据我了解,他完全没碰过木刀,更没想过要与正在练剑的人比试。但在看见师父身后的我也一脸期待地看向他时,他还是毅然决然拿起了师父手中的木刀,微笑着朝着我走来。

我后来问了师父,他在那一刻为什么会选择给レオ这把木刀,听了我的话的师父虽什么都没说,只是笑了笑,可我却一下子就醒悟了过来——

——是他的眼神,我从他的眼神中能看出来,从最初的最初开始,他便已渴望着得到它。

レオ在我身前站定,他学着师父的样子举起了木刀。瘦小的少年笨拙地举起刀的样子至今仍能清晰地映在我的脑海中,他学着师父的攻击的姿势,主动出击。

事实上,我本对他的这一番攻势没报以太大的戒心,然而就在刀与剑接触的那一刹那,我竟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是无法熟练驾驭日本刀的人绝对没办法施展出来的。

话虽这么说,可据我所知,他实际上根本就没碰过刀!当时年仅十岁的的我没想太多,可现在看来,只有一种说法能够解释得通这种现象。

——月永レオ,是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天才”。


-


我与师父在那个小村庄里度过了一轮春秋,在第二年的樱花盛开的季节里,我们与之不辞而别。

我坐在轿车的后排,望着窗外。尽管来时心中还抱有对家乡的怀念自己对这个陌生的环境的恐惧,可现在,我竟对这个民风淳朴的小村庄产生了念念不舍的情绪。

我看着路边的樱花树上飘下的一朵朵花瓣,那粉色的泪滴轻轻落在地面上,终将在某一日消失不见;就像我之于此地,仅是个过路人,终有一日会消失在所有人的记忆里。

真是……有点伤感啊……

我略微抬起头,将视线放在了樱花树的枝丫上,出乎意料地,我竟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巧妙地隐藏在了花丛中,一直一直盯着车子,以及车内坐着的人。

我与他的视线在那一瞬,终究还是对上了。

他的那双明亮的眼睛终究还是模糊在了樱花雨里,我双手捂住脸,忍住了压在嗓子眼里的啜泣。一想到我在这以后永远也不会遇见他了,一直一直想要淡化的那份情感即将要喷涌而出。


-


我离开了那个小村庄,再也没回去过。

三年后,师父也离开了我;我听说他后来回到了那个小村庄,但具体是为了什么,无人知晓。

回到京都后,我再也没遇见过村里的人——那些和蔼的老人、善良淳朴的农民、天真可爱的孩子们,还有——与我走的最近的、同时也是我最思念的月永レオ。

随着年龄的增长,在重复且繁琐的日常中,我渐渐将他们抛在脑后,关于レオ的记忆,我终究也只剩下了那双满溢着星辉的碧绿色的眼眸。

直到那一夜、那空气中和着樱花花瓣和其他花的香气的满月之夜,记忆的盒子再度开启,月永レオ挥舞着日本刀,再一次站在了我身前。



TBC



最近破事有点多,没时间更新还真是抱歉!


评论
热度(27)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