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司レオ】未完成のランドウ

☆两年后,两人在雨中偶遇所引发的一小段故事


 

 

 

-


《未完成的回旋曲》


 

朱樱司撑着伞行走在深秋的雨雾中,大概因为是休息日外加下雨天的缘故,此时的街道十分空旷,几乎没有其他任何人。

当然,加上了“几乎”二字,也正表明,实际还是有人在的。

此刻在他的视野里就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影,尽管那人影模糊在了阻挡在眼前的雨水里,可他还是能够看出对方并不是像他这样中规中矩地撑着伞向着目的地前进着,而是淋在雨中,回环往复,迂回着前进,而且这人蹦哒着的样子,还正像在跳着即兴创作的舞蹈。

他不知为何,看着这样的一个人,心中突然升起微妙的熟悉之感。

于是他闷着声,在刺骨的寒风中迎着秋雨,一步步加紧速度前进着。

不一会儿,他便赶上了那人。在远处看还看不出来,不过刚一看清对方的背影时,他就意识到了眼前这个奇怪的家伙是何许人也——正是他所尊重的前辈、初代Knights的leader,月永レオ。

月永レオ不知为何今天穿了那身他在梦之咲读书时穿的校服,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的防雨用具。他不仅在雨中转着圈跳着舞,而且嘴中还在哼唧着什么——尽管声音完全融化在了雨声中,可朱樱司想都不用想也都知道,他绝对又是产生了什么所谓的“inspiration”,于是不顾自己的形象,沉浸在妄想的世界里,像个疯子似的在雨中跳起了舞。

不过,inspiration固然重要,可因为这个而在淋感冒,在朱樱司看来还是很不值得的。于是他毅然决然靠近了毫无自觉的月永レオ身边,将伞的一半给了他。

“♪……嗯?”

月永レオ估计是因为没有了雨滴打在身上的感觉,于是思绪从妄想的世界中回到了朱樱司的身边的躯壳里:“inspiration怎么不见了?!喂!是不是你这家伙把它给夺走了?!”

可能是因为身高差的缘故,提不起朱樱司的衣领的月永レオ只能象征性地用手拉扯着它们,凑到朱樱司脸前对着他发起了牢骚。

“你难道不知道吗?这可是世界的宝物唉!”

“我知道。”看着浑身湿透、衣服和发尖还在往下滴水的落汤鸡月永レオ,朱樱司丝毫没有让步,“不过leader,我建议您还是先换身衣服再和我说话,您这样很容易患感冒。”

 

 

-

 

“这些是我高一时的衣服,您就先这么穿着吧。”

朱樱司翻箱倒柜从衣橱里找出了一件灰白色的连帽卫衣和一条黑色的裤子,递给了月永レオ。月永レオ呆呆地接过衣服,似乎还在念想着他那逝去的未成之作。

总之,现在成了这样的一种情况——落汤鸡月永レオ被路过的大少爷朱樱司硬是拖进附近的朱樱大宅,在朱樱司的房间里抱着朱樱司的衣服,准备到楼上的浴室洗澡。

不过奇怪的是,在这一段时间里,除了最开始的那顿牢骚外,月永レオ便再也没能开口。

“……”

月永レオ嘴皮子突然动了两下,但什么都没说。

朱樱司察觉到了这个小动作,于是便问:“怎么了?”

“スオ……你是不是……”说罢,月永レオ咽口了口水。

“嗯?”

“……是不是长高了?”

“What?”朱樱司怀疑自己是幻听。レオさん您已经是成年人了,不要老说这种没意义的话了。他心里这么想着,不过想想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最终,朱樱司还是放弃与月永レオ这个人沟通,毕竟论起自说自语,估计也没人能够胜过他。

“这边走上去直接就是bathroom了。”朱樱司指了指大宅旁侧的一条楼梯,它通往的走廊的尽头是一扇紧闭着的木门。

月永レオ走上楼梯打开门,里面是一间比他家客厅还要大的浴室。神似浴场的大浴缸里盛满了热气腾腾的水,再加上墙上瓷砖上的风景图,搞得就好像个小温泉。

月永レオ突然心血来潮,三下五除二脱下身上那堆碍事的衣服,跳进浴缸里,还对着楼下喊:“スオ,你家浴缸真大啊!我都能在里面游泳了!”说罢真在里面划了几下,似乎打算以声音证明这一点。

“……呃、嗯。”不过一墙之隔,外头血气方刚的少年人听着哗哗的水声,咽了口口水,为自己脑海里此时浮现出的某种景象羞红了脸。

之后的时间朱樱司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总之等自己反应过来时,月永レオ已经穿着他的衣服出了浴室,一边走着还一边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着头发上正在往下滴的水珠;他那原本白皙的皮肤也被浴缸里的热水熏得微微泛红,看得朱樱司也莫名地脸红了起来。

果然,leader长得是真的很好看啊。

朱樱司的心中还在这么感慨着,可就在这时,月永レオ突然来了句“inspiration”,急急忙忙冲进浴室,拿出他自己的衣服口袋里随身携带的笔和被雨打湿皱得目不忍视的纸,随手铺展两下便披着头发跪在走廊的木地板上不顾形象地写了起来。

“……”

朱樱司表示,他刚才可什么都没想。这种形象值=负数的人,他可不认识。

“……♪~”

月永レオ很快便以风卷残云之势跪在朱樱家的地板上写完了他的灵感,他最后将那张纸从地上小心翼翼地拎了起来,很满意地审视了一遍后便站了起来,第一次向朱樱司投出他的视线。

“スオ,你家浴室真是个好地方啊!”月永レオ拿着纸凑到朱樱司脸前,还用手指了指那一排排音符,“感觉如果我每天都在这里泡澡的话,就会有源源不断的inspiration出现呢!”

“是、是这样吗?”面对月永レオ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尚且还算年少的朱樱司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是啊!”月永レオ点头,“我果然还是最喜欢你了,スオ!爱你哦!”

朱樱司发现,尽管认识了月永レオ这个人已有两年,可他还是不太擅长去应付对方那过分夸张的示爱——或许称为“口头禅”会更合适。每当月永レオ这么对他说时,哪怕他也很清楚这句话不过也只是某位前辈口中的“那个笨蛋的胡言乱语”,可心里还是会有点慌张,或者说,隐藏在慌张的表皮之下更是在期待着什么。

于是他故作冷静地咳了两声,略微低下头再次对上月永レオ那对闪烁着点点星光的眸子。

“leader,”他说,“你对我……是怎么看的?”

“什么‘怎么看’?”月永レオ一边用头绳扎起披散下来的头发,一边向朱樱司投去疑惑的目光,“スオ就是スオ,还能是什么其他人吗?”

“这样啊……”得到这样的回答,朱樱司算不上高兴也算不上难过,他很庆幸月永レオ给出了个正常人能很轻易地听懂的回答,“很抱歉我刚才问了您一个如此strange的问题。”

“‘strange’与‘common’只是相对的,”月永レオ盯着自己方才写出的音符发愣,半晌才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就像‘king’与‘knights’一样:终有一日,新生的骑士会挥舞着利剑,披荆斩棘,成为名满天下的新王;而旧王则会淹没在时间之海里,怀抱着装饰华美的名为‘过去’的王冠,一点一点,消失得悄无声息。”

“……”朱樱司听完这段话后有些不知所措,此刻,他的内心可谓是十分的动摇,“……lea——”

“我想你心里也明白,现在的‘国王’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月永レオ毫不犹豫打断了朱樱司的话,现在的他,犹如真正的曾经君临天下的王者那般,毫不掩饰,露出了自己那招牌的张扬的微笑,“スオ,这便是我要给你的、刚才的那个问题的另一种回答。”

这一次的月永レオ不孚众望,第二次给出的结局一如往常那样超出了朱樱司的预料范围。

“感谢您的回答,lea……レオさん。我会记住它的。”

朱樱司盯着月永レオ那件外套边缘上绣着的白色的“朱樱”二字,脑袋里还有点发懵。他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在此刻有了某种变化,可这种变化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实际也不是很清楚。

“那么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先走了,スオ!”

月永レオ找了个手提袋将自己的湿衣服装了起来,走到玄关处拉开大门,“衣服我回家洗好后就会还你的。”

说罢,还没等朱樱司开口,他便踏出了门外。

雨过天晴,飞鸟从头顶飞过,天边染上了一层浅浅的的虹晕,被风雨肆虐过的世界终究还是重归于祥和。

 

 

 

End

 

 

 

 

这大概是司和レオ的关系的关键转折点(司终于意识到了レオ同样也关注着他,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44)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