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司レオ】Iris(一)

 

 

☆警匪pa,全文分级:R-15

☆BGM:letter

 

 

 

-

 

 

「他是我永远无法触及的星辉。」

 

 

01.

 

“早上好,月永先生。”

刚一踏出家门,月永レオ就突然听见一阵还算熟悉的招呼声。他停住往身侧看了一眼,果然,那位前不久才搬到他隔壁的年轻人站在旁边刚锁好的门前,正微笑着向他打招呼。

“早上好啊,スオ~君~”

为了在他人面前维持自己一贯的形象、掩饰内心的焦虑,他刻意在话语中夹杂上一点略微上扬的轻快尾音,同时配合上表情和动作,使自己看起来有一个宛若这明丽的清晨那般完美的心情。

“今天的スオ出门还是这么早啊!”

作为一个警察,月永レオ的上班时间的早上七点整,这个时间点并非一般人的起床时间,可不知为何,他与这位邻居——一位附近大学的学生,居然在他们认识后的几乎每天早上都能在楼道里相遇。

“是的,今天早晨的计划是jogging,绕湖一圈,”邻居——就读于附近的T大建筑学系的大四生朱樱司不紧不慢地回答到,“月永先生您也经常dis……‘长途奔跑’吗?”

“你是说‘长跑’?那当然了,我可是刑警啊!”月永レオ一边走一边高声说着,同时还指了指别在衣袖上的警徽,“虽说没守沢那家伙常挂在嘴边的‘正义的伙伴’那么夸张啦,不过这个职业……也确实责任重大啊……”

说着说着,他的头低了下来,声音渐渐变小、脸色也微妙地一沉,不过为了不让身边的人注意到,他还是很快又抬起头,扯出了个笑容:“啊,不过我们这片倒还是挺安全的,所以平时也不怎么需要我,只要每天都按时到署里报道就行了。”

“这样啊。”

看着朱樱司毫无情绪波动的温和的侧脸,月永レオ心也稍微安了些——看来到目前为止的警方的掩藏行动都还很完美,普通人都还没发觉前几天附近小巷里黑道地盘上的枪战。

虽说维护治安是他们警察的天职,但如果碰上的是做起事来不择手段的黑道集团,或许他们更应该做的,还是尽量减少民众恐慌。让身处白日的人们尽量不被卷入其中,这样的话,黑暗也就能永远地隐藏在黑夜里,永远见不到光明。

他们一前一后走进了电梯间,在朱樱司按下一层的按钮后,随着一阵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发着嗡嗡的声音的电梯开始向下移动了起来。

“……”

自从月永レオ发觉与这位邻居也没啥好说的事后,他便抬起头对着轿箱顶部的灯管发起了呆;不过这呆也没发多久,很快,电梯停在了一楼。轰隆一声,设备严重老化的电梯门缓缓开启,楼下大厅的全貌也由此逐渐展现在了他眼前。

“到了,月永先生,”朱樱司走出电梯时还不忘回头提醒他了一下,“很抱歉,我先失陪了。”之后还没等月永レオ反应过来,他就先一步急匆匆地走出了电梯,不过一会儿,便消失在了月永レオ的视线里。

 

 

02.

 

好不容易赶到搜查一科时,很可惜,墙上时钟的分针已经偏离了0分一格。此时,一科的科长——莲巳敬人也正气势汹汹地堵在办公室门口,一见到走廊角落里忽隐忽现的某个熟悉的身影,他便走上前去,毫不留情地将迟到了刚好一分钟的月永レオ抓了个正着。

“敬人!”被老友死死抓住衣领的月永レオ心里的憋屈,他实在是忍不住心里这股闷气,于是就冲着眼镜男大喊,“不就是迟了一分钟嘛,就看在当了这么多年同学和同事的交情上,你就放过我——”

“不行!”莲巳敬人推了推眼镜,用更高的音量把月永レオ的声音盖了回去,“和上次鬼龙的情况一样,扣奖金还是首发出勤,你自己挑。”

“——那就看在我是百年一遇的天才的份上——”

“什么‘天才’不‘天才’的。月永レオ,你我都是明白人,有些道理想必我也不必多说,但看样子恐怕还是得奉劝你一句,天才永远都不是像你这样在地上滚出来的。你心里也有数。”

见成年已有不长不短的五年的月永レオ不仅挣脱了他的束缚、甚至还出现了想要像他高中时代那样在地上打滚耍赖的迹象,莲巳敬人连忙又上前一把拦住他:“正好,刚接到报警说是昨晚在四町目街角有听到一连串类似枪响的声音,如果不想在这听我说教的话,那么你就给我现在立刻马上带着仁兔和青叶去那里去勘察!”

“又是周防组?”月永レオ问,他口中的这个“周防组”正是他们这个警署辖区近期的头号大麻烦。

“恐怕是的。”一提到这个名字,莲巳敬人不禁又胃疼了起来,就是因为这马事连轴转似的工作了这么多天,他可着实是不想再听到别人提及这个名字了,“还有你一定要记得别闯祸,保证好自己的安全。”

“知道了知道了,敬人你就是喜欢逮着人就拼命叨,你是老妈子吗?”

月永レオ的这一句话彻底惹恼了他的顶头上司,莲巳敬人的脸也因此黑了一大半:“别这么说我——”

“啊哈!inspiration来了☆!”

月永レオ突然一跃而起,再次挣脱眼镜男紧抓住他胳膊的手,借此机会头也不回地冲着警视厅大门的方向跑去。

“哦,还有啊敬人君,”向前跑出几步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月永レオ突然又折回来,大声对着一科科长说,“勘察现场这种事交给我一个人就行了,人多只会给我白添麻烦——

 “你也知道,毕竟我可是天才嘛!”

 

 

03.

 

就目前所掌握的情报看,这个被称为“周防(すお)组”的黑道组织,实际早在半个世纪前就已活跃在这一片了。最初的组织不过也只是几个臭味相投的地痞流氓勾结在一起的小集团,而做到如今这个规模,恐怕得全都归功于第二代首领身上。

这位做了些什么我们先暂且略过,总之,在他的领导下,周防组规模逐渐扩大,吞并了本市好几个较大的黑道组织并成为了在黑社会远近闻名甚至是闻风丧胆的存在。他们凭借着势力范围内的黑港口做起了贩卖军/火/毒/品的勾当,渐渐地,警方再也无法控制他们的行动,不过好在的是,他们也有一套自己的原则——从不破坏普通群众安定的生活,也正因如此,警察通常对他们睁只眼闭只眼,不去干涉太多。

可是,就在一个月前,第二代首领突发脑溢血离开了人世,整个庞大的组织也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曾经的二把手率领着他的支持者,想要借此机会一举登上首领的宝座;而有些人在这时想起了原首领家那位远在大洋彼方留学的少爷,决心要拥护他成为新一代首领。

就这样,周防组内部正式分为了两派,作为他们最初的根据地的这条废弃的老街,也成为了每夜普通民众入睡后的战场。

“……”

月永レオ蹲下身捡起落在垃圾桶边的两颗废弃的子弹,手中的金属物被打磨得十分光滑,在没有路灯的昏暗的巷道里,反射着浅浅的银光。很难想象就是这样的物件曾在十几二十个小时前打穿过一个人的心脏,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销声匿迹在了深夜里。

他走在这条老街上,不由地叹了口气。早上街边的尸体在他勘察完现场之后就已被处理干净;干涸的血液,也都顺着下水道流进了另一个世界。不过留存在某些建筑物墙体上依稀可见的斑驳血迹还是无法掩盖前一日晚发生在这里的“事件”,那些逝去的无名亡灵,也终将以另一种形式被人所祭奠。

他开始发觉自己的脚步越发的沉重,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今天活动量太大而造成的疲劳,实际也许这里的气氛也有着不小的关系,或许选择从这条路走回家本身就是种错误,他这么想着。但好在的是,现在的他已能很清楚地看见自家门口那条大路两侧明晃晃的路灯,这也意味着,他离解脱已经近在咫尺了。

“……呼……哈……”

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到了灯火通明的大街的尽头,踏上了门前的阶梯,走进电梯间按下自己的住所楼层的按钮,除了自己这种实在算不上好的状态,其他的一切都如往常那样,不紧不慢、按部就班。

叮咚——

电梯终于停在了那一层,他走了出来,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

一切都还与往常一样,平静而又自然,除却那一阵悄然萦绕于走道中、若隐若现的小提琴声。

月永レオ自然是没有闲情去在意它,他径直走到自家门前,打开门逃似的冲了进去。可没想到的是,刚一踏上玄关处的实木地板,方才的那声音竟在耳边忽地变得清晰了起来,就好像……正对着他的那大敞着的阳台上正站着个人,他迎着今夜皎白的月光、随着晚风、轻轻拉着手中泛着银光的琴弓,那首柔和的小夜曲就如流水一般、自然而然地从四弦中倾泻而出。

“……”

胸腔里那颗躁动不安的心脏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沉重的身躯也似乎正因此而变得就如抽出新芽的春树般,重新焕发出活力。

他闭上了双眼,不由自主地坠入了音乐的海洋,顺着琴声,纯粹凭借着双耳探测出的方向,一步一步,迈向了它的源头。

正如月永レオ最初所感觉到的那样,他家声音的源头正是这间公寓狭窄的阳台。于是他便顺势走了出去,身体被迎面而来的凉风从头到尾过了一遍后,方才头脑里那份不清醒的温度也随风消散,他睁开眼,往琴声的来源——自己的右侧投出了一瞥。

“……——!”

就在隔壁房的阳台上,一个身着米色长风衣的熟悉的身影正站在几乎与他相同的位置上,在他身侧屋中明亮的灯火的映照下,月永レオ得以很清楚地看到那人因陶醉在乐声中而微微上扬的嘴角,以及他眼中所闪烁着的、警察先生在此之前从未见过的点点星辉。

“晚上好,月永先生。”

邻居的大学生在演奏着乐曲的同时,也不忘笑着向他问好。他那温柔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自然而然地揉进了琴声中,不仅不显得突兀,反而使得唯一的听者感到更加的放松。

“——‘今晚的月色,真美’。”曲毕,朱樱司放下架在肩上的提琴和琴弓,向着悬挂于夜空中的那半轮月投去一眼。他先是自心底由衷地感慨了一句,尔后,话音刚落,他又一不小心反应了过来,“——啊,刚才这句话……very unsuitable,失礼了。”

“不、不要紧。”月永レオ回答得有点结巴。漱石先生应该不会在意的吧,他想,同时又瞥了对方一眼,发觉到对方也正看着他。两人的视线一交汇,不知怎么的,月永レオ竟发觉自己的脸颊烧了起来,火辣辣的疼;心跳声也控制不住了,那胸腔里击出的一阵阵鼓点,正如一颗颗打落在伞面上的雨滴,急促而又密集。

——这绝不是平日里的月永レオ,绝不是那个做起任何事都手到擒来、游刃有余的天才警官。

好在的是,这一幕除了眼前的这位朱樱司外,再也不会有其他人能够看见了。

内容: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月永レオ又一次向朱樱司投去视线,不过与前两次不同,他这次是光明正大地迎上了那对紫罗兰色的眼瞳,同时也扯出了一个微笑:“你刚才拉的那首,虽然我是不太懂啦,不过确实很好听呢——感觉会是首能给妄想插上灵感的翅膀的曲子!”

“真的吗?”朱樱司将小提琴收进放在一旁的小圆桌上的琴盒里,隔着两个阳台不宽的距离,月永レオ能看见他的眼瞳略微张大了一些,“我也觉得能收获您的admiration是我的荣幸,以及,能让工作得那么疲惫的您感到舒心真是太好了。”

“所以也谢谢你,スオ君(スオくん),我现在一定是在深爱着你呢☆!”说着说着,月永レオ突然抬手指向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要不要一起来召唤宇宙人啊,唔啾~”

“不……不用了……”

虽说表情上是看不出来,但月永レオ能听出,朱樱司的声音还是有点尴尬。

“说来月永先生您与我虽然每天早上都会见面,但我们好像也没怎么有过像今天这样的真正的交谈吧。”略微停顿了一小下,朱樱司还是选择换了个就他而言算是比较正常的话题,“最近在国外的母亲大人给我寄来了两瓶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如果可以的话,您要不在哪天晚上来我家喝一些?”

 

 

 

 

TBC



按照大纲来看,本文应该会在四发完结

顺便,文题“Iris”有“鸢尾”和“虹膜”的意思,而前者的花语正是"赌上一切来爱你。"

评论(4)
热度(56)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