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凛绪】未名

 

☆刚入坑时写的旧文(其实我都忘了还有写过这篇……),有点OOC,放出来给大家看看吧

☆转校生(我流小杏)出没注意

 

 

-

 

「这份无从命名的心情究竟意味着什么,目前还无从知晓。」

 

 

01.

 

少见的,衣更真绪独自一人撑着伞走在回家的路上。

没有了平日里和煦的阳光、也没有那个麻烦的家伙在身边,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感觉就像听着收音机里琐碎的杂音那般,使他莫名地心烦意乱。

也许仅仅是因为潮湿的空气和嘈杂的背景音而引起的不快,他故意迈开步子,踢起路上的一个小石块。石块唰地向前飞了出去,很快又不见了它的踪影。

可能是由于浓厚的水蒸气的缘故吧,他感觉周围附近的人在他的视网膜里变得十分模糊,特别是前面那对小情侣,那个男生怎么看上去有点眼熟……?

——等等。他好像是……

“凛月?”

他下意识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不过音量十分的小,小到连他自己也听不到,只能凭借声带震动的感觉确定它的存在。

那个女孩由于身材比较娇小,隐藏在了也不算高大的凛月的身躯的边上,真绪看不清她的外貌。不过看他们很亲密地挨在一起的样子,应该是一对情侣没错了。

看到这场景,真绪的心底居然被一种莫名的失落感包围。他不知道为什么,只能感受到血液中正循环流淌着一股透骨的凉气,刺痛了他的心。

——凛月他,居然也到了这个年纪了……

对于从脑袋里冒出的这个想法,真绪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评价自己,只是无奈地扯开嘴笑了笑。

——衣更真绪,你果然越来越像个爱管闲事的老妈子了。

他在心中默默对自己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瓢泼的大雨里。

 

 

02.

 

“衣更同学你好,请问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朔间同学?”

午休十分,正当真绪好不容易完成了学生会巡查的任务准备赶回教室时,隔壁班的转学生小杏突然凑过来问他。

“你是说凛月吗?”看到对方做出点头的动作后,他略带歉意地笑了笑,“抱歉,我其实也不清楚。”

“这样啊,那还真是遗憾,”小杏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我还以为你一定知道他在哪里的。”

真绪面对着面露难色的小杏,虽然他不太喜欢被卷入麻烦事中,但又出于乐于助人的本性,他开口问她:“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要不要我来帮你……”

“太感谢你了!”小杏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直起身子兴奋地对他说,“我们分头找吧:你去后花园、我去操场找他。”说罢她便背对着他飞奔了出去。

望着小杏远去的背影,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在真绪的心底油然而生。他起初还没反应过来这种熟悉感意味着什么,而当他走下了楼梯后,他才想起了昨天雨中的那一幕。

——那个站在凛月旁边的娇小的身影,是小杏。

凛月与她站在一起的场景,真是令人不爽,那个他所熟悉的黑发少年竟散发出了一股可憎的背叛的异味。

悲伤、痛苦、激动、愤怒。

五味杂陈,一齐从肮脏的心底喷涌而出。

——不过只是凛月与小杏开始谈恋爱了而已,只不过是还没来得及通知我。

——他们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

他一边如此安慰着自己,使自己在短短几秒钟里迅速冷静下来,而另一边又为自己刚才极端甚至有些偏执的情绪感到强烈不安,超负荷疯狂运转着的大脑在不停地演算着,可完全没有最终答案。

 

 

3.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或许是喜欢上了小杏吧。”

游木真此言一出,立即使真绪陷入了谜之僵化中。

“是……是这样吗……?”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真扶了扶眼镜,故意使透明的镜片反射着太阳光,就像柯南在揭秘时那样故作神秘,“朔间是你的幼驯染,他与小杏谈恋爱就使你觉得他背叛了你,不正意味着你与他一样,也喜欢着小杏吗?”

“我……和凛月……都喜欢小杏……?”真绪用手指了指自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似乎满脸都是问号,“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恋爱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可我对小杏也没什么其他感觉啊。”

“所以我说你这人虽然看上去挺机灵,但在这个方面也迟钝过头了,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却完全没感觉,直到出现了威胁才开始难过。”

“呃……”

“不过你放心,作为你的哥们儿,我会一直支持你的!”真拍了拍真绪的肩膀,露出了标准的爽朗笑容,“我相信哪怕你现在得不到她的心,但在未来你也一定会成功的!”

“那我就谢你吉言了。”真绪尴尬地笑了笑,轻轻扒下真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然后就像往常一样走出班级到外面去散心。

实际上,虽然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的游木真给出了他的看法,但陷入漩涡中心的衣更真绪却并不是很赞同。也不是所有时候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至少在这个时候他能明显看出,真也是毫无头绪的。

真绪低下头,仔细想了想自己对转学生小杏的感觉。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以一种对待“喜欢的人”的态度喜欢小杏,他在自己的潜意识中甚至认为她与他的妹妹给他的感觉都差不多,对她的好感也仅仅只是作为朋友的投缘以及对她能够帮助Trickstar的感激。

——那为什么看到她与凛月站在一起,我会感到心里很不痛快呢?

真绪想了半天也没想通,就在这时,有个一年级生过来找他帮忙,他挠了挠头发跟着对方走了过去,索性也不再去考虑对于目前的他来讲无解的问题了。

他将它抛在脑后,它将他秘密的感情封存。

 

4.

 

第二次亲眼见到凛月和小杏很亲密地在一起时,是那之后的第三天的午休时刻。

真绪为了帮忙布置舞台路过了凛月经常睡觉的那块学校后面的小后花园,他偶然间瞥见了凛月正一脸享受地枕在小杏的大腿上,安静的睡颜如温和无害的猫咪,看上去也十分香甜。

小杏正在看手里拿着的那本文库本小说,注意到真绪的视线时,她放下手中的书,也朝着他微微一笑。

如果是按照一般的发展的话,或许这时真绪应该被她的笑颜正戳红心,可这不是少女漫画,真绪也是个恋爱方面完全不开窍的呆瓜,他只感觉到了打扰到他们的愧疚以及一种莫名的悲伤与愤怒杂揉在一起的诡异情感。

“抱歉,我好像……打扰到你们了。”真绪的尴尬癌又开始犯了,他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有啦,衣更同学。”小杏悄悄地摆摆手,为了不打扰到还在睡眠状态的凛月,说话的声音也放得很轻,“朔间同学说他累了,让我把腿暂时借他躺一下。我们之间……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

“我知道。”真绪往上提了提快从手臂中间漏下去的重物,回答小杏的话时有点心不在焉,“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再见。”

看到真绪渐渐远去后,小杏再一次拿出书接着原来的内容往后看了下去,而就在这时,她听见枕在她腿上的那个少年若有若无的梦呓。

少年在无意识中念叨了大概有三四遍,前面几遍小杏还没怎么在意,而到了最后一遍时,她才听清他口中一直重复着的那句话:

“我喜欢你……真……君……”

 

5.

 

过了几天后真绪发现,虽然是知道了凛月与小杏之间并不存在所谓的恋人关系,但他看着凛月和小杏在一起时依旧感觉有些怪怪的。

而且怪事还不仅仅只有这个,自那天后花园中与两人的偶遇之后真绪很明显地能够感受到,当凛月像往常那样靠在自己的肩上、或者是枕在自己的大腿上睡觉时,心跳的鼓点声已达到了震耳欲聋的地步。

——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他反复地询问着自己这个已经有了很明显的答案的问题,这么做的原因是由于他自己也觉得这个答案很难以让他接受。

——毕竟喜欢上自己的幼驯染什么的,总感觉很奇怪不是吗?

——明明凛月都把你当最好的朋友甚至是家人,可你却对他产生了这种感情,衣更真绪你这人也真是……

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的书桌前、陷入了各种自我反省状态的真绪其实也没注意到,虽然此时还是艳阳高照的正午十分,可那个可以说是他再熟悉不过了的家伙却意外的精神饱满,至少有精神悄悄地来到他的房间里、绕到他的身后而不被他发现。

“真~君?”

凛月稍稍俯下上半身,嘴凑到坐在书桌前的真绪,轻声呼唤着对方的名字。

“啊……咦?凛……凛月?”

看着突然到来的凛月的那张熟悉的脸,真绪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他,只能露出一个苦笑,想办法用平时的语气问:“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我家?”

“真~君对我的到来有什么不满?”

看着对此满不在乎的凛月,真绪发现自己更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他了。

——想要往前迈出一步,可如果真这么做了,就很有可能连最普通的朋友身份都无法保住。

——凛月,想要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心情,你能理解吗?

“我能理解哦。”突然,他感觉到后面的人用手臂搂住了他的胳膊和身体,然后温热的气息又钻进了他的耳朵里,使他感觉痒痒的,脸也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真绪这才意识到,他似乎不小心把自己心里想的给说出来了。

“我说,我能理解你哦。”凛月的语气在尾端微微有些上扬,透着点点掩饰不住的喜悦,“其实我想,真~君想要待在我身边,其实是因为喜欢我吧。”

“呃……”真绪并不觉得他有表现出来,可能是他自己太过于迟钝、根本没有感觉吧。

——我这点小心思既然已经被凛月知晓了,那么接下来可该怎么面对他啊……

正当真绪低下头,羞愧难当到了想要消失在凛月眼前的时候,他竟听到凛月在他耳边留下的轻语:

“所以说,我最喜欢你了,真~君。”

“……嗯……?”

“我是说……”凛月觉得真绪的反应很有趣,于是用手指托起他的下巴,赤红色的双瞳对上了翠绿色的眼眸,“我啊,最喜欢真~君了。”

一句不可思议的话,如一缕无法散去的青烟,萦绕在耳边,回响在心底。

凛月微笑着,轻轻抚摸着真绪那张呆呆的脸,然后吻了一下对方的唇瓣。

 

我就知道,这份心情,终有一日会传达给你。

 

6.

 

“衣更同学——”

真绪回过头,不出所料,叫他的人果然是小杏。

小杏的脸红扑扑的,气喘吁吁呼喊着他,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要紧的急事要拜托他。果不其然,她一上来就说:“很抱歉打扰到你!可现在也只有你能帮帮我了!”

“不要着急,我会尽量为你考虑的。”真绪不忍心看到女孩子丧气的表情,于是这么对她讲,“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呃……”小杏回答他时挠了挠脸颊,有点不知所措,“这个……说实话有点难以启齿:

“Knights的朔间同学……他……”

“他怎么了?”

“他……他说……”小杏终于鼓足了勇气,直视着真绪,“如果要他练习的话,必须要衣更同学你来陪他,否则他会一直抱着枕头睡下去。”

“……”

“怎……怎么办……?”

“算了。”真绪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第多少次对凛月的种种行为感到无可奈何了,他叹了口气,接着询问小杏,“他现在是不是在音乐教室?”

“是。”

“那我们赶紧过去吧。”

 

7.

 

衣更真绪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如此热衷于照顾朔间凛月,就像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喜欢上身为幼驯染对方一样。

不过他并不觉得有必要去明白这个原因,因为他也知道,有些事的结果早已注定。

至于那些真正的“原因”,或许会在不远的将来,被突如其来暴风雨所揭晓……

 

 

END


评论
热度(39)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