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司レオ】飛行機雲



☆前些日子有病的失眠产物,意识流请注意

☆BGM:飛行機雲 - 初音ミク





-



朱樱司失恋了。

或许从最初,这段感情就不是什么他所认为的“恋爱”,失败也好、悲伤也好、忏悔也好,不过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当月永レオ突然消失在樱花烂漫的四月里时,他知道,自己其实什么也都做不了。因为对他而言,“月永レオ”这个人或许可以算是他的唯一,可对于月永レオ,那位谁也无法掌控的国王,他说白了也不过就是他奋力追求刺激的生活中作为缓冲的一小部分,除此之外,便什么都不是了。

他低着头,神情恍惚地走在街上,腿脚机械式地向前前进,身体也下意识地动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去了哪儿,但当他停下来时,却已然发现自己站到了梦之咲的大门口。

尽管离毕业那会儿也已有了整整一年,不过学校的门卫却还记得他这个当年的学生会长,简单地说了两句后就将他放进了校园,没做过多的盘问。

他闭上眼,完全凭借着自己的记忆,任由自己在上课时间里空无一人的校园中到处走动,伴着耳边初春的鸟鸣和樱花花瓣落地发出的窸窣声音,他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位于校舍一隅的道场。

道场依旧是他走之前的那样子——当然,也还是月永レオ走之前的那副老样子。作为莲巳敬人毕业后弓道部的部长,朱樱司很谨慎地将它之前的样子完完整整保留了下来,而且也告诫了他的后辈们无论如何也不要去破坏。

看着道场墙壁上依稀留存着的手迹,他不由地想起与他在这里度过的那一段美好的时光:那些猫、那些音符、那些他们层曾射出的羽箭,还有就是,那也是还仅仅作为Knights的末子的朱樱司对他在在心底所恋慕着的国王的第一次告白。

他还记得当初的他是在冬日里一个温暖的午后向那位国王大人告白的,那时的他就坐在地上摆弄着自己这张弓的弦,月永レオ躺在地上斜看着他,金色的暖阳撒在少年暖色调的长发上,明丽的绿色眼瞳熠熠生辉,这使得朱樱司心间一颤,埋藏在心底的感情脱口而出。

我喜欢您。他说。请问您能否和我交往?

……

换来的,理所当然,是无言以对的沉默。

朱樱司也就在此刻反应了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他开始紧张了起来,因为他对自己最尊敬的骑士们的王说出了这样的话,或许他们的关系也将因这句话而终止。

嗯……嗯……

月永レオ先是鼻子里哼了两声,然后看上去很随意地开了口。可以啊,这当然是没问题的咯。他说。

于是,从那年寒假后的某日他们便开始了交往,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了到昨天傍晚月永レオ发出那封简略的电邮为止。月永レオ说着什么为了寻求新灵感将会就此离开他的生活,这样的结局,或许是他们的宿命,毕竟就现在的他看来,作为骑士的他太弱小了,根本无法将自己所喜欢的人永远地守护在身边。

他走出了道场,在微风中踱到了刚才所走过的樱花从边。整个校园里此时此刻盛放着的粉白色花朵集结于此,连成了一片小的花海。

他突然想起月永レオ曾说过,在这一小丛樱花的深处,有一个开着一朵朱红色樱花的枝丫。实际他并不信国王大人的闲扯,不过现在,他又很想去看一眼,去确认一下这朵花是不是真的存在于此。

他走进樱花林,一朵一朵仔细查看着那些互相掩抑着的樱花,生怕自己漏过任何一朵。

……

走了大半圈了,可依旧没有收获。或许从最初开始,这朵朱红色的樱花就与月永レオ对他的感情一样,只是与随口说的玩笑话别无二致的存在罢。朱樱司这么想着,不由地叹了口气,最后一次,向着这些樱花投去了目光,可就在此刻,他却发现了其中有一朵花的颜色与其他的不太相同——它的颜色与普通樱花不同,是那种更深的红色。

他找到了,朱红色的樱花,没想到它真的存在。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想去触碰它,可没想到,在抚摸上樱花脆弱的花瓣之前,从外部来的熟悉的温度却会先缠上手的一侧。

!!

站在树后伸出手不小心碰上他的人也吃了一惊,两人同时收回了手,一言不发,静静地盯着对方掩饰着波澜起伏的心情的平静的眼瞳,彼此间像是在用眼神交流着,可却又不完全是这样。

——……

——……

他们下意识地看着彼此,发现事到如今,他们已无从而起,无话可谈。

尔后便只能是一声叹息,伴着数不清的回忆,永远地坠入树梢缀满了朱红色樱花的回忆之海。





End




下篇打算写个黑道paro或者师生AU,港真这是我最想写的两个梗了,就是不知有没有朋友愿意看


评论(4)
热度(44)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