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遥_宇宙鱼<。)#)))≦

再见
@宇宙通信


此博禁止一切无授权一键转载

【ES/司レオ】Iris(二)

☆警匪pa,全文分级:R-15

☆前文链接:(一)




04.


城市的一角,作为它最为黑暗和隐蔽的一部分,这条空气里还隐约还弥漫着硝化物味和淡淡的血腥味的小巷在黑夜之中沉静了许久。

终于在某一刻,一缕金色的阳光洒进了“最后的黑暗地带”,这也正在向世人表明,今日的太阳已完全升起,跨过黑夜,白天跟随着时间的脚步已悄然到来。

因为家里的闹钟突然坏了,月永レオ今天比起平时,起得算有点晚。他匆匆忙忙洗漱穿戴好,叼起两片香芋土司,带上一盒牛奶就逃似的冲出了家门。

或许就是因为晚了这十几分钟,今天的月永レオ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碰见早起晨练的朱樱司。也不知为何,他突然感觉心里有些空荡荡的,但很快,他的心思又被眼前的麻烦事重新夺了回去。

——如果还是像平常那样从那条大路走去警署的话,时间是肯定不够的。

他很快就在心里明确了这一点。

——不过,如果是从“那里”走的话……大概,勉勉强强,还是能赶上的。

可一想到昨天在“那里”——那条经历过黑道组织枪战、几乎被暴力和鲜血所摧毁的旧巷所看到的一切,他再一次犹豫了起来。

“……”

最终,他还是向着警戒线已被撤去的岔路踏出了一步。毕竟心胸宽广包容一切的阳光也将自己一部分洒向了这里,而这也似乎也正是在邀请着他涉足于此。

于是他走进了巷口,并下意识地往前一看——笼罩在墙体的阴影之下,竟然还有一个背对着他的人影。

巷子不深,至少以他算不上多好的视力也能看出前面那人是位男性。起初他也并不在意这个人,只是很自然地与他保持一定距离,就这么走着,与其互不干扰。

直到某一刻,不知为何,他看着那个走在前面穿着一件米色长风衣、围着一条青黑色围巾的身影,心中也突然涌现出一种令他不安的熟悉感。

“……”

他的心底渐渐浮现出了一个名字,只可惜,此时的他也很不确定是否应当叫住对方。

——实际上,他也隐约察觉到了,只要他在这一瞬间叫出那个名字,哪怕是认错了人,就像有一只隐形的手在操控着似的,他身边也会有某种十分重要的东西因此而改变。

他不知这种改变会使他失去什么、更不知它会为他带来什么。因此,他还是决定选择逃避,毕竟再怎么包装自己,他终究也只不过是个不敢面对眼前的一切的、赤/裸/裸的懦夫。

他自暴自弃地如此想着,全然没能注意到,前方的人已停下脚步,他稍稍偏过头,往身后略微瞥了一眼。

“——月、月永先生?!”

“!!”

——看来,心里所想要逃避的事,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在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的那一刹那,他连忙收敛起了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对方看到的那一面,脸上换上了对方所熟悉的“月永レオ”的招牌微笑,上前迎了过去:“哎?!スオ~君,没想到还真是你啊!命运安排我们在这里相遇,想想也还真是巧啊!”

“啊,是,还真是巧,”朱樱司的表情有一瞬看起来似乎有点尴尬,不过也只是一眨眼间便很快就消失了,“没想到我第一次从这里走就在这儿碰见了您。”

“你是第一次走这里?”不愧对于自己所拥有的“天才警探”的称号,月永レオ一下子就抓住了朱樱司这句话中的重点。

“是的。我以前晨练时从来都没注意过这里,今天是第一次走进来。”

看朱樱司诚恳的表情和语气,月永レオ默默判定他应该不是在说假话。也正因如此,他那颗从方才发觉对方的那刻就开始不安起来的心脏就像突然泼了把凉水一般,瞬间就冷却了下来。他也在无意识间暗自松了口气。

“哦对了——”而就在这时,朱樱司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他看了眼腕上的手表,“——时间……”

——遭、遭了!

月永レオ怔住了,他那双碧绿色的瞳孔不由自主地扩大了好几倍,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

“现在是六点五十四,先生。”朱樱司的嘴角依旧弯着那个熟悉的恰到好处的弧度,光是看着就能感受到一种如沐春风的清爽;可就是这样的他说出的话,却使得月永レオ冷汗直冒。

“如果您不想……”

“——嗯,我知道的!再见啦!スオ!能与你聊天我真的很高兴!爱你哦!”

他在撂下这么几句不明所以的话的同时,很轻易地从背后绕过了朱樱司,迎着朝阳,抬起脚。大步流星,仓皇失措地逃离了现场。



05.


实际从理论上讲,时间的流逝速度绝不会随着人的主观意识而增快或者减慢;但就月永レオ个人而言,他自己的亲身感受却又似乎与之有很大的不符。

自从那天早上在那条废弃的老街上偶遇了朱樱司后,月永レオ便发觉,自己似乎总是觉得每天上班时在家门口遇上对方聊天的时间太过的短暂,而其余的白天和夜晚的时间又太过的漫长。他总是期盼着与他相遇,就像期盼着圣诞老人的礼物的孩童那般,急切而又虔诚。

虽然不管是对他人还是对自己都从未明确提及过,但他也大概明白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对那个住隔壁的年轻人有意思。

他也不否认这种感情,毕竟再怎么迟钝,他也能清晰地认识到,两人并肩而行时,哪怕是无意识间的手与手的触碰都会使他不由地心悸,心头涌现出的混杂着激动和喜悦的情绪,使得他的心情在无意识间变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那样,单纯而又不安。

他月永レオ活了整整二十五年,不过却没谈过一次恋爱。很遗憾,哪怕是公认的“天才”,完完全全零基础的他在这份迟来的恋情面前也还是乱了分寸。

而且他并不认为对方会接受来自一个男人的这种感情,迫于无奈,他只得选择用乐观开朗的笑容作为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完完全全将自己包裹于其中。

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还算比较平静地过去了。周防组在这段时间里也小打小闹了几场,他也偶尔因早上与朱樱司聊的太投机误了时辰而被上司训过几次,不过这一切在如今的他看来怕是都算不上什么——理所当然的,他并不在乎这些。

此时此刻,他正拎着两个装满了刚从超市买的蔬菜和肉类食品的塑料袋,站在电梯口前等着电梯,此去的目的地则正是自家厨房。

说来怕是有很多人都不相信有着“月永レオ”这个名字的人会做饭,可实际上,他不仅会做饭,而且还有着很不错的厨艺;这给人的感觉搞不好有点像住他隔壁的那位年轻人,明明看上去像个无所不能的居家型好男人,可却对厨艺几乎是一窍不通。

待他走上电梯、又走下电梯,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时,正如他临走前那样,隔壁房的邻居朱樱司依旧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注意到门来了的时候,他便站起身,恭恭敬敬地从月永レオ手中接过他采购的食品,熟门熟路地帮着他送进了厨房的冰箱里,一样样地放好。 

“今晚就吃……蛋包饭吧,怎么样,朱樱君(スオ~くん)?”

月永レオ也径直走进厨房,一边在洗碗池里洗着手一边问他身后这位几乎每天傍晚都会来一趟的“食客”。

“如果レオ先生(レオさん)喜欢的话,我当然会全盘接受。”

作为被照顾的一方,朱樱司当然有自知之明,于是他便十分恭敬地回答了他。

“那好,妄想之力也已被注满……就决定是你了——蛋包饭☆!”

围上还是从老家带来的妹妹曾用过的带紫色花边的围裙,月永レオ一边嘴里哼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小调一边进行着手头上的工作。他的每一步都很熟练,一看就知道是个在他这个年龄段里很罕见的擅长做饭的人。

不过一会儿,金黄色的蛋包饭就被端上了餐桌。正当月永レオ刚要开口说“我开动了”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朱樱司突然从桌底下摸出了一瓶还未开封的红酒。

“这段时间承蒙您的关照了,”他一如既往面带着和煦的微笑,轻声说,“上次和您说过的,这瓶红酒,请务必收下。”

“……

“……嗯……谢谢……”

月永レオ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便就接过沉甸甸的酒。他确实没有理由不接,不过说实在的,也没做出什么大不了的事的他也不太好意思独占这瓶昂贵的名牌外国原装酒。

于是他便提议:“其实啊スオ,我酒量是真的挺差,一个人估计也喝不完……要不这样吧,我们今个儿就坐这一起喝,怎么样?”

“这么看来我可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朱樱司脸上依旧挂着他那招牌微笑回答着。

对月永レオ而言,朱樱司是个罕见的他完全搞不懂的人,至少就光是这层微笑,无论他怎么努力去观察,也从未从中看出过任何情感——或许他也与他一样,一直都为某个目的在伪装着自己,而且月永レオ也隐约有点这样的感觉,朱樱司的目的绝对不简单,就像他这个人,也绝不仅止于月永レオ所认识的那个简单纯粹的普通大学生。

——不过,既然他已经……对这个人有了“那种意思”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我开动了!”

最终,他还是决定放弃思考这个问题,集中自己的全部精力,于眼前的这碗看着就很能勾起人食欲的金灿灿的蛋包饭上。


也许像Lafite这种世界名酒与普通的家常饭搭在一起会给人感觉很不着调,不过若是几杯酒下肚后再想想,或许也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糟糕。

朱樱司再次举起酒杯抿了口,与此同时,双眼也默默瞟向坐他对面的这位晕晕乎乎的警官先生。正如月永レオ本人所言,他酒量确实差,而且并非一般的差——几乎就是一杯倒的地步,更可怕的是,他喝的还是度数不高的用葡萄酿的酒,这着实令朱樱家的少爷有些无语。

醉了的月永レオ虽说脸颊与那些醉汉一样红得吓人,不过好在的是,他并没像朱樱司之前想象的那样发酒疯;甚至话还比平日里还要少了不少,几乎都到了一声不吭的地步——要知道,这对名为“月永レオ”的个体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

“……”

他又看了眼那对碧绿色的眼睛。涣散的眼瞳里确实没了平日里的奕奕神采,不过取代而之的那层朦胧,却又有种异样的美感。

他想自己怕是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一直以来都在用尽全部精力拼命遏制的那股疯狂的感情了。他心里当然清楚,那人是警察,警察与“他们”的厉害关系又是什么,他也更是一清二楚。

可是,他确实是……

“——!!”

突然,肩膀被带有体温的双臂给搂住,唇上也在这一瞬多了种从未感受过的炙热的触感,大脑在这等冲击下是一片空白,就在这一瞬。精明如朱樱司,也完完全全懵住了。

而正当他反应过来时,嘴唇上的温度已经消失,眼前所能见的,换成了月永レオ放大了的脸。

“……”

“スオ,我喜欢你。”

就在此刻,年长的那方在酒精作用下突然开口。碧绿色的双眼依旧像是隔着层雨雾那般朦胧,不过其中所闪烁着的点点星光,仍依旧与朱樱司认识的月永レオ一样,那般耀眼、那般夺目。

自此,朱樱司的最后一道精神防线终于全面崩溃。他二话不说,下意识地环住对方在男性当中算的上纤细的腰肢,在还没等警官先生反应过来时,便已闭着眼吻上那两瓣炽热的、沾有诱人的酒香味的嘴唇。

与月永レオ那带有试探性的一吻不同,他的这一次已然毫不掩饰其中的侵占色彩。他先是内伸出舌头、撬开牙齿,发觉对方并不抵触自己后便肆意在那充满香甜酒气的口腔里搜刮了起来、舔舐着那个私密的空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与此同时,腰间的手也顺势滑进了最内层的衣服的里面,第一次抚上了后腰的那块光滑的皮肤。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总之就朱樱司个人的感觉,与隔着层布料不同,真正此刻掌心里所感受到的月永レオ的体温确实是比之前的要高上很多。

“……唔……嗯……”

或许是因气息要跟不上了,月永レオ的嘴中泄露出几声轻微的呻/吟。他的吻技确实是差得可以。朱樱司这么想着,同时抽出后面的那只手,紧贴的唇瓣就此分离,以免擦枪走火,毕竟这里是“白天的世界”,而且面前的这人,也正是他们这个世界的“守卫者”。

——不过,这时候收手,似乎也已经晚了。

他是在完全清醒过来的那一瞬间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因自己的身体高到不正常的温度,更是因跨间挺立而起的某物。

“……”

他又看了下脸与身体都泛着诱人的浅红的月永レオ,很好,被他这么突击来了下,身体估计还差那么最后一步就要完全被击垮了,就是这种状态——这正是他所喜欢的类型。

——那就来吧、上吧。

胸中鼓动着的恶魔不断唆使着他上前,理智也渐渐被欲望所取代。他搂住怀中的人走入从未涉足过的领域,此时此刻,身心沉沦于无止境的炽热之中。





TBC


评论(4)
热度(54)
©于遥_宇宙鱼<。)#)))≦ | Powered by LOFTER