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司レオ】破晓(上)

☆AU,心理医生×作曲家(?)

☆过段时间就要期末考试了,想想干脆就把这个(也没写多少的)半成品放上来,补全后就放完整版

 

 

 

-

 

 

「这个故事没有确切的开端,也终将没有结局。」

 

 

01.

 

朱樱司在正式成为主治医师的第二天,就接到了个棘手的病人。

对方是一个看上去年岁并不多大的青年。他身材不高,头发比较乱,在脑后扎成一条小辫子,远远看过去也许会被误以为是乞丐;但走近看便会发现,他的衣着干净整洁,白皙的皮肤一尘不染,光是看面部表情与常人别无二致。

凭借这几年来从前辈们那里学到的经验,朱樱司可以断定,这人是个典型的艺术家,特别那对碧绿色的猫眼中所闪烁着的光辉,不就正是智慧和灵感的结晶吗?

开始,对于自己一眼就将对方的身份地位看透的小技巧,朱樱司心里还是有点得意的;不过很快,他便发现了一件不正常的事,一件他从医科大学毕业后好几年都没遇到过的怪事。

——尽管感觉怪怪的,可他根本就无法看出,此人究竟什么地方有问题。

从他的脸色和身体状况上看,应该是没有所谓的不良嗜好;衣着干净整洁,可以确定是一名正常的社会人;最重要的是,他在他眼中看不到一丝阴霾,取而代之的,只有对生活的热情。

“他的问题,是自残。”

朱樱司顺着那熟悉的声音的方向看去,年轻的主任医师濑名泉倚靠在门板上,不紧不慢地说:“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看看他的手腕。”

朱樱司向对方投出询问的眼神,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拉过对方的手,将长袖外套的袖子轻轻往上一推,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叠加在脆弱的腕上,不加以任何修饰极为直接地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小心翼翼地收回略微颤抖的手,让病人的手臂能自然垂下,同时故作冷静地抬起头,看了一眼对方那对漂亮的眼睛。出乎他的意料,对方的目光依旧静如止水,似乎对此根本就毫不在意。

——怎么会这样?

朱樱司很快便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又看了主任医师一眼;而濑名泉则是摆出了“干我啥事”的嫌弃脸,脚一撑地直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走出诊室。

当然,临走前,我们可敬的濑名医生还不忘留给自家后辈一句:

“那就这么说定了,朱樱。他就交给你全权负责。”

 

 

2.

 

“So,月永先生。”

朱樱司拉开月永レオ对面的椅子,与他隔着一张桌子面对面坐了下来:“有关你的事,能跟我讲讲吗?”

“……”

“月永先生?”

因为曾经也碰到过硬是被家人押送过来的拒绝与自己交流的病人,所以对月永レオ的无动于衷,朱樱司没有丝毫的在意,反而还在心里暗暗庆幸,他遇到的这个病人,还算是“正常”。

不过,在他这么想的同时,他也忽视了一些很重要的表象——比如他最擅长观察的眼睛,此时此刻的那对瞳仁中并没有映射出他的影子,取而代之的,则是与现实毫不相干的、出离于宇宙之外的思考。

“……☆!”

月永レオ的身体突然略微颤抖了一下,紧接着,本无表情的那张精致的脸上浮现出了不可名状的兴奋;他迫不及待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马克笔,未出一言便开始在桌上奋笔疾书。而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哪怕是年轻气盛反应极快的朱樱医生,也愣了好久才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条件反射性地夺下了月永レオ手中的马克笔,换来了对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这家伙!干嘛要从我身边夺走inspiration啊!”月永レオ神情突然开始激动了起来,他愤愤地拍了两下桌子,与方才简直判若两人,“产生于我脑中的妄想就这样被你打断,世间又一个珍宝因此被扼杀在摇篮中,你说你该怎么去赔偿这个世界?”

——我们这里是心理科,要去神经科请出门下三层楼再左拐。

朱樱司忍住了想要拿一沓谕吉糊对方一脸的冲动,装作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说道:“Sorry,我下次会注意的。”

“算了算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就是可惜了啊我的inspiration……”

可能也是习惯了被这么对待,面对态度“诚恳”的朱樱司,月永レオ摆出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姿态,摆了摆手,丝毫不在意。

两人再一次陷入了僵持着的沉默的状态。

朱樱医生突然反应了过来,相比较于他曾遇见过的其他“音乐人”,或许只有这位月永レオ先生才能被称为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从精神状况上看,他基本可以说是整日夜地沉浸在音乐的海洋里,或许每时每刻都会有一连串的音符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全然不在意外界的事物,包括坐在他对面、试着要与他交谈的朱樱司。

朱樱司瞄了眼月永レオ画在手边的乐谱,歪歪斜斜的五道杠上点上了几个音符,一眼看过去使他心里产生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而就在此刻,这份沉默毫无征兆地被打破。

“实际上,真要我跟你聊聊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月永レオ发现当自己再提起笔时,方才的灵感已然消退在了记忆深处,索性不再执着于此,反倒是开始主动与朱樱司进行沟通,“因为我感觉啊,你虽然看上去很无趣,但搞不好正是个特别有趣的家伙。而我可是最喜欢有趣的家伙交流了。”

——什么意思?

朱樱司有种预感,与眼前这个男人交谈,很有可能会使自己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脑细胞不够用,因为说实在话,这人的言行举止实在是过分得匪夷所思,也太不可思议了。

——看不透、完全看不透这个人。

朱樱司平放在桌上的手不自觉地攥了起来,额前和掌心都沁出了一丝丝冷汗。

月永レオ微笑着,朱樱司第一次在他的眼中看到自己的脸——面目清秀的青年抿紧了双唇,从外表上看完全不知其内心的想法;但若细细观察便能看出,被平静的神色奋力掩饰着的,正是那内心深处最为浓烈的焦虑。

“O...OK。感谢您的合作。”

朱樱司故意低下头咳了两声,迫使自己别再心存顾虑。然后他又再一次抬起头,与方才一样,毫不顾忌地迎上了月永レオ的目光:

“那就先互相自我介绍一下吧,我的名字您也应该知道,是……”

“等等!”还没等朱樱司说完第一句话,月永レオ便突然打断了他,“你的名字……是什么?”

“……”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Repeat after me,”朱樱司收起自己无奈的表情,严肃地回答月永レオ,“我的名字是朱樱司。”

“朱……朱什么的来着?”月永レオ抓耳挠腮想了半天,最后在发现自己的脑袋里什么都没有后才默然放弃,“算了,反正我家人的意思也是让我住院治疗,以后与你接触的机会多的是,干脆就叫你‘スオ’吧。”

“‘スオ’?”

听到这个算是昵称的称呼时,朱樱司又愣了一下。他感觉这个昵称自己实在是太过的熟悉,就像是嵌入灵魂那般引起强烈的共鸣;可他却完全忆不起究竟是何人、在何时这么称呼过自己,这个称呼对自己又是有着怎样的意义。

一句话,就像是掉落在静止的湖面上的一粒石子,在他的心湖上溅起朵朵涟漪,使得他的心久久无法平静。

“スオ☆,”显然,月永レオ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极其微妙的变化,他那可怕的思维网已经铺展了开来,“你老实回答我,你究竟是不是宇宙人?”

“Aha?”

“因为你老是在发呆啊,搞不好你是在给你的伙伴们传送地球的情报吧!”

月永レオ越说越兴奋,他突然双手撑着桌子站了起来,两眼放光凑到朱樱司的脸前:“你说对不对啊,う~ちゅ☆~”

“Umm...”

朱樱司被月永レオ过分夸张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同时在他也看透了自己今后多舛的命运,以及濑名医生临走前留下的那句话的另一层意思——

“他交给你全权负责,我们其他人就不管了。”

 

 

 

 

TBC.


中篇链接:点我


别看现在很欢乐,相信我,之后的剧情会很不欢乐的(正经脸)

算了当我没说

评论(6)
热度(76)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