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司レオ】Sky Arrow

 

 

☆给 @茜色の西柚 的点文,教师司×高中生レオ,希望你能喜欢

☆推荐食用BGM:アスノヨゾラ哨戒班-Orangestar/IA

☆总感觉OOC有点严重……

 

 

-

 

「気分次第です僕は

敌を选んで戦う少年

葉えたい未来も无くて  

梦に描かれるのを待ってた」 

 

 

01.

 

“月永くん。”

毫无反应。

“喂!月永くん!”

站在一旁的朱樱司见普通的叫唤根本就无法叫醒这位熟睡在树荫下的少年,于是便弯下腰,摇了摇他的肩膀。

“……嗯?”

少年揉了揉惺忪的绿眸,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待他脑中的混沌慢慢退却时,眼前模糊的景象也终于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啊,是你啊,スオ。下午好!”

——“下午好”?你确定?

“现在的时间是上午十点,月永レオくん。”朱樱司实在是无法装出平日里对其他学生的那副和气样,浅浅的微笑中毫不掩饰胸中积压已久的怒气,“还有,希望你能像其他同学那样称呼我为‘朱樱老师’,至少毕业前是这样。”

“知道了哟,スオ老师!”就如什么都没意识到似的,月永レオ很自然地起身捡起倒在身边的草地上的水杯,并且兴高采烈地回答,“那我先走……了……呃……”

他回过头一看,身后的左腕已被朱樱司紧紧握住,毕竟对方有着成年人的体力,要想要挣脱也不是件容易事。

“哦对了,还忘记问你了,月永くん——”

朱樱司一边说着,嘴角那原本浅浅淡淡的弧度不知为何上扬了许多。而被他控制在手中的月永レオ先是愣了一下,原本白皙的脸颊上也浮现出若隐若现的红晕;之后一阵恶寒便席卷全身,少年下意识地撇过头,小心翼翼地让自己的视线不与对方交汇。

“——如果我的memory没出错的话,你现在应该出现的地方,是art classroom吧。”

 

 

02.

 

因逃课到小树林里打盹被班主任抓到办公室的可怜孩子——月永レオ站在一旁,看着自家班主任不紧不慢地坐上了折叠椅,并从桌上的一堆文件中找出几张纸。

“月永くん,能请你稍微靠近我一点吗?”

月永レオ很不情愿地向前挪了几步,站到了班主任的右手边,与他一起去阅读这几张打印出来的图表。

“……”

少见的,月永レオ在一瞬间,神情中流露出了一丝惊慌,尽管他很快便将其掩饰了过去,可这一切都还是没能逃过朱樱老师的双眼。

“As you see,这是这学期全校学生的违纪记录。”朱樱司见月永レオ从头到尾将其完整地看过了一遍后,依旧用着那平静的语调,面无表情地说,“我是在早些时候拿到这份form的,虽然这是内部资料,不应该给学生看,但我觉得你其实也应该要知道事态的Seriousness了。”

“‘Seriousness’……?‘严重性’?”

“是的,严重性。”朱樱司点头,“虽然你一直都没犯过什么大错,可违纪次数却已经远超学校勒令留级的上限。如果不是之前的校长看你学习成绩优秀,一直都在力保你的话,按照记录次数,你现在其实应该还在高一的教室待着呢。”

“哦。”尽管月永レオ只是笑着摸了摸后脑勺,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过从他那对隐藏着紧张与迷茫的眼眸中也不难看出他此时此刻内心的恐慌,聪明如他,已经能猜出对方接下来会顺着什么样的思路说下去了。

“我想你也知道新来的天祥院校长对学生们的态度——比起成绩,他更看重所谓的‘纪律性’。”朱樱司心里也明白,对这位有着在学习方面异于常人的天赋的“天才”的学生,有些时候适当说一点刺激他一下或许会更有成效,“——也就是说,如果你不想留级的话,最好从今天起服从校规。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レオくん,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03.

 

三天后,上午十一点。

“啊哈!inspiration降临!”

英语课才刚上到一半,教室后排靠窗处便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高喊声。

“笔……笔笔笔……那个,谁能借我一只铅笔,赶快!”

正当月永レオ的手伸向坐在他旁边的女生的课桌时,一阵平静如水的声音从前方响起。

“正好,月永くん,下面这个问题就请由你来回答。”朱樱司好不容易忍住了想要将某人大卸八块的怒意,看似平静地微笑着指了指黑板上用白粉笔抄写上去的题目,“就是这一道,please pay more attention to it。”

“……咦,这里怎么有个‘marvelous’?很有您的出题风格嘛スオ老师。”

“……别贫了,往下看。”

明知道对这位月永レオ而言,文化课的教授实际是不必要的;可即便如此,朱樱司仍每节课都坚持想办法让这位永远都处于神游状态、甚至还时不时搞出点事情的“天才”学生融入到班级的纪律中去,哪怕真做不到,至少也不能太过显眼。

至于朱樱老师这么做的原因,可想而知,大概就是所谓“教师魂”吧。他希望自己的这位本就能力突出的学生在其他方面能够获得完善,至少不做出各种违纪行为并遭到学校的处分。

“是‘Supposing’,‘S’大写。”果不其然,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月永レオ便轻而易举地道出了正确答案,“虽然这句话看上去很复杂,可实际也只是个普通的虚拟语气。”

“All right,sit down please。”

月永レオ面带胜利的微笑坐回了座位,拿起那个女生的自动铅笔,开始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伴随着秋风的呜声以及某人嘴中不时漏出的叹惋,时钟的分针一点点滑向众人所企盼的那个数字,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也随之逐渐走向了终结。

 

 

00.

 

月永レオ小心翼翼地捧着手制便当,独自一人,沿着楼梯一步步向上走去。

与下方的宽敞明亮的主楼梯不同,越往上走,这条直通天台的副楼梯便显得越来越阴暗潮湿。

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大概有了七八层楼吧,终于有了一缕阳光出现在了月永レオ的眼前。

——快到楼顶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月永レオ不禁加快了脚步。不过十几秒,他便一角踏上了学校的最高处,来到了这个学校中最为宁静空旷、且无人约束之地。

“……!!”

这个在平日里只属于他的独享午餐的地盘,此刻竟有别的人背靠在铁丝网上,一声不吭地吃着手中从楼下小卖部买的高卡路里面包。

裁剪得体的西服衬衣勾勒出了那人近乎完美的身体曲线,在秋日的暖阳下,挺拔的身姿如一座精美的雕像,甚至好像还在闪闪发光。远远地看着他的月永レオ也不禁咽了口口水,伴随着突如其来的急促的心跳声,红晕也渐渐烧上了少年的脸颊。

“嗯?月永くん?”

也就在此刻,那人注意到了月永レオ的视线。他抿着嘴,露出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而在四目相交之时,他眼中的那一潭毫无掩饰的柔光也使得少年的心口中了一箭,呆立了好一会儿才有所反应。

“……嗯。好巧啊,スオ。”

彼时的少年仍未察觉到这份心意,他自顾自地将方才自己奇怪的反应归咎于“突如其来的妄想”,故作镇定地露出尴尬的笑:“你也是来吃午饭的吗?”

“是的。”朱樱司点了点头,之后便三下五除二地解决掉了手中那块不大的面包,“那我也想问一下,月永くん,你为什么不与同学一起度过这段marvelous的lunch time,而是独自一人到这里吃饭?”

“啊,我不就是害怕るか特地为我做的爱心便当被那群家伙瓜分掉才躲在这里的嘛,那群家伙,特别是リッツ,你不知道他下手究竟有多快。”

“凛月くん吗?我可真看不出来呢。”朱樱司一边笑着回答他一边又从某个奇怪的角落里摸出一个涂满了巧克力的大甜甜圈,拆开包装咬上了一大口。

月永レオ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班主任以风卷残云之势一口气干掉七个甜甜圈和两大包薯片(他很不明白这个看上去很正常的老师的午餐为什么会有垃圾食品)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上到天台是为了吃午饭。他看着朱樱司打开矿泉水瓶心满意足地往嘴里灌,同时也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自己的便当盒。

るか的手制便当虽然分量不是很大,但正如他所料,里面整齐摆放着的饭团还有烤肠、蛋卷等配菜都十分的精致,一看便知道为了准备它,她一定是下了不少的功夫。

面对精致的便当盒,月永レオ不禁脑补出了るか那张全世界最可爱的脸;就像面前正坐着她似的,他双手合十,虔诚地轻声道:“我开动了。”

之后他便靠着围墙坐了下来,捧着便当,拿起筷子,心满意足地咬下了第一口。

“啊,感谢你我最最亲爱的るかたん,你这份满载爱意的午餐使我宝贵的妄想更上了一个台阶!此时此刻的宇宙为你而闪耀!”

刚咽下第一口,月永レオ那标志性的不明所以的言语便也被不远处的朱樱司所接收。可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稍稍走到了月永レオ的身边,并在趁他不注意时坐了下来。

“我爱你哟~宇宙~☆”

突然,月永レオ扭过头,对着坐在身边的朱樱司笑着比了个“V”字形手势。朱樱司也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吓了一跳,但处于对少年的了解,他也知道这或许是对方对这个世界表示爱意的一种方式。

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月永レオ那颗毛茸茸的脑袋,直到少年的脑袋因某种羞怯之情不住地往后缩时,他才恋恋不舍地收了手。

“月永くん的便当,看上去很好吃呢。”

“那是当然的啦,要知道这可是るかたん满怀爱意的精心之作!”与全世界所有妹控一样,在听到别人对自家妹妹的夸奖时,月永レオ很骄傲地肯定着对方的观点。

“咕——”

没想到他的话音刚落,空瘪的肚子便发出了不满的嚎叫。

这声音说实在的也不小,至少坐在他身旁的朱樱司还是能够很清楚地听到的。于是乎,身为一名教师,朱樱司又忍不住去多管自家学生的闲事,他不由自主地催促道:“还在等什么?赶快吃吧。”

“……唔……嗯。”

月永レオ狠狠地扒了口米饭,又夹了几道配菜拼了命地往嘴里塞,这狼吞虎咽的劲头,也不比方才的朱樱老师好多少。

只可惜——

“——额——水、水!”

卡在嗓子眼的食物上不去也下不来,憋得原本意气风发的少年上气不接下气,一脸窘相,眼中含着泪水可怜巴巴地望着身旁的老师,向他求助。

朱樱司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冷静如他遇到这种突发状况也不免慌张了起来。不过好在的是,手在地上乱摸时正好碰到了一个矿泉水瓶——那是他刚才喝的水,还剩了有一大半。

他没想太多,就将水递给了月永レオ;而获得了救命水源的少年也毫不含糊,一口气猛灌下了一大半。

“……咳、咳……哈……得救了……”

月永レオ随意抹了抹浸着水的嘴角,长吁了一口气。他将水递给了朱樱司,而本着不浪费资源的原则,年轻的英语老师也拧开瓶盖喝下了着最后一口。

——不对,好像有什么问题。

一边吃着剩下的午饭,回归到正常状态的月永レオ突然意识到了某件事。

——刚才的矿泉水两人先后都有喝过吧,也就是说——

“……‘间’、‘间接接吻’……?”

他突然想起某日的午后,与妹妹并排趴在床上看过的少女漫画中出现过的某个词汇,脸不禁红了起来。

月永レオ,17岁,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好像陷入了某种不可名状的感情。

 

——而这,便是一切的开端。

 

 

04.

 

“你最近表现得不错,照这样看,想要在春天毕业还是很有希望的。”

自从达成了某项共识,已经过去了三个月。而在这三个月里,月永レオ奇迹般的没有逃过一次课,甚至连迟到的次数都变得与旁人基本无异。换做以前,这可是其他人、特别是他的班主任朱樱司想都不敢想的“天方夜谭”。

面对着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的朱樱老师,月永レオ对此刻的心情丝毫没做任何掩饰,骄傲地回道:“那当然,我可是天才,天才可是什么都能做得到的啊!”

“你说的没错,Mr.Talent。”朱樱司合上了已经关掉了的笔记本电脑,在月永レオ乐观的精神的感染下不由自主地调侃了一句,“实际上三个月前,天祥院校长有就对你的处分一事找我进行过discussion,他甚至还有想过让你退学。”

“……!!”

“不过好在的是,在我的争取下,他还是给了你一次机会。”与月永レオ四目相对,朱樱司能够很轻易地察觉到少年眼中的惊讶和恐慌,他稍微思考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用着半带着安慰的语气接着与这位学生进行交谈,“不用担心,我相信只要再坚持两个月,凭借你傲人的成绩,毕业还是没问题的。”

“……スオ。”

“怎么了?”

“不,没什么。”不知为何,月永レオ突然变得很消沉,就像心情失落的流浪猫那般,朱樱司甚至都看到了他头上两只耷拉着的耳朵和身后拖在地上的尾巴,“这种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哦,对了。”听罢,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朱樱司浅笑着开口问道,“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有一个question,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会愿意听我的话,以‘毕业’为目标而努力。依照我对你的了解,自我标榜为‘天才’的你其实根本就不在意这种事的吧。”

“!!”

“还是说……”

“——毕业典礼的那一天,我会亲口告诉你的。”

说出这句话时,少年的眼中满是坚定。他第一次主动地对上了朱樱司那对平静而又深不见底的眼眸,整个人的感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我向你保证。”

“OK。”迎着少年凌厉的目光,就像早在最初就已料想到了那般,朱樱司仍一副平静的样子,默默地点了下头。

 

 

05.

 

一切都如从前那样,自由坦荡的生活中没有出现一丝轻微的波动;但一切又好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或许是因这份心情的改变,眼前世界似乎也染上了另一种颜色。

 

少年的变化着实令他身边的人吃惊。曾经的他虽从不做违法犯罪的事,但习以为常的违纪行为着实也算不上标准的“好学生”,见着他,有时甚至连街上的小混混都会怕上三分。

可他却在在校的最后半年时间里,摇身一变,成了老师和家长们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别说逃课了,就连在朱樱老师的英语课上高吼“inspiration”这种微不足道的小错都没犯下过。就如他隔壁班的好友濑名泉所说,他的“变化”,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没有人知道他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而当事人,也就是我们的主人公月永同学,自己也对自己的行为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过再怎么摸不着头脑也没关系,只要不再给スオ添麻烦,就是最好的。

心怀着这样的信念,月永レオ抛下了积压在胸口的杂念,深呼吸了一口。

——那么,最后一次,再让スオ、让大家因我的精彩表现而振奋起来吧。

“下面有请毕业生代表、来自3-B的月永レオ同学发言。”

伴随着主席台下成群成片的掌声,意气风发的少年迈着稳健的步伐,微笑着站到讲桌前,简单地调整一下话筒,便照着事先准备好的演讲稿,面对着台下坐着的老师和学生们,一字一句地背了出来。

“……感谢在座的各位同学,在这三年的时光里,我们共同挥洒汗水、在彼此的互相激励中迎接着一个又一个明天……”

虽然不过都只是套话,但真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浑身热血居然也不住上涌了起来。

月永レオ看了眼隔壁班的方向,濑名泉和朔间凛月,他的两位好友,居然也都被他感染了:濑名泉虽然依旧抱臂,乍一看还是一脸不爽,可嘴角淡淡的微笑遮掩不住他内心的亢奋;而朔间凛月,那个平日里只知道睡觉的家伙,他睁大了血的双眸,笑眯眯地与月永レオ对视,这已是他内心里的激动的最好证明。

“……感谢各位老师、感谢校长,感谢你们三年里为我们的辛勤付出,这份感恩之情,作为学生的我们将终生难忘……”

说到这一句时,他还特意瞟了眼坐在最前排的天祥院校长。这位刚来一年的年轻校长一脸和善,注意到少年的视线时,还特地拍了下掌,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意思。

月永レオ忍不住在心里埋怨了几句,可表面上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兴致,顺着往后演讲了下去。

于学校的最后一点时光飞速流逝着,一想到他将永远无法再像从前那样,端着るか亲手制作的便,当坐在天台独自享受正午的暖阳;亦或者是在英语课上,坐在窗边,妄想着年轻帅气的スオ老师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这些时光,真的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原来,这个学校,还真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啊。

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攥着稿纸的手也紧了紧。月永レオ张扬地笑了出来,他深吸一口气,在台下微妙的沉默中,献上了从最初便在班主任老师的要求下安排好的最后一句话——

“——所以,哪怕眼下的我们是那么的狼狈,那么的不堪;

“但我相信,未来的我们依旧会欢笑着,回首过去,将这三年作为一份宝贵的回忆,永远铭记在心。”

 

在隆隆掌声中,月永レオ终于回过了神来,他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老师中的朱樱司。面对他那温润尔雅的笑颜,月永レオ终于无声地道出了压抑在心底的那句话。

“スオ,我喜欢你。”

他朝着英语老师的方向无声地做出了口型,但愿,这一次,他能注意到吧。

 

 

0.5.

 

四年后。

“司くん,今年又有新人来了哦!”

邻座的女老师刚一走进办公室,便对唯一的一位在里面工作的同事说:“是个东大数学系毕业的高材生,而且据说高中还正是我们学校的呢。”

“哦?”朱樱司愣了一下,飞舞在键盘上的手指也停了下来,“冒昧问一句,您可知道他的名字?”

“嗯?是……是叫什么的来着……哦,他来了!”

女教师向新人招了招手,二话不说便将他带到了朱樱司的面前。

“初次见面,我是月永レオ。”穿着胸前印着“妄想”二字的黑色连帽卫衣的年轻男子向他伸出右手,清澈的眼瞳中倒映着朱樱司的脸庞,与四年前的少年别无二致。

朱樱司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和之前一样,手感还是那么的好。

“スオ——你这样也太犯规了!”月永レオ拍掉朱樱司的手,故作生气地盯着他满溢着笑意的双眸,

“还是说,你想让我说:‘好久不见,スオ老师。’?”

 

 

 

 

 

End




文章总目录请戳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
热度(51)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