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凛绪】仍因只是开端

☆3500+,时间轴是一年后,我流杏爷视角注意

☆私设有,通篇流水账,有夹杂部分的スオ&レオ友情向情节,注意避雷

☆其实我本来是打算写一篇圣诞贺文的,然而突然来了这么一个脑洞于是……糊掉了,我可以保证下周会送上不一样的礼物,敬请期待

☆文章总目录请戳

 

 

-

 

 

升上三年级后,不出意料,我那原本就被塞得满满当当的时间表变得越发地不够用。如果说别人的时间是“海绵里的水”,那么我的时间可谓是“一块坚冰”,除非加热,否则根本无法挤出空当。

而且最近我也发现,由于我在这个学校的特殊身份和地位,以及爱瞎管闲事的风格,制作科新来的孩子们似乎都以很崇敬的眼光看着我,甚至有时候我看到他们看我的都会觉得……怪难为情的。

还有偶像科的第一批女学生,对于这个目前为止人员组成还是男性为主的前·男校,伴随着被帅哥们众星捧月般包围的欣喜的同时,她们有着隐藏不住的担忧,所以总是有事没事就来咨询我这个资深人士,她们中还不乏一些熟悉的人的亲人,譬如鬼龙前辈的妹妹以及衣更さん的妹妹。  
哦,一提起衣更さん,我突然想起来了。我手上还有一小摞新组合成立申请表,而且必须要在今天下午放学前交到学生会手里进行确认后再送到老师那里编入档案。当然,对于现在的衣更会长而言,这不是什么难事,可前提是他有充足的时间去应对。 

于是,我便夹着文件,慢悠悠地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口。推开镶嵌着“学生会”的牌子的厚重的木门,在堆叠如山的文件堆中,红色的脑袋若隐若现。

对哦,尽管我也算是个大忙人,可如果问及整个梦之咲谁最忙,无论何人,都应该会认定这位学生会长当仁不让。

我小心翼翼地跨过堆在地上的一堆堆文件,走到了衣更さん的面前的文件的后面。他估计是在埋头苦写,无暇顾及外界,对径直走到这里的我也是丝毫没注意到。 

看着他桌上摆着的一摞摞都能高过他上半身的文件,我不免产生了自责之情——他现在要处理那么多事务,而我又在很不合时机地给他添麻烦,想想也确实有点过分。

不过这也没办法啊,毕竟这也算是我份内的事。抱歉了,衣更さん。 

带着这样的歉意,我弱弱地低下了头,试探性地问了句:“衣更……会长?”

“……”他什么也都没说,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

——讲真,这有点不对劲。

我将视线往左偏,猛然间注意到了他手中握着的那只黑色钢笔,它与它的主人的手一样保持着静止。我一下子就意识到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请别打扰他休息。”

突然,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那拖长调子的懒洋洋的强调,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是谁。

“朔间……さん?” 

自从衣更きん成功当选学生会长后,他便频繁地出现在这里,对此,我已见怪不怪。可奇怪的是,今天的他并不是如往常那样睡在墙角的折叠床上,而是很清醒地站在我身后,眼中还透着些许的寒光。

“这些是成立新组合的申请书?”他示意我与他一起走出学生会室,在轻轻地反手关上门的同时,他还瞟了眼我夹着的那一沓纸,问话的声音也毫无起伏。

“啊……是的。”我说,“这些都是需要衣更さん……衣更会长签字才能通过的文件,如果今天下午无法办完的话,那些想要成立新组合的学生们会因此而困扰。”

“那为什么不直接交到老师那里?”

朔间さん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话里带刺,很明显,尽管他现在很清醒,可不知为何,他对我突然产生了莫名的敌意。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如实回答:“门老师他们在编入档案时要求必须通过学生会长的确认……虽然我想以衣更会长的办事风格,这些申请肯定百分百通过。”

“也就是说,只要有签字就没问题?”

朔间さん抱着臂,眯起了赤红色的双眸双眼。众所皆知,这是他作为“军师”或者是“策略家”时思考问题的标志性动作,而不论是身为“Knights”的军师还是平日里懒散的策略家,他所能提供的战术,几乎从未有过失败。 

“那就让我来代ま~くん替你签字吧。”一边说着,他一边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根黑色水笔,“在模仿他人的笔迹方面,别人的我不敢说,但你想想,ま~くん的名字我怎么可能也模仿不了呢?”

他不知道从哪里扯了一张碎纸片,在上面写了几个字,递给了我。

确实,他的字,哪怕是仔细看来也都与衣更さん的字别无二致。在惊讶于他的特技的同时,我不由自主地将手头需要签字的文件全部给了他。

“那,拜托你了,朔间さん。” 

“啊~啊……真麻烦。”

他小声嘟囔着,手头笔也没闲,很快就在所有文件中“学生会长签字”一栏上写下了“衣更真绪”四个汉字。

“真的很感谢你!”

我朝着他深深鞠了一躬。这次你也真是帮了大忙啊,朔间さん!而朔间さん也一如往常那样,嘴角勾起了个带有玩味性质的弧度:“杏さん,你要知道,对于你而言,不打扰我睡觉才是最真挚的感谢。” 

他一边说着,一边晃过了站在走廊中间的我。我回过头,看着他的背影渐渐变小,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哦,对了。”就在这时,朔间さん的声音又飘进我的耳中,打断了我的思考,“你下周六晚上可有时间?” 

“什么?”我乍一下没反应过来,于是下意识地问了一遍。

“下周六晚南边的山脚有举办祭典,王さま托我转告你他会在那里摆摊,同时也希望你能去捧个场。” 

说罢,他便摆摆手,消失在了楼梯道里。

也就在此刻,我突然意识到,今天的朔间さん,不仅罕见的没在白天打瞌睡,而且更奇怪的是,他居然还会主动帮助我。这么一想,还真是不可思议。 

 

-

 

说到祭典,最重要的应该就是观赏周边华丽的装饰和逛路旁各种各样的摊位。

我穿着那套专门用于祭典的蓝紫色和服,脚踏木屐,斜戴着刚在路旁的摊子上买来的狐妖面具,独自一人走在人群中。

……果然,一个人出来还是会有点寂寞啊……

我看着身旁成双成对走过的情侣,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哀叹。

说来,月永前辈的摊位应该是卖巧克力香蕉的吧,是在……

啊,有了。

我远远地看见一个金光闪闪的夸张的招牌,上面那几个蓝色的字“宇宙香蕉”使我认定我要找的摊位就是它。

急匆匆地穿梭在人群中,我终于一步步接近了月永前辈的摊位。出乎意料,来这里买香蕉的人竟意外的多,而且大部分的都是些与我年纪差不多的女高中生。

那就先在后面等等吧。

我静静地站在队伍的最末端,也不知等了多长时间,终于,我看见了那位前辈熟悉的身影;同时,我也注意到了另一个人——那位与他并排站在那里、很努力进行着手头工作的后辈。

“杏ちゃん!你来了啊!” 

月永前辈看到我后便拼命地朝着我的方向挥手,也正因如此,这附近一圈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我身上,使得我有些尴尬。

“Leader,请您将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

站在他身旁低着头、很认真乖巧地将巧克力酱涂抹在香蕉的朱樱くん实在是忍不住了,很正经地讲了他一句。

我突然想,如果被后辈们、特别是新晋的两位小骑士们看见在学校里风光无限的“Knights”的现任队长称呼一个比他矮了好几公分的发型乱糟糟的年轻男子为“Leader”,估计会感觉很诡异吧。

啊,话题好像又扯远了。

“请给我一根香蕉。”待到我走到跟前时,我对围着围裙摆弄着巧克力酱的朱樱くん如此说。

“好的,请稍等片刻,姐姐大人。”

他笑了笑,然后剥开了一根香蕉的皮。

半分钟后,我便拿着成品的巧克力香蕉走出了摊位。

说起来,现在的已经七点四十五了。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差错,那么大家最期待的祭典烟火应该是在八点整点时刻开始燃放。

看来我现在必须要开始找个好一点的观赏地点了。

 

-

 

费尽心思和体力,我蹬着不适合爬山的木屐,好不容易在半山腰处找到了这个观赏用的小平台。

也许是被人遗忘在这里太久了罢,拼接在台面上的木块间的缝隙里有的都长出了些许的杂草;而且还有些秋天时的落叶落在木板上,在风吹雨打中一天天地被侵蚀着,摇身一变,成为了在黑夜里所看不清的碎屑。

我一步步走上前,还好,平台还算坚实,前面的护栏也依旧牢固。

正当我站定在此地时,身后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声。在寂静的夜晚,这份声响变得尤为明显,我也由此突然产生了莫名的激动和紧张。

声音一点点靠近,直到最后,木板终于发出了与我方才走动时一样的与木屐碰撞的声响。我本以为又是从下面上来的情侣,下意识地回过头看了眼。可出乎意料,我竟认识这两位来者,且他们都是我所熟悉的隔壁班的同学。

“唉?杏さん?”身着青绿色浴衣的衣更さん瞪大双眸,他心中的惊讶完完全全、一字不落地写在了脸上。而站在他身边穿着藏青色浴衣的朔间さん,却眯起饱含着深意的双眸,脸上挂着的那浅浅的笑容里也暗藏着一丝玄机。 

唉,他们俩还真不愧是偶像啊,不管穿成什么样,都还是那么的好看。

我不禁感慨着,同时也开始试图组织一下自己的语言。

“晚上好,衣更会长、还有朔间さん。”

我笑着摆摆手,就像偶然在学校里遇见时那样,很自然地打了声招呼:“你们也是来看烟火的吗?”

“是啊。”

衣更さん刚一开口,接下来的话便被一旁默不作声的朔间さん十分突然的发言堵在了嘴里。 

“ま~くん,”朔间さん轻轻地拽了拽他的幼驯染的衣袖的末端,“我们还是到其他地方看吧。”

“可是……还有两分钟就要开始了,真要现在就下山的也来不及。”

尽管不知为何朔间さん会提出这个无理的要求,可衣更さん还是没有进行过多的追问。我很明显能看出他面露难色,正在努力思考着一个能使朔间さん满意的、折中的方案。 

原本就有些怪异的气氛逐渐变得尴尬了起来,一股不太和谐的气息在这个小平台上迅速蔓延着。

“那个……”我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得小心翼翼地开口解围,“如果不介意的话……就一起看吧。”

“好、好的。”

很明显,衣更さん就是在等我这句话,而在听了我说出这句后,朔间さん似乎还是有点不爽,因为我们站得比较近的缘故,我似乎都能看见他身后像是梦魇那般张牙舞爪的黑色怨气。 

“真是的……ま~くん这个大笨蛋……”

朔间さん,你用不着压低声音,我可是都听见了你的小声嘟囔了哟。 

最终,他们还是双双站在了我身后不远处。两人没有任何交谈,只是都与我一样,屏息凝视着漆黑色的天空的一角,默默地等待着烟火炸开的那一瞬。

八点了。

只听见一阵宛若离弦之箭般的飞声,一束拖着金黄色的尾巴的光束便开始奋力向上窜;它以摧枯拉朽之势冲破云层,很快便停留在了高空中,静静地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当然,这也正如此时站在半山腰的我们一样。

蓦地,拖着黄色尾巴的白光突然变短,以极快的速度缩成了一个白色的小光点,然后它便伴随着轰鸣声,在那一瞬间突然在夜空中绽放出了一簇明艳的花火,那壮观景象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紧随着那绚丽缤纷的第一簇,后来跟上的烟火们三三两两地随即绽放。我不由自主沉浸在了夜与花火的海洋里,在轰鸣声中无法自拔。

而就在此刻,在烟火声中,我也隐隐约约听觉身后突然有了点动静——那是朔间さん的声音,不过一反往常慵懒的语调,温柔中还掺杂着撒娇的意味。 

“ま~くん,”他轻声对身旁的人说,“我就说嘛,祭典的烟火好看吧。”

“是啊。”紧接着,衣更さん的那由衷的赞美之声也传入我的耳中,“烟火,真美啊。” 

“可是它再怎么美,也比不上ま~くん的万分之一那么好看。”

喂,等等,你突然这么说,真的合适吗?

“啊?”

“特别是ま~くん的眼睛,闪闪发亮的,”我想,在说出这句话的此刻,他们一定对视了一眼,“我果真最喜欢了。”

我仿佛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上天啊,请告诉我这是错觉……

烟火依旧绽放着,这次是一连串的浅樱色。我看了一眼时间,如果没记错的话,接下来的将会是今晚的最后一发。

“凛……凛月……”

夜空中的浅樱色还未散尽时,我又再次听见了身后的学生会长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我……我想我……”

压轴的烟火开始向上窜了,与第一发完全相同,白色的光点拖着金黄色的尾巴迅速向上窜,然后到达了与第一发完全相同的高度。

要开始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想要按捺下这极速跳动着的心脏,却发现激动的心情丝毫无法平静。

啪——

绽放出的,还是那令我熟悉的火光。

就在此时此刻,不知为何,我突然想起了身后站着的那两人,于是我下意识地转过身,眼前的景象或许也算是在意料之中,但说实话,对于亲眼所见的我而言,冲击力还是有点大。

——朔间さん,在烟火映照出的灿烂的火光中,居然吻上了身旁的衣更さん的唇。 

“!!”

最先察觉到我的视线的人是衣更さん,他原本就瞪大了眼睛,脸颊也微微泛红,而在看到我惊讶的神情后,漂亮的琥珀色瞳孔瞪得更大了。紧接着他便想要推开搂住他的身体的朔间さん,而或许是因写在基因中的怪力所致,他不仅没能推开自家竹马,反倒被搂得更紧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至少也已烟火散尽、山脚下又再一次恢复到熙熙攘攘的状态时,朔间さん才放下搂住了衣更さん的手,嘴角上扬起一个洋洋得意的弧度。

“ま~くん,我喜欢你。”

“……”

尽管被告白了,可我却能明显看出,衣更さん他并不是特别高兴。“凛月,”他皱着眉头,脸颊依旧微红,“你这样也太过头了。杏さん她……她也在这里看着啊……” 

“没关系的,衣更きん。”我笑着回答他,“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对对对,我怎样都没关系,被你们小俩口塞满嘴狗粮是我心甘情愿总行了吧。

“我就知道她会这样回答你哦,ま~くん。”朔间さん脸上堆满了计画通的笑容,在我的注视下牵起他家脸涨得通红的“ま~くん”的手说,“还有,谢谢你,杏さん。” 

说罢,他便牵着衣更さん的手,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我回忆着他们并肩离去的背影,脑中不停地回响着朔间さん刚才的那句话。 

他究竟在谢我什么呢?

我思索了许久,然后瞟了一眼手中那根还没吃完的巧克力香蕉,突然想起了此事的开端。

原来是这样啊。

——真不愧是策略家,朔间さん。 

 

 

 

end


评论
热度(43)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