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司レオ】love song





*司第一人称注意,里面的英文估计有不少用法都不对,请各位就这样将就着看看吧






-


在最初认识leader的时候,我曾有过这样的view,如果有着这样精致的脸庞的他是个文静内敛的女生的话,说不定我会对他一见钟情。我们会有一段fairytale般的love story,尔后在众人的祝福下携手步入梦中的church。
现在看来,这种daydream简直就是他口中所谓的“妄想”,当然由于人类最基本的embarrassment,我也从未向任何人表露过这种想法。我也在不久后就忘记了这个ama……不可思议的view,用以不同的眼光重现审视这位king of knights。
此时此刻,我看见他的身子正陷在沙发里,懒散地斜靠在柔软的靠背上,十分罕见的,无言地拿着纸笔在我方才递给他的空白乐谱上写写画画。我总是这么认为,尽管他的字写的并不好看、美术课上的作品也都让人看着不太舒服,可他从笔下流淌出的音符,却是那么的和谐,与exhibition中精美的works别无二致。
我单纯地喜欢着这样的安静的他,喜欢与这样的他呆在一起。
啊,スオ。
他写着写着,突然唤出我的名字。
你喜欢情歌吗?
情歌?“love song”?
是的,情歌。
他笑着朝我挥了挥手中的五线谱。
今天在写这首“叮叮咚咚朱樱交响曲”时,突然想起这好像是我没接触过的题材呢。
所以说,您想尝试去写一首那样的love song?我问。
正是这样,你真聪明啊スオ,比起那个整天臭着脸一口一个“白痴”的セナ不知要聪明多少倍!啊年轻真好啊!
他又开始说这些带有universery特征的话了,在这种时候少了鸣上前辈的“啊啦亚哒”和濑名前辈的吐槽,总感觉不太对劲。
是的,就是现在的这种气氛,确实很不对劲。
于是我开口。
事实上我从一开始就想问您了,leader,为什么您会在休息日的下午,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
在我问出这个问题后,他愣了一下,然后挠了挠蓬乱的不成样子的脑袋。
……唔啾~?
看来又是aliens的召唤咯?
是啊。他将手中的乐谱放在身前的茶几上,面带我所熟悉的那种张扬的微笑,看着我。宇宙人指引我在今天下午来到这里,大概是希望我能为你作上一曲吧。
“叮叮咚咚朱樱交响曲”?
你说的那个是什么啊!他再一次从我给他的空白琴谱中抽出一张。当然是情歌啦情歌,致我最喜欢的スオ的情歌!

唉?我的心中升起一丝suprise。

而且啊,这次我还打算亲自填词,许久未见的文学方面的inspiration也在脑海中不断地回响着,这种感觉……哈哈哈我果然是天才啊!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再一次拿起纸笔,一边在又宽又长的沙发上打着滚,一边哼着小调儿书写着他的“inspiration”。

这时,我突然想起,濑名前辈曾说过,leader不仅曲风十分多变,而且创作的meaning更是随心所欲。他仅会随性地给自己的作品安上个不明所以的title,而填词这种事,他应该更不会看在眼里。

我越来越不解了。

leader写曲子的速度很快,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他就已经开始在音符下标注起了歌词。

二十分钟,a piece of work finish。

他得意洋洋地拿起曲谱,赤着脚站在沙发上。那么,就由Knights的国王大人月永レオ——也就是本人,现在为你献上一曲!

唯一的audience顺着他的意思,为他鼓起了掌。

「朝阳下百合红艳艳,

「蟋蟀正在呜呜地叫,

「我爱你哦!我爱你啊!在这世上我最爱你了!

「就像宇宙人——」

Stop。我说。leader,您能不能不要反复在沙发上踩来踩去,会压坏它的。

他可能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于是便又坐了下来。

不可否认的是,这个作曲确实很marvelous,而这个作词……

这首歌干脆就叫“国王大人送给小骑士的情歌”吧,你说怎样?他眨了眨眼睛,笑着问我。

不过这首歌是我送给你的,命名权还是在你手上的。尔后,他又补充了句。

对此,我想了想。那么,还是就叫那个吧。

果然我最爱你了,スオ。出乎我的意料,leader突然像鸣上前辈那样一把抱住了我,不过奇怪的是,此时的我竟并不厌恶这样过分亲密的bodytouch。我想,这也许与我对他的那不一样的view有所关联吧。

于是,我也紧紧地抱住他,将脸凑在他脑袋边,闻着他所使用的洗发液散发出的清香。

I love you。我说。我也是,最爱你了。

但这份“love”,应该与您所说的“爱”,是不一样的吧。

 

 

 

 

end

 

 

 

这篇的时间线应该是十一月份,大概的感觉应该是双向暗恋。

啊双向暗恋真甜啊……


评论(2)
热度(35)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