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凛绪】事实上,朔间凛月的目的不甚明了




*群里的新年活动,没事干跑去凑了个热闹,选题是“不可思议的图书馆”
*mao第一人称注意,设定有点清奇





“啊,真绪君。”
一走进图书馆,管理员老婆婆就笑着迎向我:“那孩子和往常一样,还是呆在顶楼,死活也不愿意出来。明明我都劝过他多下来交交朋友的。”
“嗯……您说的是、是很有道理。”一想到那家伙身上那股可怕到家的懒劲,我的声音不由自主微微一颤。
“我也很希望真绪君能多关照他一点,毕竟这孩子……他……”她这句话虽然没说完,可作为当事人之一,心知肚明的我也不知该如何去应答她,最后只能无言,默默地点了下头。


作为皇都萨库玛的中心建筑,里苏图书馆——也就是一般人所说的“里苏塔”是一栋真正意义上的“高耸入云”的高塔。它于十七年前新帝登基时竣工,不仅有供普通市民借阅的普通书籍,而且还有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各种珍贵古籍,藏书之多穷极几生几世也无法看遍。
这座通体黑色的高塔表面上看,就是个这样的图书馆,可实际上,没有人知道,这样的一个“图书馆”,的真实“身份”,实际是为一位特别之人。
“啊……真~君,你来得好慢啊。”
黑发少年躺在书山中,如平日里那样,伸了个懒腰。在黑暗潮湿的房间里,哪怕每天都会见面,可每次第一眼看向他时,也不知为何,他那对罕见的赤红色的眸子中放出的光芒都会使我吓一跳。
“真是的,如果不是你死活也不愿意下去的话,我也就不用费那么长时间爬楼梯了。”我一边撑着漆黑的门框喘着气,一边这么回了他一句,然后将斜挎在肩上的包拿了下来,“哝,今天份的甜点,你喜欢的提拉米苏。”
“不用管那么多,真~君只要负责在顶楼陪我就行了。啊,好想让真~君就一直留在顶楼,永远陪在我身边呢。”
说着任性的话,凛月拿起小勺舀了一小勺奶油:“哦对了,跟以前一样,我负责奶油,真~君你就负责底下的蛋糕吧。”
这家伙,还真是,恶劣啊。明明知道我肯定拒绝不了他。
于是乎,当他吃完上层的奶油后,我接过蛋糕和小勺,无奈地咽下了第一口。
“哦对了,凛月,我现在能借一本书吗?”
吃着甜到腻人的(没有奶油的)蛋糕,我开始发问。
凛月看上去很不情愿地盯着我的脸看了很久,虽然他的眼神有时会有点吓人,但不知为何,每当他看我时,竟会有种说不出的温柔,甚至会使我感觉有点……心动?
不,你怎么可以产生这种奇怪的想法呢衣更真绪,你可要知道,凛月只是你的青梅竹马,并不是什么其他人啊!
“既然你都拜托我了,那我就……”
“谢谢!”
“……算了吧。”我的话音刚落,凛月就笑着否决了我。
估计是见着我脸上露出了他所认为的“有趣的表情”了吧,伴随着嘴角上扬的弧度的增加,凛月又笑着开出条件:“不过如果真~君愿意给我做半天枕头的话……”
“没……没问题。”
就知道他会这样。
“那么你想要的书是……?”
“《高等咒符理论》,二级禁书。我目前没有这个权限。”
“等一下……”
凛月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圈蓝黑色的光环,在昏暗的环境里,这份来之不易的亮光显得尤为惹人注目。我紧盯着那一圈缠在他手中的光环,目睹着它一点点变大、变亮,完全地将凛月的双手遮掩在亮光中、将凛月包裹在光的中央、直到它充满整个房间,最终将这个“黑暗的角落”迅速变成了“光明的圣殿”。
我屏息凝视,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那一瞬间的到来。
在光的世界中,我看见了一个模糊的人影——他的左手隐藏在光幕中,唯一能看见的右手向外一伸,一个长方形的物体突然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
“好了。”光影散去,我所熟悉的那个少年出现在了房间的正中央。他周围的书消失在了方才的光芒之中,而与此同时,那本我期待已久的古书也出现在了他手里。
“没想到真~君自学咒术居然会这么快,看来天赋很高嘛。”凛月一边故作轻松地面带微笑地调侃着我,一边慢慢地从身后逼近,“不过你可别忘了,既然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请求,那么我的事……”
“好……好的,没问题。”
尽管他的笑容很纯良,可为什么此时此刻的我会感觉有点……不妙?
“那么,真~君,”他突然从身后抱住我,作为图书馆相对于人类而言过于冰冷的体温贴上来,吐在脖子上的气息也痒痒的,使得身为人类的我不由一颤,
“——说是“枕头”的话,抱枕应该……也包含在内吧。”



End

评论(2)
热度(48)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