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司レオ】The Carol of the Universe


☆本来想做去年的圣诞贺文放出的半成品,只可惜到头来没写完,考试前发出来,算是攒个人品吧……

 

 

1♪

 

一声巨响,划破天际,震得小小的民居地动山摇;方才还无聊地还抱着るか团子窝在暖炉中取暖的月永レオ突然高吼了一声“inspiration”,奋不顾身地爬了起来,随手从地上抓起一支荧光笔和一沓空白的谱纸,突然开始写写画画。

他轻声哼着小曲,心情很是愉悦,全然未能注意到自家的屋顶在刚才的巨响中被砸出的大洞,以及楼上那诡异的动静。

“嫉妒着我那无与伦比的灵感吧,舒伯特!从坟墓中哭泣着爬出吧,施特劳斯!还有你,海顿,让我用一纸杰作将你的渺小和无知展现在世人面前,全然毁灭你所创造出的幻象吧!哇哈哈哈哈!”

少年一边疯狂地书写着华丽的乐章,一边高声喊着。

他沉浸于自己如清泉般喷涌而出的灵感的世界里,理所当然没能注意到正在靠近他所在的这间小和室的脚步声。

“你或许还不知道,莫扎特,我就是那个为不让懦弱无能的你在九泉之下安然长眠而被创造出的天才!如你所见,我将……”

“Excuse me?”

突然,一阵声音打断了月永レオ的豪言壮语。他抬起头,正好看见一个陌生的红发少年站在被拉开的和室的纸门边,正吃惊地盯着铺天盖地满是谱纸的地面,表情呆滞。

月永レオ也因这个少年的突然出现而吓了一跳,大脑突然陷入当机状态。

于是,两人便未说出一句话,只是静静地对视着。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位陌生的少年才又开了口,小心翼翼地进行着试探性的发问。

“那个……我、我不清楚这里是哪里,请问您能给我一点适当的帮助吗?”

 

2♪

 

尽管朱樱司年纪轻轻,但由于从小家庭环境的熏陶等因素,他也可以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可即便如此,初来乍到的他却表示,他还是被这个生活在名为“地球”的星球上的原居民诡异的行为着实吓了一跳。

他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地球人会突然莫名其妙地高呼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语,同时还在手边的纸上不停写写画画,似乎在编写什么奇怪的咒语。

——他在干什么?搭建防御结界?可地球不是全宇宙范围内公认的无魔法星球吗?

朱樱司完全无法理解对方的行为,而那人在听到他的问话后也只是稍微停顿了一小下,很快又接着哼着小曲儿继续进行着自己手头的工作。

——这种态度,还真是令人火大啊。

从小就被父母培育出的良好教养制止住了他想要进一步上前质问的步伐,朱樱司冷静下来想,毕竟真要来评判对错,他这私闯民宅的行为也确实说不过理,于是他便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大功告成!果然还是在暖炉中获取的inspiration最有价值啊!爱你哦~暖炉!我月永レオ向天发誓,一定会爱你一辈子!”

那人激情澎湃地高声说着,仿佛在吟诵着这世上最为优美的诗篇。而直到他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他也才注意到站在门边的朱樱司,终究还是如朱樱司所想的那样,一脸茫然地看向他:

“你是谁啊?”

 

3♪

 

刚下意识地说出这句话,月永レオ便后悔了,因为他想用妄想填补这个世界,而这人的姓名,便是那“妄想”中的一环。

“我的名字是朱……”

“等等,你还是不要说比较好。”月永レオ突然提高音调,摆摆手制止了那人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让我用妄想来填补这个世界残缺的部分……你是未来人没错吧!或者是超能力者?难不成还是神明大人?!”

“呃……”面对月永レオ的逼问,那人表现出的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不敢面对他,只是单手撑着门边,侧过脸盯着被乐谱覆盖住的地面,刘海及脸颊边的碎发遮住了他的表情,使得月永レオ更加好奇于他接下来的话语。

“这个……说来话长……”他最后还是抬起头,对月永レオ笑了笑,“如果您愿意相信我接下来的话,那就请允许我说下去。”

 

4♪

 

“按照你们地球上的说法,我这样的存在应该要被称为‘Alien’。”

朱樱司调节着语言转换器,发现自己表述的这个单词似乎并没有收录在宇宙语言总词典上,于是便选择了一个同为地球语言中的同义词来代替:“由于某种原因,我的飞行器被迫降落在了这里……的上方。”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看了眼天花板,月永レオ也顺着他的视线向上望去,发现吊灯已经有所松动,里面的电线也有点露了出来。

“等等,让我再思考一下。”月永レオ摸回暖炉,整个人卷在了里面滚了一圈后恍然大悟,“你、你是说——你是宇宙人?!!”

“至少我不是你们地球人。”

见多识广连巨怪星的食尸怪都进行过正常交流的朱樱司很是无奈,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眼前这个地球人的行为——说是奇怪吧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难不成这个星球上的人其实都是这个样子?

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解释道:“我的飞行器因energetic accident迫降到了您家的楼顶上,在给您的财产造成损失的同时也使得自身完全无法动弹。

“如果可以的话,您能否不计前嫌,收留我一小段时间?我一定会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将您的房子复原,并以适当的方式消除您的记忆。”

 

5♪

 

不出所料,朱樱司果然赌对了。

月永レオ很高兴地接受了他的那一番说辞,特别是当他走上楼看到那个砸进二楼的通体纯白色、有着漂亮的流线型外观的飞行器后,朱樱司甚至都能看见他眼中如星星般闪闪发亮的光点。

“好……好厉害……”

月永レオ闪着星星眼,不顾已被完全砸毁的二楼的残垣断壁,由衷地赞叹道。

“スオ,你这人果然很有趣啊!”

“Ah?”朱樱司发现自己可以说是完全跟不上月永レス的思维,于是乎他便一边感慨着地球人那疯狂的脑电波一边发问道,“请问……‘スオ’指的是我吗?”

“那当然啦,”月永レオ得意地晃了晃脑袋,小辫子也随着它一摇一摇的,“难道你有什么不满吗?”

“嗯……没有。”朱樱司事实上也不在乎月永レオ如何去称呼他,毕竟对方同意了无家可归的他可以暂时留宿在这里,而对于救命恩人,哪怕在这方面是真的心存不满,也不会顾忌太多。

“不过啊,我以前可还真没想到真会有那么一天,宇宙人驾驶着飞行器,‘咣当——’一声撞到了我家楼顶上呢。”月永レオ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着,“就像inspiration突然迸发那样,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妙!”

——你确定你家楼上变成了这副鬼样子能被称作“很美妙”?

很有教养的朱樱司将这句差点就脱口而出的话硬是憋回了肚子里,表情也显现出僵硬的微笑。

“哦,对,スオ,”月永レオ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拉住了朱樱司的手臂,突如其来的肢体接触使得宇宙人少年小吃了一惊,“你的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来点吃的?”他问道。

 

6♪

 

眼睁睁地看着少年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扫荡着第七碗蛋包饭,月永レオ已经有些动摇。他惊讶于吃饭中的少年的势头如此之大,甚至也因此将刚才所展现给他的那份矜持抛在了脑后。

正当朱樱司拿着空碗走到月永レオ面前请求他在做一碗时,遭到了他的严厉批评。“你再这么吃下去会把我家吃空的!”月永レオ正儿八经地说,“而且这样暴饮暴食对身体也不好。”

“这……也算不上暴饮暴食啊……”朱樱司歪着脑袋,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也许我与地球人的身体构造还是有些不同的吧。

“这是来自长者的命令。”月永レオ一把夺去朱樱司抱在手中的碗,少见地脸上露出了不加以修饰的严肃神情,“剩下的调味料要等到老爸老妈他们下下周从老家回来后做给るかたん吃的,如果被你在此之前吃完的话るかたん就会很伤心的,她超喜欢我做的饭……”

——怪不得呢,原来是和妹妹有关。死妹控真可怕。

朱樱司恋恋不舍地放下筷子,闭上了嘴。

同时,他又意识到自己明明与月永レオ认识了也就不过两三个小时(地球时间),可这家伙在带领他参观自家宅子时却已经提了不下十遍“るかたん”。正因这点,他发现自己莫名其妙有点想笑。

“说来,月永さん,您还真是喜欢您的妹妹啊。”

他抿着嘴,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同时也直视着月永レオ明亮的碧绿色的眸子,他看见对方瞳中有着明丽的流光在回转,映射出自己还略带婴儿肥的有些稚嫩的脸庞。

当然,此刻的朱樱司还不知道,正看着他一动不动的这位月永レオ,实际上是愣在了原处。

说心里话,此刻的月永レオ与朱樱司一样,也什么都不知道。他唯一能意识到的,就只有一点——自己在那一刹那被少年柔和的目光所秒杀,之后大脑便空白一片,存在于其中的只有那对满溢着温柔的、漂亮的紫罗兰色的眼眸。

——不得不承认,スオ长得真的是……很精致啊。

月永レオ在心里默默念叨着,但却没有像往常那样脱口而出。

他此刻感受到的,不仅仅只停留在视网膜上;与此同时,心的节奏也不知为何突然开始加快,一下一下,重重地敲在了他的胸中,久久不能散去。


评论(1)
热度(29)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