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司レオ】一心不乱(上)

 

 

☆AU,大学生司×职业作曲家レオ,久别重逢梗,会分三次放出

☆算是“拿铁味的轻喜剧”

☆BGM:キミノコエガ…-The Super Ball

 

 

-

 

 

 

「年少时的那份无言的恋情,绝不仅止于对往事的追忆。」

 

 

 

01.

 

月永レオ捏着钥匙末端,插进锁眼,往右拧了半圈后,“咔嗒”一声随即响起。

起初,他打算就此拉开家门,不过正在此时,走廊的末端出现了一个人影。为了让对方更方便通过,他便暂且先掩着门,等待对方通过。

而当那人走到他身旁时,面对着自家大门的他眼睛余光还是无意识地瞥见那人的脸,似乎也是个与他差不多年岁的年轻男子,而也正因这一瞥,对方那一头夺目的红发使他心底升起一种莫名的熟悉之感。

而在他稍微有点在意的同时,那人也感知到了来自他的炽热的视线,于是稍稍偏过头,对上月永レオ同时向他投来的目光,原先面无表情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吃惊的神色。

而在看清对方的正脸后,月永レオ也愣住了,他的大脑只剩下一片空白;想要说些什么,只可惜动了动嘴皮,却也说不上半个字。

尔后,对方吃惊的神色缓缓从脸上褪去,一个一直都留存在他记忆中的微笑绽放在了那张脸上。

那人压低声音,用着只有两人能够听见的音量轻声说着:

“——好久不见了,月永前辈。”

 

 

02.

 

在隔壁房的门口遇见了意料之外的人,突然遭遇了这种应该出现在小说中的情节,与月永レオ一样,刚搬进这间公寓不久的朱樱司也很吃惊。

事实上,尽管曾经的他们只有过短短一年的交往,但就朱樱司本人而言,他这辈子应该无论如何也都不会忘记“月永レオ”这个人——他高中时代的前辈、弓道部常年缺勤的主将、以及——

他的初恋。

当然,说是“初恋”,其实也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说成“单恋”或许会更合适。他暗恋了身为前辈的月永レオ大半年,然而直到レオ毕业,他还是没能鼓起勇气去争取那白衬衣上的第二颗纽扣。

就这样,朱樱司的初恋在高一结束之时以无疾而告终。尔后,身边各种细碎琐事便又接着一拥而上,在时间的飞速流逝之中,他渐渐从失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月永レオ”这个名字也在脑海里成为了一个象征性的符号,而这个符号如今在他心目中究竟代表着什么,直到如今真正遇见了对方,朱樱司也依旧没能弄清。

“你是……?”

一阵声音,打断了朱樱司的思考。他连忙竖起耳朵,等着月永レオ自己的回答。

“……谁?”

虽然在月永レオ对眼前的“这个人”的印象很深刻,不过不知为何,他突然忘记了这个人的名字。

“……”

哪怕已经过了两年,朱樱司还是忍不住在心中那股微妙的怒火。不过比起以前的他,现在的他很轻易地将愤怒控制在了脑海里,脸上依旧挂着那个略有些暧昧的微笑。

“月永前辈,我是——”

“等等等等!不要打扰我!请让我用妄想来填补你的名字——”

“——朱樱司,thanks。”

朱樱司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么回答他。

月永レオ一直以来都是这个样子,早在两年前,朱樱司就已经领教过了。

“……‘朱’、‘朱樱’……哦!是你啊!スオ!”

“您能想起我的名字,我深表荣幸。”

一切终于对上了号,关于这位学弟的那些往事,就像影片一样在月永レオ的脑海中放映了起来。

大概过了几秒钟,放映完毕,月永レオ抬眼看向如今已比自己高上了个半头的朱樱司,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不过只是两年未见,给人的整体感觉却完全变了样,仅仅只是这么一对视,他便发觉青年那对美丽的紫色眼瞳中所残留下的最后一丝孩子气不复存在,取代而之的,则是某种不可名状的深邃。

——好、好奇怪。

不知为何,看着它们,月永レオ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

这对深邃的眸子,仿佛有某种魔力,一瞬便能将月永レオ从头到脚都吸进去。于是他下意识地眼睛避开了对方的视线,对着自家的门板下意识地让自己发起了呆。

朱樱司注意到了月永レオ的小动作,没有疑惑,没有揭穿。

气氛有点尴尬。

“哦,对了,”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朱樱司突然开口问,“请问,月永前辈您现在是不是就住在304?”

“是的哦,”月永レオ点头,或许是因为没有看着朱樱司的眼睛,他的语气终于回归到了平日里的轻佻,“高中毕业后我就搬到了这里住,说来也有两年了。”

“那还真是巧,”朱樱司往前走了几步,到了隔壁房门前,从西服裤的口袋里掏出钥匙,“我是昨天才住进305的,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也希望您能多多包涵。”

说罢,他伸出右手;月永レオ握住了那只手——很大,很暖和。

四月的春风带着一丝花香拂过两人的发丝,月永レオ再一次对上朱樱司那对令他心尖发颤的漂亮的紫色眼眸,微微一笑:

“今后也请多指教咯,スオ。”

 

 

03.

 

与其他独居在学校附近的大学生一样,朱樱司每天的生活也基本在家和学校中度过。他的租住地就在T大东门隔壁,下了楼走个两三步就算是进了学校,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可以算作“很方便”。

只可惜,好不容易得了个清闲之地,可相对的,朱樱司却又摊上了一个名为“月永レオ”的大包袱。

上完了今天的最后一节课,朱樱司径直回到公寓。不过他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背着包先走到304室门前,一如之前大半个月中的每一天,按响了一侧的门铃。

“叮——”

果然,没有任何动静。

见着这种状况,朱樱司叹了一口气,掏出钥匙往一旁邮箱的缝隙里一伸,再一扫——出来了一把备用钥匙。

他拿起钥匙,说了句“我进来了”,便擅自打开了门。

门刚一开,朱樱司的眼前就黑了一片。明明现在不过只是下午五点,太阳还好好地挂在西边的天上,可室内却黑如午夜时分。

他走到玄关处,默不作声地按开电灯开关——

“唔哇!你在干什么啊!!”

迎面而来的,是一阵吼叫。

躺在地上的月永レオ一跃而起,拿着纸笔指着朱樱司大嚷:

“你看看你做了什么?!世界的宝物——降临于身为天才的我的脑中inspiration全部都被这亮光给照跑掉了啦!”

“……”看着在地上打滚耍赖完全没有年长者的样子的某位前辈,朱樱司很是无语:“……月永前辈,这样对眼睛不好。”

“这我当然知道了!才两年没见,スオ你怎么也开始变得像セナ那个天天只知道教训人的老妈子了啊!”

不去理会月永レオ的牢骚,朱樱司站在原地环顾起居室,与他昨晚离开时不同,各种各样的曲谱铺散在地上,茶几上也堆满了杂物和垃圾——甚至连中午叫的外卖的餐盒都被随手扔在レオ身后的沙发上,特别的扎眼。

果然,只要离开了妹妹,这个人——月永レオ,生活自理能力就会变为0。

真可怕啊,所谓“妹控”。

“Well,”朱樱司已不知是第多少次,因月永レオ的诡异言行而叹下了一口气,“月永前辈,您能否整理一下这个房间?”

“……♪~”

正如他所料,再度沉浸在妄想中的月永レオ没心思去搭理他,依旧自顾自在纸上写着画着。

于是乎,事实上也并不怎么爱管闲事的朱樱司也看不下去了,他走到沙发后面,主动拿起餐盒,丢进了厨房的垃圾桶里。

他再度走回起居室,拉开窗帘,在那一瞬间,赤红色的夕阳便充斥于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月永レオ沐浴在夕阳里,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看了眼朱樱司后,紧接着又埋首于创作中。

朱樱司蹲在地上,一张一张捡起那些被月永レオ随手丢在地上的“世界的宝物”,然后又分门别类地整理完毕后,夹进茶几上的文件夹里,带着它与茶几上其他的一些文件和书籍走进旁侧的书房放回原处。

整理好房间后,朱樱司又接着做了些清洁工作,不过全身心投入于妄想之中的月永レオ并未有所察觉。而等他意识到的时候,附近的钟楼敲响了七点的钟声,坐在他身旁的沙发上的朱樱司正开着电视,很专注地看着晚间的新闻节目。

眼睛紧盯着液晶屏的朱樱司很快便注意到了来自右下方的视线,月永レオ正看着他,那对仿佛会说话的碧绿色的猫眼里,不知为何折射出了一种他未曾在其中窥探出过的情感。

“スオ,”月永レオ很罕见地压下了他满腔的激动和兴奋,心平气和地说,“你今晚要不要留下来吃一顿?”

“嗯?”

朱樱司有点惊讶,他没想到月永レオ有朝一日竟会对他说出这种话。而月永レオ却对他的这种表现很是不满,啪地一下挺起腰板从地上爬起来为自己辩解:“你别不信,其实我的手艺可是很好的唉!我可是经常给ルカ做晚饭的,而且她还夸过我——”

“……我不是这个意……”

“——总之你就留下来吧,干脆就把这顿饭当成这么多天帮我打扫卫生的谢礼,怎么样?”

月永レオ先是硬拉着朱樱司将他带进餐厅里,之后又将他按在了四方形的餐桌旁的椅子上。“今晚要吃咖喱。”他自顾自地说着,围上了挂在一旁的带花边的围裙,重新绑了一遍头发后打开了煤气灶。

伴随着油烟机发出的轻微的轰鸣声,坐在木椅上本无所事事的朱樱司开始饶有兴趣地观察起了他从未见过的、亲自下厨的月永レオ。尽管从他这里只能看见レオ的忙碌的背影,不过看着对方那轻快熟练的动作,他也能很明显地感受到此刻月永レオ内心的欢愉。

显然,在料理这一块,月永レオ还是很擅长的。他熟练地将从冰箱里拿出的土豆和鸡肉切成小块,和着咖喱块下到锅里;而咖喱好得差不多时,一旁的电饭锅里的米饭也已经熟了,不得不提这时间把握地真的很准。

于是,月永レオ从架子上拿下两个盘子,盛好米饭后将咖喱往上一浇——

“完成。”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骄傲,挺直腰板坐了下来,碧绿的猫眼里放出了激动的光芒,像个孩子似的对自己的后辈炫耀着自己的手艺。

不过确实,放在桌上的这两盘咖喱看起来很是美味,至少朱樱司能感受到,所谓“色香味”中的色和香还是具备了的。

于是等月永レオ在他对面坐下后,两人齐声说:

““我开动了。””

说罢,朱樱司便用勺子舀起一口咖喱,小心翼翼地送进嘴里。

“——!!”

粘稠的咖喱和土豆融化地恰到好处,和着胡萝卜的清甜,浓烈的咖喱味便在这一瞬间蹿进了他的嗓子眼,仅只是那么一口,便使他欲罢所不能。

他忍不住向着面前的厨师投出赞许的目光,尔后又舀起一勺,咽了下去:“Marvelous!”

“这种inspiration与料理相融合的咖喱,对本人月永レオ大人而言不过只是小菜一碟!毕竟我曾向ルカ夸下海口说过在料理方面我也是前所未有的天才嘛!”

月永レオ捶胸顿足,看得方才因一盘美味的咖喱热泪盈眶的朱樱司突然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对方这副神采奕奕充满活力的样子却又使得他的心脏的鼓点莫名地变得沉重,有如两年前,每次遇见月永レオ时,他那不由自主加快和加重的心跳。

他不由自主地将右手抚上了左胸口,低着头暗暗想着——

 

这么看来,我是不是……又喜欢上了月永前辈了?




TBC

评论(8)
热度(52)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