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凛绪】Sweet Memory


☆甜点师栗×顾客毛,一个一千多字的小甜饼



-


下午五点半,附近会社下班后不久,不出意料,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了店里。

尽管每天在这个时间段店里的客人总是很多,而且因临近圣诞节,现在更是摩肩接踵,但朔间凛月却依旧如往常那样,仅凭一眼就锁定了“那位顾客”。

他不知道他的名字,甚至连与他所购买的甜品的价格无关的话都没怎么说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仅仅只是普通的常客和该时间段临时充当收银员的甜点师,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不过也正因如此,他才得以每天都能与他见面。

——今天是周二,他会买的应该是羊角面包、芒果布丁和一小块黑森林蛋糕。

他信誓旦旦地如此想,同时视线也跟着那人的步伐在店里移动着。

他看着那人端着放有羊角面包和芒果布丁的盘子走向收银台。

——接下来他便会要求要一份黑森林蛋糕。

待排在那人前面的两名高中生走后,他便终于有了与那人展开一日限定一次的对话机会。

“请再给我一份中份的提拉米苏,谢谢。”

那人指了指甜品柜中展示的他在不久前做的蛋糕,如此说。

“!!”听到了对方意料之外的答案,尽管没有表现在脸上,可他在心里还是小小地吃了一惊,“你确定是要这个吗?”

他知道他的习惯,从第一次来店里购买甜点开始,他的那份购物清单就没有变过;况且凛月记忆也很清楚地告诉他自己,提拉米苏应该是他周六的晚餐。

“啊,是的。”那人点头,“请给我来一份。”

“可是你要买的,不应该是黑森林吗?”想都没想,这句一直缠绕在他脑海中的话便脱口而出,他同时自己也着实为自己这不过大脑的行为吃了一惊。

而更吃惊的还是那位顾客,他诧异的眼神使得凛月有点退缩,尴尬的气氛突然开始从中蔓延开来。

“呃,是……”过了好一会儿,顾客才回过了神,“今天会有人到我家做客,她曾说过说她最喜欢你们家的提拉米苏,所以……”

——哦,是这样啊。

“你女朋友?”

尽管他们之间的关系甚至连熟人都算不上,可凛月还是在从柜子里取出蛋糕、熟练地将它包装起来并系上彩带的同时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问眼前这名年轻男子。

他对这名看上去并不像是喜欢甜点的年轻男子很感兴趣,并也正因如此已经观察了他很久,可据他看来,这人确实不太像是有女朋友的样子,或者说,在他的潜意识里还是很不希望去想对方有女朋友的可能性。

“不是,她只是我妹妹。”

果然,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别的不说,光是论这方面的本事,他还是挺有自信的。

“一共是3700円。”他最后将食物逐一清点了一遍,然后收走了对方递给他的几张纸钞,送上了营业员惯用的结束语,“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

“嗯。”他似乎听到了男子轻声哼了下,但混在了嘈杂的背景音中,也不知是不是真的,“那么……明天见。”

男子单手拎起他所购买的甜品,围上了刚才进店时拿下的围巾便慌慌张张地离开了甜点店。不知是因室内过于充足的暖气的烘托、还是因他急匆匆的步调消耗了过多的体力,总之在此刻凛月所看到的他脸颊似乎有点微红——也不知为什么,他似乎每次在离开时脸颊都会有点红,可能是有某种特殊体质的缘故吧。

凛月目送着他的身影挤向了门的方向、轻轻地拉开门、最终离开了甜品店,他盯着他,直到他完全消失在了人潮之中。待到这时,他不由地叹了一口气,接着不耐烦地迎接着下一组顾客——一对普通的高中生情侣。他看着他们牵着手相视一笑,心情忽地变得更加的不爽。

待到收银台处的顾客们都离开后,他才注意到了桌边有一片不知何时放在收银台的一角的卡片。由于好奇心以及某种诡异的预感的前提,原本懒得动弹的他还是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将那张纸片夹住,放在眼前看了一眼。

——“衣更真绪”?是谁啊?

凛月那副冷漠的表情有点撑不住了,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向下撇了撇。

这张名片的左上角的名字他从未听说过,他冷静地想了想,这东西八成就是刚才的哪位顾客落在这里的遗弃物。可尽管如此,他却对这个名字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或许我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他如此想着,并顺手将卡片揣进上衣口袋里,将刚才的那些莫名的思绪抛在脑后。

于是乎,一切又回归正轨,年轻的甜点师又如往常那样,在盼着下班的同时坠入了梦的海洋。



end




评论(2)
热度(45)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